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寒月白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再立一功 (二)

寒月白霜 花底一声莺 3029 2019.12.04 19:16

  永嫔是八皇子卫瑜的母妃,原是云燕国送给卫铎的舞姬,年轻时凭借着美貌受到宠爱。自从生了卫瑜之后身体一直不佳,病病殃殃整日与汤药为伴。时日一久,容颜渐残,自然就失了宠。如芳宫只有树上的鸟儿不知人愁地喳喳叫,里面的人悄无声息,能另寻高枝的宫女太监早就走了,只剩下两个相貌最丑的宫女小黎和思琴照顾永嫔。卫璋过世一年后的某一天,尹清雪忽然过来看望永嫔。后来尹清雪每次过来,卫瑜总是在的。

  冷清的如芳宫一下子迎来了这么多人,永嫔惊喜万分,精神也好了许多。她让小黎为寒月白换衣梳头,寒月白换上了永嫔年轻时穿过的粉色绣飞燕锦袍。尹清雪她们把卫瓒落水的事你一言我一语地跟永嫔讲。寒月白换好衣裳出来,永嫔直呼漂亮,比她当年还要漂亮。不久,卫铎派来太监请寒月白前往芍华宫。寒月白谢过永嫔,抱着卫玦的外衣袍,在尹清嘉他们的带领下前往芍华宫。

  卫铎和妘灼灼出门来迎接寒月白。尹清嘉姐妹、卫瑜、茜妃还有其他几个女眷随寒月白进了卧寝看望卫瓒。卫瓒服下药后已经睡着了。卫瑜跟着寒月白她们来到芍华宫,他的借口是永嫔让他来看望卫瓒,其实他是想和尹清雪多呆一会儿。茜妃和其他女眷先告辞离开。卫瑜没有再留下去的理由,也走了。寒月白也想走,妘灼灼一定要她多留会儿,用过晚膳再回。妘灼灼千恩万谢不离口,寒月白也不好意思再说走了。

  杨忱换上罗安的便衣,赖在芍华宫不走,是想把昨天晚上准备好的一个金镯子送给秦姮。但是杨慎看的紧,一直无法交给她,他只好把金镯子塞给罗安让他交给秦姮。罗安把金镯子交给秦姮后,秦姮立马从腰间解下一个香囊交给罗安,这香囊她早就做好了。香囊上绣了一只展翅高飞的鸮。杨慎在旁,杨忱拿到香囊就塞进怀里,脸上波澜不惊,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之前马渡被卫铎撵走时,他开心地不得了。

  秦姮端上香茶,妘灼灼亲手捧了一杯给寒月白。寒月白接过来小呡了一口,抬眼时,妘灼灼向她露出亲切的笑容。

  “寒姑娘你是怎么指挥那些锦鲤的,是法术吗?”杨忱问道。

  “法术---”寒月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是一种能通鸟兽语言的密术,”卫玦抢着说,“是她师傅传给她的。”

  “能教教我吗?”杨忱问。

  “说了是密术,当然是不外传的。”杨慎说。

  “这个要从小学起,你现在学来不及了。”卫玦说。

  “可惜,可惜,我要是能通鸟兽之言该多好。”杨忱说。

  “这样你这个鸮卫军统领以后就不用管人了,”尹清嘉打趣道,“直接管鸟好了。”

  所有人都轻声地笑了。杨忱笑的时候还偷瞧了一眼秦姮。

  “寒姑娘你的耳朵怎么这么灵?”杨慎问,“也是练了什么秘密的神功?”

  寒月白弹了下耳垂说:“我耳朵灵是天生的。”

  “这可真好,没人敢背后讲你坏话了。”杨忱看着杨慎说。

  “什么话我都当面说你,不用背后讲。”杨慎说。

  “瞧瞧这兄弟俩,说什么都能斗上嘴。”卫铎笑着,摸了一下胡子。

  卫铎笑容满面,对寒月白说:“你连着救了朕两个儿子,犹如玄灵神女现世,朕就封你为神女官。”卫铎解下腰间的一枚圆环形红色玛瑙龙,“这个红龙赐给你,有了他你可以自由出入皇宫,你去哪里就如朕亲临一样。”

  寒月白受宠若惊,不知道该不该接过来。尹清嘉虽然心里妒忌,但是表现的很开心,叫她接过来,说:“快下跪谢恩啊!”

