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寒月白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赌坊命案(六)

寒月白霜 花底一声莺 2194 2019.12.17 16:45

  第二天,鸮卫军营的停尸房里传出一股恶臭,士兵们莫名其妙,昨天才死的人怎么就臭成这样。两个士兵捂住口鼻进去查看。台子上有许多血水流到地上。他们掀开草席,尸体骨肉分离,肉烂成泥,面目全非,脸已成骷髅,其状狰狞骇人,连衣服都烂出破洞。他们吓得撒腿就往外跑,呕吐不止。他们慌慌张张,结结巴巴地报告了杨忱。杨忱去看了尸体都被吓得不轻。卫玦知道后非要亲自去看一眼,结果吐得比在落凤谷天上飞了一圈还厉害。

  杨忱下令把尸体烧掉。卫玦惊恐疑惑:萧颉干嘛要把自己毁成这样子?他在保护幕后的什么人?他和他后面的人潜藏在翊城多久了,他们最终目的是什么?

  “萧颉会不会是东海盟军余孽?”杨忱怀疑道。

  “东海盟军余孽干嘛要这样拐弯抹角地害尹珞?”卫玦说,“他们要害也会害定海公,或者去害大皇兄。”

  卫玦暗自怀疑:大皇兄,难道是他在搞鬼?为什么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他。万一不是呢,我是不是太小心眼儿了。

  卫玦惶惑不安,面色严峻:“翊城暗藏着一股可怕的势力。背后到底是谁在兴风作浪!这不会紧紧是个开始吧!”卫玦打了个冷战,“杨忱,我们一定要把萧颉背后的人查出来。”

  杨忱很懊丧,提不起劲,哀叹一声:“明天络表哥就要处斩了。本以为能从黄越这里查出点什么,好救他。我们对不住他。”

  关进监牢之后,尹珞时常彻夜难眠,人也一天比一天瘦,脸颊都凹陷了。明天就要死了,他一双布满血丝的大眼睛盯着栅栏,惶惶然,渴望能有个亲友的身影缓缓而过。好几天了,一个亲友都没有来过。他紧贴墙壁坐着,此时冰冷的墙壁也能给他些许慰藉。隔壁的犯人突然咳嗽了一下,他惊得全身一抖,然后就像只受了惊吓的小狗一样爬到墙角缩成一团。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死亡恐惧折磨着他,有时候愣上半天,时而呜呜地哭泣,时而暴跳如雷狂躁不安,以骂人来发泄恐慌,他骂隔壁的犯人,骂狱卒,骂来送饭的人,就算他骂得再凶都没有人敢回嘴,这简直把逼疯。

  尹珞并未像其他杀人犯一样戴上镣铐,每天的伙食也是最好的,而且伙食是一天比一天好。他觉得越来越可怕,那些鸡鸭鱼肉不是给他强身健体的,是来催命的。今天中午还多了酒,他意识到已经走到了绝境,鬼门关就要到了。恐惧难当,他掀翻了饭菜,操起酒壶砸向栅栏,噼里啪啦,吓得送饭的人落荒而逃。砸完东西他还不解气,乱扯头发衣裳,嘴里骂骂咧咧胡言乱语,公爵府里的人,他一个个骂过去,单小七、尹清嘉、尹清雪、尹望,甚至连卫玦也骂了。他那模样像极了久困在笼中发狂的野兽,近似癫狂。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他累得睡着了。

  监牢里没有窗户,四面高墙,阳光从过道上带格子的天窗射进,只能从光线的射进的角度判断时辰,今天偏偏是个阴天。尹珞蒙头躺着,被子是尹清嘉送来的,面对监牢里的黑暗,他宁可罩在带着香气黑暗中,回忆家人,回忆他放浪形骸的美好日子。

  不知过了多久,尹珞听见铁链被解开的哗啦哗啦声。他撩开被子露出头,监牢里亮起了火光。他抬头眯眼仔细一看,原来来的人是尹望。狱卒离开前把火把插进墙上的铁环里。尹望没有马上走进来,而是站在门外,盯着尹络,眼中燃烧着怒火。尹望的脸是久经沙场军人所特有的刚毅,脸上的皱纹是经受几十载战争洗礼,让人肃然起敬的荣誉。在火把光焰的照耀下,他的脸呈现猪肝色,两手紧握,两只大脚支撑着他高大魁梧的身体,如同一头发飙前的公牛。

  尹珞不寒而栗,仿佛他爹的铁拳随时要向他砸来,砸得他脑浆迸溅,铁脚把他的腿骨踢得粉碎。尹络手脚并用爬到墙角里,拼命往里挤,就像要把自己塞进墙角里,抱住头哀求道:“别打我!别打我!”

  尹络的可怜样让尹望动容了。他面部的表情柔和下来,抬脚走进牢门。

  “珞儿别怕,爹今天来给你道歉。”尹望百爪挠心,声音颤抖,走过去拿开尹珞护住头的双手,“珞儿,你恨爹吧?”

  尹珞不敢正视尹望,摇头,摇得很快。

  “这几天爹在想---”尹望哽咽住了说不出话来,停了一会儿,“爹在想,如果时光能倒流该多好,将门不一定非得出虎子,是爹的错,是爹的错,爹从来没有好好正视你。”

  尹珞转过脸,惊诧的眼睛里一颗颗泪珠流淌下来,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尹望嘴里说出的。从尹珞懂事起,尹望从来没这么和气地跟他讲过话,都是一脸严肃。父子俩许多年的隔阂与积怨冰消瓦解了。亲人之间有时候就像大海上船头相反的两只小船,各自都有希望去的方向,却被绳子连住。你往左我往右,谁都不肯掉头。直到有一天绳子被拉断了,小船在风浪里飘摇,怎么也找不到彼此。

  “爹,我不想死,你救救我啊!”尹珞跪下磕头,哀求道,“出去后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尹望仰头垂泪,与尹珞相对而哭,久久说不出话。

  尹望平静下来说:“络儿啊安心去吧,下辈子你我如果有缘,就做一对平凡的父子,住在乡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爹,我真的不想死啊!”尹络涕泪横流。

  “我们尹家世代忠良,只有战死沙场的,没有上断头台的。孩子啊,”尹望边说边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放到地上,“给自己留个全尸,为尹家留下尊严,做一个敢作敢当的汉子,堂堂正正去见先人。”

  尹珞失声痛哭许久。尹望拨弄好他凌乱的头发,整理他乱糟糟的衣裳。

  尹络跪着下,头磕了又磕:“爹,我是不肖子孙,有辱门楣,辱没了先祖。我无脸见先人,爹我死后,你别把我葬进祖坟,我不配。”

  尹望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扭头走出牢门。尹望走后,尹珞一直跪着,不哭不闹,面如死灰。过了许久,他伸手拿起了匕首,又胆怯地放掉。不知跪了多久,墙上的火把的火焰越来越弱了。

  尹望带着匕首进牢房本想亲手杀了尹络,但实在下不了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