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唐末战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力挽狂澜

唐末战图 你是那道光束 4661 2018.11.27 14:23

  “你到底是谁?是英雄好汉的就给我站出来,背后偷袭算什么本事?”离山虎亲眼见到自己的两名兄弟倒在自己的面前,所中的箭矢居然还是自己之前所携带的白茎长箭,顿时再也忍不住,仰天怒吼道。

  不过很显然任凭离山虎如何叫嚣,薛洋在此时都不可能回答他什么,反倒是源源不断持续射出的箭矢不断的制造死亡,虽然陈家护卫此时已经处在绝对的劣势,此时还能够持刀战斗的已经不足十人,但是在薛洋的箭矢援助之下,却死死地挡住了蒙面人的攻击,甚至不断的有蒙面人中箭倒地或者被那剩余的陈家护卫抓住机会就地击杀。

  “你们不要缠斗了,立即分出几人给我去杀陈老头,其他人挡住那个陈潇潇。”离山虎在自己的同伴被箭杀之后虽然依旧压制住陈安,但是短时间内要想杀掉对方难度很大。不过在薛洋选择没有攻击他之后他已经能够分神出来指挥自己的手下改变部署,这样一来在人数的绝对劣势面前,陈潇潇这一下彻底挡不住对方的行动了,甚至因为一个猝不及防,再次有三名护卫倒在对方的手下。这场混战打到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陈安满腔愤懑的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倒在地上,陈潇潇的身形也逐渐被围在其中,难以脱身。而陈老爷身边虽然还有不少仆人侍女,但是在分出去近十人之后,一场杀戮就此展开。那些手无寸铁的仆人根本无法和对方相抗衡,血水染红了这片官道,也让陈潇潇和陈安的反击渐渐的失去了意义。而更让他们感到绝望的是,此时原本一直不间断激射的箭矢忽然之间停了下来。

  这一下让陈安吓得亡魂皆冒,急忙出声道:“这位英雄好汉,我陈家今日遭此大难,还望英雄能够出手相助,斩杀贼寇,我陈家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请英雄看在多少妇孺被无辜杀戮的份上肯垂援手。”

  “我也希望。”此时的薛洋却有些无奈,摸了摸自己身边寥寥无几的数支白茎长箭,深吸一口气之后,不再理会此时场中的变化,这最后几支长箭要在关键时刻才能用。

  而此时陈老爷在最后仅剩下的仆人的保护下逐渐被离山虎的手下堵在了一辆马车旁边,失去了动弹的机会。而不管陈安如何哀求,薛洋都保持着沉默,也让离山虎忍不住哈哈大笑,手中长刀一把架住了陈安疯狂的攻势,叫嚣道:“陈安,你现在已经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告诉你,今天已经没人救你了,你所谓的那个帮手用的是我的弓箭,你以为那密林里有多少长箭?告诉你已经没有了,一支都没有了,你们现在就乖乖等死吧。”离山虎的话让周围的蒙面人士气大振,没有了薛洋的干扰,出手之际更加凌厉,陈潇潇身边最后三名护卫片刻之后也终于支撑不住倒在血泊之中。这样一来陈潇潇等于彻底被二十多名蒙面人围在了中间,饶是她本身武艺就很不错,但是此时也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周围四面八方都是明晃晃的长刀朝自己砍来,心神激荡脚下一滑,身形踉跄之下手中长剑被对方一个侧劈击飞。失去了兵器的陈潇潇忍不住哀鸣一声,一脚踢飞自己眼前的那柄长刀,但是面对着其他方向的兵器此时的她已经无能为力。

  “大娘子!”陈潇潇遇险陈安也是跟着心神大乱,纵声怒吼之下被离山虎抓住机会一刀斜削,他的肩膀之上瞬间一片殷红,被逼得连连后退。

  而此时陈潇潇那边甚至已经彻底失去了生机,同时有三柄长刀朝她砍过来,而她只来得及挡住其中的一柄,对于另外两柄长刀却再也没有力量去阻拦。

  陈潇潇再次陷入险境,薛洋也终于等到了机会,再次搭上两支长箭,只见顷刻之间空中乌芒再现,两道长虹闪电般划过长空,让陈潇潇眼前的两人身形瞬间凝固,随即甚至连一声叫唤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倒在了地上。

  白茎长箭!又是白茎长箭!当所有人看着这两名蒙面人背后插着的那两支长箭的时候,所有的蒙面人都情不自禁的回头看着那个曾经自己这些人藏身的荆棘林,此刻那片安静幽暗的荆棘林却犹如一个食人巨兽一般,在不断吞噬着自己这些人的性命。

