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寒月白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再立一功(一)

寒月白霜 花底一声莺 3089 2019.12.03 20:10

  “六皇兄来了!”八皇子卫瑜激动地喊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九曲桥上。卫璃第一个跑过去,卫瑜、四皇子卫玥、五皇子卫瑛紧随其后,其他皇子、女眷们也纷纷跟过去。心情经过一夜的平复,妘灼灼以为见到卫玦时能够坦然点,但当他出现时,她既生恨意,又心虚不安。卫铎喜眉笑目,对妘灼灼说:“爱妃,昨天朕真是比自己登基那天还开心。”

  “睿王他有神仙护佑,贵人相救,”妘灼灼逢迎道,“这真是好预兆,我们南安国必将长盛不衰。”

  “好啊,说的好。”卫铎放声大笑,笑声爽朗。

  妘灼灼朝九曲桥上睨了一眼,厌恶之情只有趁着卫铎不注意时才能释放出来。

  卫璃孔武有力,抱住卫玦,他的长臂像把卫玦箍住一样。

  “六皇弟啊!”卫璃演得声情并茂,“我对不起你啊,皇兄没有管好东海盟,让你受苦了。”

  “我一回来就听说大皇兄你亲到东海盟为我报仇,”卫玦表露的感激之情半真半假,“没有想到我在皇兄你心里如此厚重。想起以前对皇兄你那么不敬,真是惭愧。皇兄我快透不过气来了,你能放开吗?”

  卫璃放开卫玦:“我真是太高兴了。”

  卫玦的眼睛从每个兄弟的脸上慢慢地扫过去,真情意切:“我能再生为人,除了我的幸运之外,还靠大伙儿的期盼,是大伙儿真心的期盼,把我盼回来了。”

  “六皇弟啊,我们的捶丸赛还没有分出胜负那?”卫璃问,“什么时候一决胜负啊?”

  “过几天就可以啊。”卫玦说。

  卫璃的大手捏捏卫玦的上臂:“你刚回来,身子骨还弱,再修养些日子吧,日期再约。”

  “好,改天再约。”

  皇子们围住卫玦表达他们的喜悦和关切之情。卫瓒把其他皇子推开,非要挤到卫玦前面。女眷们围住尹清嘉和寒月白,她们纷纷恭喜尹清嘉,感谢寒月白。

  “妹妹真为你感到高兴。”太子妃尹清雪说。

  虽然已经知道卫玦怎么被救的,女眷们还是七嘴八舌地问寒月白救人经过,不吝溢美之词地夸赞她。寒月白第一次被这么多美人围住,第一次有这么多人一起赞美她,对于这些赞美之言她一边受用一边难为情。尹清嘉始终保持着微笑,尽力不往穆瑶菲那大肚子上看,可是不论她站在哪个位置,那凸起如箩的肚子总是闯入眼中。

  卫玦三人在众人的簇拥中走下九曲桥,卫铎和妘灼灼笑着迎上去,卫铎免了卫玦三人的跪拜礼,并令万泉开席。

  碧云阁内,皇室成员欢聚一堂。杯酒斟满,卫玦端杯站起,情深意切显露在脸上:“以前每逢聚会除父皇之外,我都是最后一个到的。今天我起来的特别早,想快点见到你们。我以为我不会再迟到了,果不其然我又是姗姗来迟,请大家见谅。我从地狱回到人间又见到了你们---我--”卫玦哽咽着说不出来。

  卫瓒站起来,挥舞双臂喊道:“我特别的开心。”

  原本泪目的众人哄堂大笑起来。笑声中卫铎站起来说:“睿王大难不死,让我们为他的幸运干杯!”

  所有人高举酒杯,高呼:“干杯!为睿王干杯!”

  碧云阁大厅是个大圆形,卫铎和妘灼灼坐在大厅上方的底台上。金刀卫统领马渡和万泉一起站在卫铎的左侧。皇室众成员分坐两边,呈弧形。寒月白被大厅正上方吊着大花球吸引了:这个大花球是七彩绫纱结成的,许多绫纱条从花球里延伸出来垂挂到二楼的栏杆上,从下往上望去好像是撑开的大花伞。大厅地上铺着羊毛织的地毯,地毯中间是朵巨大的牡丹花。寒月白东张西望,目光与妘灼灼的目光相遇了,她向妘灼灼报以礼节性的微笑,妘灼灼回以带着高傲神气的微笑。她惊叹,妘灼灼真是个大美人,美的能让厅里所有女人都黯然失色。她觉得到处乱看太冒失了,便低头吃起菜来,刚把一块羊肉塞进嘴里,卫瓒不合时宜地跟卫铎说他要出恭。

  卫瓒由芍花宫的小太监罗安带出去。万泉拍拍手,一群舞姬翩然入厅,伴着管弦丝竹声翩翩起舞。她们修长柔软的长臂舞动起红绫,时快时慢,上下翻飞,宛如一群蝴蝶嬉戏花间。寒月白正看得如痴如醉时,她的耳朵从悠扬的乐曲声中听出了不同的声音,不由地皱起眉头,侧耳倾听---随后,她蓦然站起来,惊愕道:“有人喊救命!有人掉水里了!”

