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寒月白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病倒归途(一)

寒月白霜 花底一声莺 2797 2019.11.22 18:28

  入冬后,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寒月白、卫玦俩人快走出云州时遇上了第一场雪,小雪花像被吹散的蒲公英一样轻轻飘下。雪虽然不大但一直下,房舍顶上,树枝上、路面上、都积起厚厚的一层。落凤谷里不下雪,她也难得出去一趟,出去时雪都停了;她从没见到雪从天上飘下来的样子。她很开心,伸手去接飘下来的雪,盯着雪融化在手掌上;鼻子冻得通红,却一点都不觉着冷。她慢悠悠地骑着马,仰起脸让雪飘到脸上。他冷得直哆嗦,把手缩进袖子里,拉住缰绳;抱怨她忘记买手套。

  南安国所有州与州的交界处都有一片人烟稀少之地,云州与平州也不列外。他们中午离开云州的一座小城之后,路上尽是零零星星的小村落,没有遇到大的城镇。雪天路滑,马又走得慢,快傍晚时,连小村子都很难见到了。卫玦冷得受不了,他说以前从来没有这么怕冷过。寒月白把带来的羊皮毯给他披上,他整个人包的只剩眼睛。她怕羊皮毯子滑下来,就用草绳子绑住他。他的模样就像一个被绑住的雪人,很是滑稽,引得她哈哈大笑。

  “你冷成这样是中了海珍珠毒身体虚弱的缘故。”寒月白回头说。

  天越来越黑,他们想寻找个落脚的地方。不远处的山脚下有一户农家院显露在暮色中。他们骑马徐徐走近,通往那户农家院的是条小土路,只能过一匹马,于是他们牵着马小心地走过了小土路,来到农家院前。窗户里没有透出光亮,门也上了锁。

  卫玦霎时泄了气,颓丧地说:“晚上要活活冻死在外边了。”

  “把门锁砸了不就行了。”寒月白一面说,一面开始找砸门的东西。

  卫玦吸吸鼻涕:这可不行,人家不在,你砸人家的锁,这是私闯民宅,不妥,不妥。”

  “那你就冻着吧,我是不怕冷的。”寒月白蹲到地上捏起雪球来玩。

  卫玦冷得直淌鼻涕水,不停地跺脚。他没忍多久便,哆嗦着说:“砸门---砸门---大不了赔他们些银子。”

  寒月白找了一块石头,砸掉了门上的铁锁。屋子里虽没有一丝的暖意,但是身子有了遮挡,不再受寒风冷雪的欺凌,不用在马背上颠簸,卫玦感到踏实多了。一进屋子她就忙着找灯,屋子里比外面还黑,是一片灰黑。黑暗中她行走自如,他怕黑,不敢一个人呆着,磕磕绊绊,跟个胆小的小孩子似的跟在她后面。寻便了整间屋子,在卧寝里,她找到了一盏油灯,点上灯,他们去灶房。灶房很简陋,一个土灶上面两口铁锅,加上点七零八碎的炊具,一口大水缸、两只水桶、三捆柴。她往灶膛里添柴,把灶膛烧旺后让他坐到灶膛前面。对着红彤彤热乎乎的灶膛,身心舒展,筋脉也通了,血也活了,他感觉就像泡在睿王府涟漪小筑的水晶池里。

  这户人家只有一张小炕,她把炕烧热,卫玦往上一躺,美滋滋地说:“真好!真好!”

  “我去把马牵进来。”寒月白说。

  “你还管马干嘛啊。”

  “马要是在外头冻上一夜,明天我们只能靠自己的腿了。”寒月白举着另一盏油灯出去了。

  寒月白很久没进卧房里来。卫玦听见马咀嚼草料的声音,他下炕走了出去。

  卫玦掀开卧寝的门帘看见寒月白正在喂马吃草,说:“你还去割草了啊,你把马都照顾得这么好。”

  “他们天天驮我们多辛苦啊。”寒月白对卫玦说完又对马说,“你们就将就着吃吧,这大冷天的,能找到这些枯草算不错了。”

  两匹马饿了,露出大黄牙齿,咀嚼着干草,偶尔打个响鼻,抖抖尾巴,很快就把草吃完了。

  “走吧,睡觉去。”卫玦说。

  “你去睡吧,我就在坐在凳子睡。”寒月白指指墙边的长条凳子。

  “这样怎么睡觉啊,和两匹马,还一股马粪味儿。”

  “没关系的,落凤谷里还一股鸟粪味那。”

  卫玦转身走了两步,又走回来:“在谷里我们不都睡一起吗?”