  “陈潇潇多谢这位英雄救命之恩。”趁着所有的蒙面人一愣神的机会陈潇潇一个闪身,一掌劈在一名蒙面人的肩膀上,然后顺势将对方手中的长刀抢在手中,跟着回刀在他脖子上一拉,一蓬鲜血就此喷出。这几下兔起鹘落的动作让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但是陈潇潇脱困抢到兵器之后立即开始攻击这些蒙面人,趁着对方心思不定长刀刀光闪烁,顷刻间杀死三人,开始逐渐朝着陈老爷的方向而去。

  “啊!你找死。”离山虎见到好不容易陈潇潇失去反抗之力但是却被薛洋顷刻之间化解,怒火再也压抑不住,盛怒之下的他不管不顾直接朝着自己身后而去,他要杀了薛洋,这个在短时间内就直接击杀了自己数十名手下的搅局者。只不过好不容易有了生机的陈安此时根本来不及思索其他事情,在离山虎主动撤退之后纵身一跃,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势,杀进了蒙面人对陈潇潇的包围圈。他的加入让剩下的这不到三十人的蒙面人队伍顿时大乱,虽然陈安受伤,但是他的武艺比起陈潇潇要高出一大截,这下一出手瞬间直接扫倒了周围的四五名蒙面人,长刀所向更是一口气劈飞了三名蒙面人的脑袋。连续的杀戮让已经到了密林边缘的离山虎差点疯了,再次一个纵越从原地拔身而起,几个动作就快速接近陈安,嘴里怒吼“陈安你敢”。激怒之下的离山虎出手带着十二分的凌厉,招招都是杀招,将陈安逼得步步后退。

  而离山虎的到来也让剩余的蒙面人的士气得到稍稍恢复,毕竟薛洋在射出两箭之后就不再有其他动作,也许是箭矢真的已经用光了。而眼前陈家能够战斗的就只有陈安和陈潇潇两人。虽然陈潇潇及时护住了陈老爷,但是陈安却陷入了自己的包围之中,只要拿下陈安那么陈家就必然彻底战败。自己这些人损失了这么多如果不能拿下陈家,那就真的亏到姥姥家去了。

  这个道理不光是离山虎想清楚了,他手下的那些蒙面人也都差不多明白过来,所以出手之际更加不要命。陈安虽然武艺高强,但是在离山虎这个生死大敌加上周围一众对手的包围之中他根本没有办法应对,短短片刻就已经险象环生。而此时将陈安逼到死角之后,离山虎却见自己身后依旧没有箭矢飞来,心头大定,笑道:“兄弟们,那人已经没有长箭了,大家放心的下杀手吧。”说完之后手中长刀掀起无穷的刀芒,招招都朝着陈安的要害而去。

  “安叔!”陈安陷入险境,陈潇潇那边却也是同时被四五人围住了,而且身后还有好几人正准备越过陈潇潇去截杀陈老爷,所以她几乎算是眼睁睁的看着陈安被四面八方而来的刀光淹没。陈潇潇看着陈安,长长的弯月眉之下一双星眸满含泪水,绝望之情充斥言表。

  “噗嗤”这一次离山虎一刀砍在陈安手中的长刀上面,雄浑的力道让陈安再也坚持不住,手中长刀被对方硬生生的劈成两截。在劈断陈安的兵器之后离山虎再接再厉,搂头一刀再次劈下,准备一击将陈安劈成两半。此时空中忽然闪过一丝轻微的声响,躲过了所有人的戒备,遥遥的扎在了离山虎的后背之上,让他的身形在那一瞬间顿了一顿。而也就在这间不容发的那一刹那,陈安一声怒吼,手中只剩下半截的长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进了离山虎的胸膛。而也就在这一瞬间,空中乌芒再次出现,白茎长箭划过长空,犹如一道九天霓霞一般扎在了离山虎的颈部大动脉之上。在一刹那遭受到前后三次攻击的离山虎在这一刻眼神凝固,似乎还在想着这不可思议的瞬间到底是如何被逆转,自己是如何被暗算的,但是这一切在这一刻都被终结了。陈安在手中断刀扎进离山虎的胸膛之后反手直接抢过对方手中的大刀,将身边尚在震惊之中没有回过神来的几名蒙面人全部击杀。

  “还不错。”荆棘林中的薛洋对于陈安的动作满意的点了点头,之前为了不让离山虎察觉,他使用的是自己的猎弓发射了第一枚箭矢,而且也是自己平常使用的普通箭矢,所以长箭在空中划过的时候声音非常轻微。自然猎弓没有多少力道,这一枚箭矢能够起到的作用就是给陈安一个机会。而自己这一枚白茎长箭也是为了防止万一,如果陈安没有反应过来,那么受伤之后的离山虎也誓难逃过后续白茎长箭的追击。

