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寒月白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夜盗失败(二)

寒月白霜 花底一声莺 2459 2019.12.09 18:48

  “当年燕族族老燕灵的孔雀翎剑法登峰造极,除他之外,就属燕千里和我的剑法最厉害。”楚天青口气亲切,“你剑法使得精妙,驾轻就熟,不过比起我还差远了。你到底是哪家的孩子?!”

  楚天青夸燕其羽让楚台风和楚江秋难堪了,楚天青教了他们多年的孔雀翎剑法,他们连两支剑身都幻化不出来;毕竟只是普通人,楚天青劝他们放弃,他们要求继续练习,说爹你也只是普通人为什么能练成。其实楚天青自己不明白,甚至燕灵也不明白他一个普通人怎么剑法练的比燕族人都要好。除了不会法术,其他一切,他都远超普通人和燕族人。

  楚天青举着灯笼靠近燕其羽,想看清他的脸,燕其羽面露厌恶的神情,楚天青近一步,他退一步。

  “你别再过来了!”

  “好熟悉的容貌!”楚天青露出惊讶的表情,“你是---我没估计错的话,你是燕千里的儿子,燕其羽。”

  燕其羽别过头去,紧闭着嘴巴,一脸怒容。

  楚天青扬起笑脸,亲切地说:“小羽啊,你都这么大了,我离开时你还不会走路呢。”

  燕其羽的剑唰地一下划过来,楚天青往后一闪。

  “你别惺惺作态,跟我攀什么亲故!你抢走凤血珠,你把我爹给害惨了,我家也给毁了!你这个盗凤血珠的贼!燕族的背叛者!”

  “放屁,说什么呢?你才是贼!”楚台风剑指燕其羽的脖子骂道,“上大将军府盗窃就要碎尸万段,燕族的人更是死无葬身之地!”

  “爹,你不忍心杀他,就让我们来解决他。”楚江秋说,“燕族里没一个好人,不,他们本来就不是人,送上门一个我们杀一个!”

  “你俩别说话。”楚天青呵斥。

  楚天青硬要楚台风兄弟俩收起剑,站到他身后去,然后对燕其羽说:“我原想你爹会找上来,从来没有想过你会找上来。”

  “我爹去世了,拜你所赐!”燕其羽睇着眼看着楚天青。

  “哦---去世了。”楚天青平淡地说了一句,走近燕其羽,楚台风楚江秋不放心,紧跟上去,“当年的事情,你爹不但不会跟你说实话,反而会把他所作的恶事全推到我的头上。你是怎么知道我在翊城的?”

  “一个贼,偷了东西不但不找个角落藏起来,反而招摇,成了将军。”燕其羽一手举剑指向楚天青,另一只手伸过去,语气又凶又急,“把凤血珠给我,还给燕族!”

  楚台风、楚江秋急忙上前,剑尖怒指燕其羽。

  燕其羽恶语相向,楚天青非但不生气,还一直保持着和颜悦色:“凤血珠是妘赭交给燕族守护而已,并不属于燕族。云燕国没了,凤血珠的主人也就没了。现在我才是凤血珠的拥有人。就算要还也得还给妘灼灼啊。”

  “无耻小人!强词夺理!”燕其羽愤怒地破口大骂,“今天就算拿不回凤顶珠,也要和你拼个你死我活。

  燕其羽把剑往回一缩,再直刺向楚天青,楚台风、楚江秋双剑一架,暂时挡住了他。几个回合下来,他们俩应付得很吃力,同样使用了孔雀翎剑法,对比之下,他们相形见绌了。他们哥俩只能使出孔雀翎剑法的招式,幻化不出剑身。楚台风躲避不急,胳膊上被划了一剑,楚江秋被踢了一脚。楚天青拿过楚台风手里的剑,使出孔雀翎剑法。他们就像挥动两把闪着寒光的扇子,叮叮当当,火星四射。楚天青的招式更灵活,更胜一筹,他变幻出的剑身比燕其羽更大更多。