  寒月白双手接过红龙,握在手心,跪下说:“谢谢皇上厚爱。”

  “应该喊万岁,万岁,万万岁!”万泉说。

  “免了,免了。”卫铎说。

  寒月白回到座位。卫铎对卫玦说:“你从成婚到现在一直是二品亲王,九年了,也该晋封了。朕今天就封你为一品亲王。”

  意外之喜突然降临,卫玦、尹清嘉两人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一起跪谢皇恩。

  卫铎、妘灼灼一起赏赐了许多东西给寒月白:锦缎两百匹、各种玉器五十件、翡翠珍珠金银首饰十盒、金币五箱。

  妘灼灼吩咐秦姮备下酒宴。卫玦想到了个好理由,他马上叫住秦姮:“秦姮姑娘,寒姑娘师傅立有规矩,就是不准吃有翅膀之物,就像我们南安不吃白鹿一样。还请你告诉膳房一下。”

  “好的,奴婢记下了。”秦姮面带微笑离开。

  “怪不得今天宴席上见不到鸡肉鸭肉,”妘灼灼说,“原来睿王早打过招呼了,睿王对寒姑娘好细心啊。睿王今天晋封一品亲王,寒姑娘又封了神女官,干脆睿王明天就娶了寒姑娘,来个三喜临门。”

  “不着急,不着急,”卫玦含笑说,“我才刚刚回来,还有许多事情要先去做了,再去办与寒姑娘的事情。”

  寒月白把妘灼灼的话当成玩笑,以为卫玦会笑而不答,或另做解释,没想到卫玦回答的这么认真。她大感惊喜的同时,告诫自己也许卫玦不好意思在众人面前说推脱的话,是给她面子而已。

  对卫玦与寒月白的事情卫铎是乐见其成。尹清嘉皮笑肉不笑地扬了扬嘴角。

  芍华宫是卫铎专门为妘灼灼所建,因为妘灼灼喜欢芍药花所以取名芍华宫。妘灼灼是云燕国的公主,云燕自古出美女,她号称云燕第一美人,进宫十七年了,容貌还是一如往昔般美艳,所以长宠不衰。卫铎见了她之后便忘记了后宫其他女人的存在。尹涟漪与她是水火不容,尹涟漪咒骂她:红颜祸水、狐媚惑主、祸国殃民的妖女。母后失宠,卫玦自然也跟着厌恶起她。

  酒席罢,卫玦不想多待,便向杨忱使眼色,让他跟卫铎告退,杨忱装作没有看见。杨慎也不想多留,但是他和卫玦今天无事可做,卫铎是知道的,所以他们没有早退的理由。杨忱要值夜,所以都想让杨忱先告退,他们也可以告退了。架不住卫玦和杨慎不停地暗示。杨忱对卫铎说他今天要值夜,所以要早点走。接着,卫玦和杨慎也向卫铎告退了。

  出了芍华宫,穿过了珠榴巷也就离开了后宫。时至傍晚,万道霞光照射在各宫殿的琉璃屋顶上,上下俱是金光灿灿。

  寒月白和尹清嘉依旧是手挽着手亲热地走在前头,卫玦很是高兴,他没有想到醋坛子尹清嘉变得如此大度,他想尹清嘉之所以大度的原因,是为了报答寒月白救他的恩情。

  “天快黑了,我们走快些吧。”尹清嘉回过头来说。

  卫玦和杨慎加快了脚步,杨忱还是慢悠悠的。

  杨慎停下脚步,拉长了脸:“都离得这么远了,你还难舍难离的啊。别以为我没有看见你怀里的东西。”

  杨忱生气,不理睬杨慎,大步走到最前头去。

  “今天当着王爷王妃的面,”杨慎说,“我再说一遍,也是最后一遍,爹不在府里,我是长兄,长兄为父,你休想把秦姮娶进门!”

  杨忱大步走回到杨慎面前:“我也说最后一遍,别再说宫女配不上我之类的话,我不爱听。爹不在府,还有娘那,哪就你做主了!”

  “娘也不同意!”杨慎理直气壮,一字一句地蹦出口。

  “那是因为你的挑唆!”杨忱把头靠过去,气冲冲的,他和杨慎的鼻子几乎要碰到一起了。

  尹清嘉用力把他们分开:“忱弟,我说的话你肯定也不爱听,可是还得说,免得你犯糊涂。你堂堂侯门之后,鸮卫军统领。只要你想娶妻,翊城里的望族大家千金随便你挑。秦姮真的不合适。”

  杨忱一手叉在腰上,头歪着,气呼呼地说:“身份真的那么重要吗?!宫女怎么啦,我娶了她,她就是杨统领杨将军夫人了,不也成侯门贵妇了吗?”

  “这不一样,她出身低微怎么能成主母那。”后面几个字尹清嘉句说得特别重。

  旁边正好有几个宫女路过。“你们---”杨忱恼了,把话吞了下去,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芍华宫的宫女。”尹清嘉说。

  “忱弟真心喜欢娶了也无妨,可惜是芍华宫的。”卫玦说,

  “芍华宫的怎么啦?”寒月白问尹清嘉,“为什么芍华宫的宫女不能娶?”

  “这个说来话长,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尹清嘉说。

  “姨夫最近有消息吗?”卫玦边走边问杨慎。

  “没有,”杨慎摇摇头,“刚走的前几年还会写信回来,现在是了无音讯。”

  “姑父他离开有十四年了吧,”尹清嘉说,“我都快记不得他的长相了。他为什么一走不回啊?”

  “不知道,”杨慎叹了一口气,“当年他只是说出去散散心,没想到一走就是十四年,再过五天就是他五十大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