  “大头领死了,大头领被杀了。”只在那一刹那,当陈安杀出重围,离山虎的身形轰然倒地之后,这群蒙面人就再也没有了主心骨。对于身后那源源不断射来的长箭的恐惧也在这一瞬间达到极致,以至于在随后的片刻之间,不管是陈潇潇陈安还是那依旧在飞来的长箭,这群蒙面人竟然没有丝毫的闪避,就这么直挺挺的被击杀在当场。

  “大统领死了,我们快跑。”陈安不顾自己身上累累伤痕和陈潇潇合力击杀剩余的蒙面人,而也在这一刻,当这群蒙面人再也受不了来自背后的这一箭接着一箭的时候,最后的使其被消磨殆尽,所有人心头涌现的就两个字:“快跑。”几乎就在那一刹那时间内,所有人都慌不择路的朝着四面八方而去,竟然是再也兴不起抵抗的念头。

  这种情况也让薛洋悄然松了一口气,事实上他此刻手中只剩下最后一枚箭矢。因为慌乱,所以没有人察觉到刚刚他射出来的箭矢已经不是白茎长箭了,而是自己老爹留下来的普通箭矢。

  陈潇潇和陈安勉力追击了一下,就直接放弃,原本两人就是属于靠着心头一股气在硬撑,此时峰回路转,在这些蒙面人逃离之后他们哪还有余力去追击?不过和陈安挣扎着指挥陈家剩余的十几名仆人开始匆匆收拾战场不同,陈潇潇却缓步来到密林旁边缓缓一鞠躬带着喘息道:“陈潇潇多谢英雄救命之恩,如不嫌弃,请英雄现身一见。”今日这惊魂一战如果不是有这名神秘人从旁以弓箭不断牵制离山虎,消耗他们的实力,只怕陈家一众决无幸免之理。所以在陈潇潇的话说完之后,已经回过神来的陈老爷带着所有人来到陈潇潇身边,齐齐鞠躬。

  陈潇潇原本也没指望自己一番话对方就会现身,但是此时的荆棘林却忽然动了一下,薛洋的身形出现在众人面前。

  薛洋深深地看了一眼陈潇潇,此刻她虽然衣着散乱,但是一双星眸之中带着一丝异样的神情,正在仔细的盯着自己,似乎还带着点点好奇。只是距离近了,薛洋却感受不到之前在绝境之中自己两次感受到的那一缕绝望,感受到来自这个少女心头的哀婉。

  “我不是什么英雄,路过此地原本也只是适逢其会。”薛洋深吸一口气之后见到众人一脸惊诧的样子微微一笑道:“那些白云寨的贼寇虽然已经逃逸,但是难保不会有人去而复返,而且看他们所用弩箭,都是军中制品,只怕来头非小。你们还是早点离开,免得再生波澜。”薛洋的这几句话说的让所有人都觉得更加惊异了,看对方小小年纪衣衫褴褛,但是这话听起来却怎么听怎么不像是什么山野之人。陈潇潇忍不住问道:“这位......,哦,你究竟是什么人啊,为何会来到这里?”

  “山野之人。”薛洋心情平静之后对于眼前的这位大小姐有些好奇,按理来说这少女也没比自己大多少,可是刚才见到她可是舞剑纵横在贼寇之中,武艺确实不错。不过也正是因为这几眼,倒是让陈潇潇没来由的脸上一红,破天荒的低下头来。

  “你们怎么还不走?再来人的话我可是帮不了你们了。”薛洋顺手捡了一大堆武器,抬头一看却见到陈家人都在看着自己,忍不住好奇道:“我脸上有花了?这么看着我?”

  “小兄弟,你要这些兵器干什么?”陈安这时候包扎好伤口走过来躬身一礼谢道:“小兄弟救命之恩让陈家上下感激莫名,如果小兄弟不嫌弃,可否告知姓名,也好让我等日夜感怀。”

  “我叫薛洋。”薛洋知道眼前的这位中年人,的确是个高手,刚才的战斗他在后面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所以见到对方发问,薛洋也是回了一礼,然后背起一大堆兵器,手上也提着五张长弓和好几个装满了箭矢的箭壶摆摆手道:“我说了我是山野之人,你就算是知道我叫什么也没用,我这名字已经很久没人叫了。”

  “要不你跟我回霍州县城吧,你是我陈家救命恩人,我陈家一定会奉若上宾的。”陈潇潇此时忽然开口,似乎带着某种期盼。

  而她的这句话倒是让已经恢复平静的陈老爷子心头一动,走了上来拱手道:“小恩公家居不便,是否可以去我陈家盘桓一二,让我陈家感激小恩公救命之恩如何?”

  “咣当”似乎是被陈家父女的诚意所打动,当这堆兵器被薛洋扔下,所有人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得出来他们是真心将薛洋当成了救命恩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