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寒月白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赌坊命案(一)

寒月白霜 花底一声莺 3049 2019.12.12 17:34

  睿王府花园小径入口处的一侧,几株梅树开花了,黄色、粉色的梅花点缀在枝头,很是惹人爱。

  妘灼灼止步于梅花树前:“王府的梅花开得好早啊。”

  “我昨天路过时都只是花苞,”尹清嘉说,“没想到这么快就开了。”

  尹珞忙不迭地搭腔道:“因为今天妘贵妃来了,梅花提前开是为了喜迎贵妃娘娘驾到。”

  尹清嘉姐妹俩对视了一眼,诧异她们即没本事又目中无人的哥哥变得如此谄媚阿谀。

  莲池上有一座大水榭,毛球球东荡西逛累了,就躺到水榭的美人靠椅上睡觉。尹清嘉姐妹俩领着妘灼灼走进来时惊醒了它。

  “这儿怎么还有只猫啊?”妘灼灼问。

  “这是我们王府亲兵卫队长樊立养的猫,现在归了寒妹妹了。”尹清嘉说。

  毛球球爬起来,站在美人靠椅上,睁着蓝色的大眼睛瞅着眼前这一群人。卫瓒和卫麒兄弟俩立刻喜欢上了毛球球,又是抱又是摸的。妘灼灼说,就在水榭里坐会吧。尹清嘉命人上茶,上糕点果品。

  “那边的小筑就是寒姑娘住的吧?”妘灼灼讨厌说出涟漪两字,指着小筑问尹清嘉,“是那里吗?”

  “是的。”

  “好雅致的住处,”妘灼灼说,“睿王对寒姑娘真是用情用心。”

  “王爷回来当天和我商量怎么报答寒姑娘,”尹清嘉面带笑容,撒谎道,“我说王爷想怎么报答就怎么报答,寒姑娘对你有恩,就是对我有恩,怎么对她好都不过分。”

  “睿王真是好福气,”妘灼灼笑着说,“有一个贤德的王妃,又得了一个古灵精怪,武艺高强的红颜知己。”

  “睿王政务繁忙,”尹清雪说,“妹妹她多个姐妹相伴也是好的。”

  “那什么时候办喜事啊?本宫好早备下贺礼。”

  “寒妹妹好像一点也不急,”尹清嘉说,“她每天只顾着出去玩。”

  “毕竟年纪还小,又初来翊城,玩心自然是重。”尹清雪感叹道,“一旦成了侧妃就得严守皇族规矩,不能想怎样就怎样了。”

  “是啊,就像你我一样,一入宫门深似海,”妘灼灼说,“想出来一趟都不容易。”

  妘灼灼和尹清嘉她们聊起儿女情长之事,发起这些牢骚来还蛮投机的。尹珞也插不上嘴,他只好和卫瓒他们一起逗毛球球玩。秦姮一直注意尹珞的一举一动。卫瓒玩着玩着,居然虐待起毛球球来,揪它的毛,拉它尾巴。毛球球嘴馋,贪吃糕点,才忍受三个小孩子的玩弄。卫瓒居然把它拎起来扔到地上。毛球球边跑边叫,受不了,要逃走,三个小孩高兴地不得了,围追堵截它,尹珞也帮着去抓。

  卫瓒叫得最凶:“抓住它!抓住它!”

  尹珞卖力地追着毛球球,主要是讨卫瓒欢心。妘灼灼站起来向尹珞他们走去:“你们太顽皮了,别吓坏了它。它可是神女姐姐的宠物。”

  妘灼灼向秦姮使眼色,秦姮伸手进袖子,把早已准备好的一颗雨花石藏到手心。尹珞追着毛球球跑近妘灼灼,秦姮伸手假装保护卫麒:“世子跑慢点。”同时集中眼力盯着尹络,把雨花石扔出去,不偏不倚,尹珞踩了上去,脚一滑,人向前扑去,他扑倒了妘灼灼,俩个人一起摔倒。秦姮慌张大叫:“娘娘!”

  尹清嘉吓得茶盏都掉地上了,姐妹俩瞠目结舌。她们赶紧和秦姮一起把妘灼灼扶起来。姐妹俩羞愧难当,立即让尹珞和她们一起跪下向妘灼灼道歉。三个小孩也不敢再嬉笑打闹了。

  “娘娘,我哥哥是无心之失,”尹清嘉窘迫不已,“这地太滑,我得好好责罚那些偷懒的下人。”

  “娘娘,您心胸宽阔,望乞海涵那。”尹清雪央求道。

  妘灼灼宽袖掩面,一副羞于见人的神态。秦姮气愤地说:“你们别再说了,这要是传出去我们娘娘将颜面无存。”

  妘灼灼装出羞愤样子:“姮儿我们回宫去吧。”

  尹清嘉、尹清雪跟上去不停地道歉。秦姮阻止她们再跟上来,说此事就止于花园内,对双方都好。

  上了马车,妘灼灼脸红了起来。

  “娘娘委屈你了。”秦姮说。

  “接下来就看江秋的了。能帮上忙,这点牺牲是值得的,这事你可千万别对将军说。”

  尹清嘉姐妹俩牙都恨碎了,尹清嘉严禁在场的侍女们说出此事,谁敢说露一个字就打残废谁。她们横眉冷对尹珞,尹珞识趣地离开了睿王府。

  “公子,妘贵妃来了,你怎么反而出来了?”尹珞的贴身仆人单小七问。

  “她走了。”尹络垂头丧气。

  “走了,这么快就走了。公子,你想去哪儿?咱们还是回公府去吧。”

  “不回去。”尹珞的心情差,口气更差。单小七不敢再问。

  从睿王府出来,尹珞跟个游魂似的荡在街上。他路过妓坊,姑娘们向他打招呼,他不但没理,还自视清高起来,骂她们是庸脂俗粉。

  “公子,都说妘贵妃是美人,她到底长什么样啊?”