  清脆的一声响,燕其羽的剑被楚天青削断了,震得他手臂发麻。燕其羽愣神的一瞬间,楚江秋挥剑刺向他。楚天青急忙出手,隔空把楚江秋吸了回来,甩在一边。楚天青还是晚了一点,剑插在了燕其羽的心口上。燕其羽慢慢地向后仰去。

  “谁叫你这么干的,我让你杀他了吗?!”楚天青横眉立目,怒斥楚江秋。

  “台风,快请你叔公过来!”楚天青大声命令。

  楚台风手按着膊,佯装很痛,其实只划破了点皮:“我受伤了,去不了。”

  “那你去!”楚天青吼完楚江秋,再蹲到燕其羽身边,“小羽,小羽你坚持住。”

  楚台风原地站着不动,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剑都插到他心口上了,他活不了啦!”

  “燕族人不会这么容易死的,愣在这儿干什么,你还不快去!”楚天青又吼楚江秋。

  “我马上去。”楚江球面有惧色。

  “快去,快去!”楚天青连连摆手。

  “跟我一起去吧,让叔公给你包扎下。”楚江秋推着楚台风走。

  楚天青点了燕其羽的穴道,防止他流血过多,又伸出手要抱起他。燕其羽知道楚天青的意图,忍受着剧痛,挣扎着,不让楚天青碰他。楚天青又点了他的穴,他挣扎不了,只能用憎恨的眼神瞪着楚天青。楚天青抱他进屋,轻轻地放到床上,他疼晕了过去。楚天青急的六神无主,跑出门瞧一眼萧颉来了没,又跑回去看看他,把食指放到他鼻孔前,怕他真没气了。

  萧颉半柱香后才赶到,他先给燕其羽喝下麻药,再拔出剑。他一边忙活一边对楚天青说,“厉害,厉害,不愧是半妖之身,普通人早死了。”

  楚天青这才放心地坐了下来。楚台风、楚江秋跟两根木棍似的并排杵在一起。

  “燕族的人还是找到了你。”萧颉说。

  楚天青松了口气,双手放在膝盖上:“该来的总要来,比我预计的要晚很多啊。”

  “他长的和燕琳兰真像。”萧勤说。

  “是很像,要不我怎么看一眼就知道他是燕千里的儿子那。”

  “他知道了你就是燕南飞,万一告诉了燕族人怎么办?”萧颉和楚天青说话时都没有回头。

  “他不可能告诉其他燕族人的,他要自己夺回凤血珠,一血燕千里的耻辱。”

  “他知道了,也是个麻烦啊。”萧颉说。

  萧颉把手放进铜盆里洗,铜盆的水都被染红了,楚江秋又去换了一盆水,萧颉洗干净了手上的血,再用白手巾擦干。他让楚台风和楚江秋帮忙托起燕其羽的上身,好用纱布将他的胸口裹起来。

  萧颉忙活了将近一个时辰,终于忙完。又留下来和楚天青说了一会儿话,他不让楚江秋送,自己回医馆去。楚台风对楚天青说他来照顾燕其羽,楚天青挥挥手让他睡觉去,说我怕你把他弄死。楚江秋说,要留下来陪楚天青。楚天青想静一静,让他也走。楚天青人静坐了很久,但被搅乱的心绪怎么也静不下来。他举着烛台走进床榻,凝视燕其羽的脸,越看越像燕琳兰,尤其是眉眼,简直是一模一样。

  眉间心上愁绪堆积,前尘往事一幕幕重回脑海,楚天青陪伴燕其羽直到天明。

  第二天早上,楚天青和楚台风他们出门去了。燕其羽一直睡到了中午才醒。他忍着疼痛偷偷地跑出威虎将军府,回到客栈,客栈小二跟他说,寒月白来找过他,请他去睿王府做客。燕其羽怕寒月白再来找他,就匆忙地结了账离开里园客栈,另外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养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