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寒月白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贵人来访

寒月白霜 花底一声莺 2643 2019.12.11 19:23

  仆人进来禀告:太子妃尹清雪和她的两个双胞胎儿子来啦。尹清嘉放下手里的针线,急忙去迎接。尹清雪熟门熟路已经带着俩孩子走进来了。

  尹清嘉亲了一口卫麒,又亲了下卫麟:“姐姐你怎么突然就来了,也不提前派人来告知我,我也好准备准备。”

  “有什么好准备的,自家姐妹。我在宫里也是呆烦了,来你这散散心,顺便来瞧瞧大哥。”

  “那你们就留下来多住几天。”

  “大哥他人哪?”

  “还睡着那。”

  “哎---这样下去真不是办法。”

  尹清嘉带着尹清雪母子三人进了自己的住处。

  屋里摆着绣架,尹清雪走上前,瞧了瞧:“呦---这玫瑰图从去年绣到现在还没完工。”

  “我这是慢工出细活。”

  “工是慢的很,但这活也不见细啊。”尹清雪指着叶子,“这几张叶子上的针法有些乱。”

  尹清嘉把尹清雪从绣架前拉回到桌子边:“喝茶,喝茶,再吃点东西堵上你的嘴。”

  “姨娘,我要吃海棠果子。”卫麟说。

  尹清嘉轻拍卫麟的小脸蛋:“想吃海棠要等到秋天,现在没得吃。”

  “王妃,蜜过的海棠干还有点。”方菊竹说。

  “那快去拿点来吧。”

  尹清雪喝了一口茶,放下茶盏问:“寒姑娘在府里吗?”

  “不在,天天往外跑,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听田乐平说,她在找什么凤血珠。”

  尹清雪按着太阳穴,她一想事情就不由自主地按住太阳穴:“凤血珠,好像哪里听过,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俩双胞胎坐不住,从椅子上慢慢滑下来,跑来跑去,你追我打,尹清雪让侍女带他们出去玩。

  “人家现在可是神女官了,”尹清雪说,“连救了两个皇子,有大功与皇族,卫玦打算什么时候纳她。”

  尹清嘉把刚端起来的茶盏啪地放下,茶水溅到桌上。

  尹清雪吓了一跳:“我知道你不爱听,可也用不着发这么大的火吧。”

  “我不是生你的气,”尹清嘉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卫玦他气死我了,每天跑到小筑要寒月白嫁给他。”

  “他玩的是哪一出?”尹清雪讶异,“直接纳了就行了,还要求婚!”

  “寒月白忸怩作态,假模假样的,说等一年后再成亲。”

  “为何要等一年以后?”

  “她要先找凤血珠。”

  “真是个奇怪的人。你也别生气了,你俩成亲九年,没有一房侧妃,连个填房都没有。这次他要娶寒月白你是阻止不了的,何不欢喜些,也得些卫玦的好感。”

  “我明白,我不正是如此做的嘛。只是他天天跑到小筑去跟她腻歪,叫我受不了。”

  “成亲九年,他只有你正王妃一人,不是他不想纳侧妃,只是没有遇到喜欢的人罢了,这次他得了可心的人,还在新鲜的劲头上那。”尹清雪握住尹清嘉的手安慰道,“想开点,比起卫璋,卫玦已经很专情了。卫璋娶我之前三天两头地对我山盟海誓。”尹清雪叹口气,“成婚十年,纳了五个。说句你忌讳的话,你肚子一直没有动静,人家穆瑶菲可是第五个了,过几天又要生了。”

  尹清嘉的脸红了,又恼又羞,咬着下唇。

  “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万一你真不行---”尹清嘉柔声说。

  尹清嘉擦掉眼泪:“到时候我高高兴兴地恭喜他们就是了。大大方方祝他们新婚愉快,早生---”尹清嘉眼前出现幻想似的:卫玦娶了寒月白,还有了小孩,他们三人开开心心地在一起,自己成了局外人。

  “姐,我心里好难受。”尹清嘉把头靠到尹清雪肩上。

  尹清雪伸手环住尹清嘉的肩膀:“没有她,你与卫玦就阴阳相隔了,你比姐姐幸运,多想想这些心里就坦然了。”

  “姐姐你想过再嫁吗?”尹清嘉抬起头问道。

  尹清嘉难为情:“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要找也要找个好的,他就算了,连个封号都没有。”