  扑倒妘灼灼的一幕回到尹珞的脑海中,他伸出双手贴到鼻子前,用力地嗅了嗅,自言自语:“我好像碰到她的腰了,好香,今天不亏。”尹珞露出下作的笑容。

  “大小姐美吗?”尹珞问单小七。

  “美啊。”

  “二小姐美吗?”

  “二小姐更美。”

  “她们俩跟妘贵妃比都是蒲柳之姿。”

  单小七两只胳膊举起来,跟要拜神似的:“小的未能一睹神颜真是遗憾!”

  “你想看到她,”尹络鄙夷地看着单小七,“下辈子吧。下辈子还得遗憾。”

  尹珞漫无目的,吊儿郎当地走完了一条街,随便地穿过一条小巷子来到另一条街上。他和单小七进了一家酒馆吃了饭喝了点酒,酒足饭饱,走出酒馆。单小七又劝他回公府,被他骂了一顿。

  “尹大公子---”尹珞听见有人叫他,声音像是从高处传来,他仰起头四处找叫他的人。

  尹络背后的茶楼二楼窗口有个人正向他招手。“这儿那----”那人向他招手。

  尹珞面无表情:“原来是黄坊主。”

  金山赌坊坊主黄越跑下了楼,笑咪咪地说:“尹大公子好久不见,这些日子您上哪里去了,怪惦记您的。”

  “你惦记我,还是惦记我的银子。”尹络语气懒洋洋的。

  “明人不说暗话,您真爽快,我们这些卑贱的小民,不都指着像您这样尊贵的上等人赏口饭吃吗?”黄越谄媚地笑起来,露出牙齿,其中一颗是金牙,“玩几把吧,瞧您今天面色红润,一定大赢啊!”

  尹珞被黄越的马屁拍地舒坦极了,也是好久没有去过了,他手痒心动,就跟着黄越去了金山赌坊。

  赌坊里人声嘈杂,叫喊吵闹,有赢了银子欣喜若狂的,有输光家当嚎啕大哭的。各种各样的人挤在一起,各种气味混合成一种难闻的味道。尹珞没在一楼多做停留,抬脚上楼梯到了二楼。二楼是雅间,赌的大才能进去。朝西的一间雅间是他常进的,这次他还是进了这间。有个满脸胡子的汉子,也走了进去,旁观着。尹络押了四次,就输光了身上所有的银子和银票,他火冒三丈,捶打桌面,咒天骂地。

  “算了公子,我们今天运气不好,走吧。”单小七说。

  “老子信了你的邪,黄越你这张破嘴!”尹络站起身,用肩膀撞开挡着他的人。

  正好有一男子进门来,他不进不出,就堵在门口。他是茜妃的弟弟梁实。

  “输了这么点银子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嘛。”梁实说话声娘里娘气的,“没银子了本公子可以给你点啊,不用还的,这样就算输了,你爹也不会骂你。”梁实翘起兰花指掩嘴而笑。

  尹珞的鼻孔都气大了:“老子需要你的臭银子!你的祖宗就一平州土财主,你在老子面前显摆什么。瞧你老爹那名字取的,梁鑫,就怕别人不知道他的金子堆成山是吧?快给老子让开道!”

  梁实瞪圆了眼睛,反击道:“姓尹的,老子今天就站这儿了,有本事你飞过去啊!”

  “黄越什么时候买了条看门狗啊!”尹珞骂完,便猛出一拳头,被梁实用手掌给挡下了。他们打起来了,打斗的样子和街上无赖斗殴一般无二。

  尹珞一拳头正中梁实的鼻子,鼻血流到了下巴上,梁实气疯了。他们从雅间打到楼道里。赌场打架不但没有人劝,没有人拉,扇火起哄的人反而很多。尹珞被梁实踢了一脚,差一点中了裆部,吓得一身冷汗;尹络暴跳如雷,也给了梁实重重一脚,梁实撞到栏杆上,扶着栏杆直呻吟;尹珞疯子一样大叫着扑过去。满脸胡子的汉子趁乱隔空打出一掌,尹珞背后好像有股强大的气流推着他,他扑地太猛把梁实推下了栏杆。

  梁实惊骇大叫:“啊---”头着地,血从后脑涌出。

  楼下人群惊恐四散:“死人拉!”

  尹络吓懵了,扒着栏杆,呆愣的眼睛凝视梁实死状恐怖的脸。

  单小七去拉尹珞让他快跑,却怎么也拉不动。他软趴趴的身体顺着栏杆滑了下去,跟一滩烂泥似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