  “谷里只有一处睡觉的地方,出来后我们不就分开了嘛。”寒月白的目光避开卫玦的眼睛,捡起地上仅剩的一根草喂给马吃。

  “那这儿也只有一处睡觉的地方啊,”卫玦拉寒月白的胳膊,往卧房里走,“快进来吧,再磨蹭天就亮了。”

  寒月白神情羞怯:“不行,这里只有一张炕。”

  “同睡一间屋和睡一张炕有什么不一样。我就当你还是兄---”卫玦收住话,把长条凳搬进卧寝,往炕中间一放,说:“你就当它是火塘,我睡左边,你睡右边。你盖炕上的被子,我盖羊皮毯子,这样就和在落凤谷时一模一样了。”

  夜里寒月白睡得很香没有起来加柴火,炕里面的火越来越小,借着余温他们睡到了天亮。天亮离开前,她清理了昨夜两匹马拉在地上的马粪。卫玦在桌子上放了一两银子。

  寒月白不舍得:“太多了吧,给几个铜板,赔点铁锁的钱就行了。”

  “我们还烧了人家的柴,睡了炕,盖了被子,给一两也不多的。”

  昨夜雪停了之后就没有下了,寒月白有些失望,卫玦倒是挺高兴的。路面滑,他们骑马慢行,走了约有二里多地,在路旁一间茅草搭的小食肆前停了下来。他们进去要了两碗面条,他似乎胃口不好,半碗都没有吃掉。离开小食肆,又开始下雪了,先是小米一样的雪粒子,渐渐变成棉絮状,倾泻而下。他们很快就成了雪人。雪大地睁不开眼,看不清路。两匹马走得小心翼翼,生怕滑到,长睫毛被雪花包裹住了。卫玦裹着羊皮毯子还是抖个不停。茫茫雪幕之中,他们焦急地寻找躲雪之处。

  寒月白头发上,身上全是雪,双手拢到嘴边哈热气。右前方田地边的一座小房子映入她的眼帘;她手指着小房子,高兴地叫道:“快看,那里有房子!”

  寒月白看到的房子是土地神祠,连门都没有,屋中间供着一尊黑漆漆的土地神像,神像前放着三个跪拜用的草垫子。卫玦精神不振,下了马,耷拉着脑袋,屁股往草垫子一坐,不想起来。他脸上冻得发白,身上却是燥热。

  “你怎么啦?不舒服吗?”寒月白关切道。

  “头晕脑热,我想我是病了。”卫玦说话时显得很费力。

  寒月白坐到卫玦身边,伸手摸他的额头:“好烫啊,你发烧了!这荒郊野外的可怎么办才好!”

  卫玦把头偎到寒月白的肩膀上,有气无力地说:“再往前走肯定有小镇小城什么的,等雪停了我们就出发。”

  他的额头紧紧贴着寒月白的脖子,她也跟着发烧似的,全身滚烫,心慌乱地跳动。他歪头靠久了觉得不舒服,就侧躺到两个草垫子上,还让她把腿伸直借他当枕头用。她全身绷紧,僵直地坐着,盯着门外飘扬的雪花,出了神。她即希望雪赶快停,出去找个郎中给他瞧病,又想雪再下一会儿,让他继续枕着她的腿。雪下着,下着,渐渐变小,变稀疏。

  “雪停了吗?”卫玦迷迷糊糊,闭着眼睛,轻声问道。

  寒月白恍然回神,说:“雪还下着,不过变小了。”

  “走吧,我感觉越来越不舒服,好难受。”卫玦摸摸脑门说,“得找个客栈住下。”

  寒月白把卫玦扶起来:“你得赶紧吃药,等会找个客栈,我去给你请个郎中。”

  “你师傅没有教你医术啊?”

  “起先教了点,后来----”寒月白扶着卫玦说。

  “后来怎么了?”

  寒月白支支吾吾:“我没认真学。”

  卫玦发烧烧的有点糊涂了,竟然揭起她的伤疤,说:“凤琝师傅肯定是教你了的,但你连我中了什么毒都不知道,是太笨没有学会。”

  被他笑话,她无比地恼怒,气得翻白眼,突然松开手,任由他摔倒。

  卫玦倒在黑马旁边,四仰八叉,没有力气爬起来,赶紧认错道:“我糊涂了,对不起,快扶我起来。”

  黑马低下头,冲卫玦脸上打了个响鼻,一股带臭味的白烟喷出来。

  “好恶心---”卫玦整张脸都皱到一起,连忙翻身爬起来。

  “哈哈哈---好马,好马。”寒月白抚摸着黑马的额头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