  “你哪里听来的,没有的事。”尹清雪整张脸都红了。

  “瞧你不打自招,脸红成这样。”尹清嘉善意地嘲笑。

  “姐姐,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我的肚子不争气,我想---我想认卫麟做儿子,你把他过继给我吧。”

  “妹妹你不是一时兴起吧?”尹清雪的脸僵硬住了。

  “当然不是,我想了好久了,”尹清嘉亲昵地说,“姐姐你答应吗?你先考虑考虑,我不急。”

  尹清雪犹豫之中,一味地喝茶,吃蜜果。

  “清雪来啦!”尹珞左手牵卫麒右手牵卫麟,三人一起嘻嘻哈哈进了门。

  “大哥你起来啦?”尹清雪说。

  “我可爱的外甥们来了,可不得早点起来。”

  尹清嘉命侍女去告诉厨房准备饭食:烧尹清雪爱吃的鱼虾,烧尹珞爱吃的鹅,饭烧软些孩子们好下咽。

  卫麒卫麟津津有味地吃着蜜海棠干。

  尹清雪故意大声问尹清嘉:“武考快开始了,今年父皇会让卫玦当主考官吧?”

  (武考是南安朝廷针对王侯将相官宦之家的子弟设立的考试,考上就是军官,到各个大军里去历练。尹珞考两次都没有考上。如果尹络没有军功就不能继承尹望的爵位。)

  “那是当然,父皇现在这么器重他,主考的位置非他莫属。”尹清嘉得意洋洋。

  尹珞装作没听见,大声地给双胞胎讲恐怖故事,张牙舞爪地扮怪兽吓唬她们。

  “那可太好了,哥哥,”尹清雪说,“今年是个好机会。”

  “大舅子耍抢弄棍地给妹夫看,想想都丢人。”尹络嘀咕道。

  “你说什么?”尹清嘉问。

  “大哥,你去报名吧。”尹清雪说。

  尹珞不作答,继续给俩孩子讲故事。

  尹清雪姐妹俩知道自己哥哥的德行,她们就是不死心,指望着烂泥也能扶上墙的一天。她们耐下心来劝他,你一句我一句。

  “你得到军中谋个职位,立点功劳,这样卫玦才好伸出手帮你。”尹清雪说。

  “你今天是专门为教训我而来的吗?”尹珞的火气上来了。

  “大哥,你是长子,总的做出个样子来。”尹清雪依然带着笑脸,“我听说尹曦勤奋上进,在西林军里表现的非常好。”(尹曦是尹望小妾之子)

  “好了,姐姐我们三兄妹难得聚齐,就不要惹大哥不高兴了。”尹清嘉怕他火大了,怕他跑掉,赶紧灭火。

  此时,一仆人跑进来禀告尹清嘉说妘灼灼驾到。

  “她怎么来了。”尹清嘉诧异。

  “肯定是来找寒月白的。”尹清雪说。

  妘灼灼来了,尹珞一下子来了精神头。都说妘灼灼是绝色美人,他从来没有见过,难得的大好机会,怎么会放过。他跟着尹清嘉、尹清雪一起到大门口将妘灼灼迎进王府。妘灼灼把卫瓒也带来了。一进门,妘灼灼就问寒月白在不在。尹清嘉说她一早就出门去玩了。妘灼灼显出失望的模样。祁正里对尹清嘉说,他早上遇到寒月白和白蒹葭,白蒹葭对他说今天会去鸳鸯湖玩。尹清嘉让祁正里赶紧派人去找她们回来。

  尹清嘉亲手为妘灼灼捧上香茶。妘灼灼喝了一小口,放下茶盏,轻抬眼皮,看着尹珞问尹清嘉:“这位公子是府上何人?”

  “这是我大哥尹珞。”

  “原来是尹大公子啊,”妘灼灼笑得灿烂,“本宫早就听说过你,今天有缘得见,尹大公子真是一表人才,很有定海公的风采。”

  尹珞听了几句客套话,心花怒放,胆子大了起来,挺了挺胸脯:“娘娘您谬赞了,今日能见到娘娘您真是荣幸之至。”

  “尹大公子别站着,”妘灼灼指着她身边的椅子说,“快过来坐啊。”

  尹珞好激动,以为他英俊相貌吸引了妘灼灼的注目,紧张地连茶盏都端不稳了。

  尹清嘉怕妘灼灼久等无聊,就提议去花园里逛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