  有人莫名地看着她,有人没听到她说什么,继续吃喝看跳舞。卫玦和尹清嘉坐在前面和卫璃夫妻面对面,他们最靠近卫铎。卫玦也没有听到寒月白说什么。

  寒月白跳过面前的桌子,跑出去时还撞到了一个舞姬。卫铎命令乐舞停止,问:“她这是怎么了?”

  杨忱坐在寒月白旁边,听见了,站起来说:“她说有人掉水里了。”

  “我好像也听见她这么说了一句。”卫瑜说。

  “莫名其妙,好好的,谁掉水里了,真是扫了皇上的雅兴!”妘灼灼说。

  杨慎离开他的席位:“不管是谁掉水里,杨忱我们去看看吧。”

  “不会是瓒儿吧!”卫玦露出慌张之色,“就他出去了。”

  杨忱、马渡先后往外冲,两阵风似的刮走。

  妘灼灼花容失色,嗫嚅说:“不可能,不会的,不会是瓒儿的。”

  卫铎大手一挥,吼道:“快去瞧瞧!”他自己迅速离席,冲下台阶。舞姬们慌忙向两旁退开。

  女眷们惊慌失措,皇子、王爷们离席往外跑,厅内顿时混乱起来,椅子、桌子、嘎啦嘎啦响,有几张桌子上的盘子和杯子掉了下来。

  卫瓒掉进锦鲤池中。罗安呼叫救命,可是他被吓坏了,嗓子这个时候偏偏和他作对,大不起声来。他想跑回碧云阁叫人,跑着跑着,腿肚子还抽筋了,连跑带爬。寒月白寻着声音跑去,见到了吓掉魂的罗安。罗安发抖的手指着对岸的一棵大柳树说,卫瓒就是从那个位置掉下去的。她踩着水面朝大柳树方向奔去,估计位置差不多了,便一头扎进水里,池水冰冷透骨,激得她皮肉紧缩。必须用最短的工夫找到卫瓒,水里太冷,她也坚持不了多久。

  寒月白撸起袖子,嘴里冒出泡泡,对凤羽鞭说:“师傅你帮个忙,救救这个小胖子。”

  凤羽鞭显出了凤凰尾羽的真形,像一条鱼一样往池底游。寒月白跟着游去。池里所有的锦鲤都朝寒月白这边游来。杨忱、马渡被这奇景震惊到了,他们跳进水里,可是都被锦鲤们给挡住了视线。锦鲤们是有意挡住他们的。

  卫瓒往下沉时不停地挣扎,水草缠住了他的腿,他拼命地蹬,靴子都蹬掉了一只。凤羽鞭在锦鲤的指引下找到他,找到他后,凤羽鞭变成鞭子回到寒月白的手腕上。锦鲤们挤在一起将卫瓒抬出水面,往岸边送。大家都涌到岸边,被这神奇的一幕震得瞠目结舌。妘灼灼极度受惊,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寒姑娘真的是太厉害了!”“寒姑娘是神女啊!”“太不可思议了!”众人不停地重复着这些赞美之言。卫璃也惊呆了,一言不发,他的双臂护住穆瑶菲的前后,不让人碰到她。穆瑶菲偏爱往前凑,她走一步卫璃就跟一步。对卫瓒,卫璃没有表露出担心之色,在他心里穆瑶菲比水里的卫瓒重要。兄弟能少一个是一个,儿子能多一个多一个。

  锦鲤们把卫瓒送到岸边,马渡先杨忱一步把卫瓒扛到肩上跑向碧云阁。卫铎冲万泉吼,叫太医!叫太医!寒月白游到了岸边,卫玦伸手把她拉上来。她冷得直哆嗦,发头和衣裳全都往下滴滴答答地淌水。卫玦脱下他的外衣袍,披到她身上,大声问女眷们:“哪个宫可以换身干衣服?”

  茜妃分开人群,大声说:“永嫔的如芳宫离这最近。”

  “那还不带寒姑娘去。”卫铎大声说。

  人群分成了两波:卫瑜、尹清嘉、茜妃和几个女眷带着寒月白去如芳宫。尹清雪让跟随她的太监把两个孩子送回正元宫,她跟着去了如芳宫。太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碧云阁救醒了卫瓒。马渡又抢在杨忱前头抱起卫瓒送往芍华宫。所有人都跟着去了。芍华宫里乌央央的全是人,卫铎下令让他们散了。穆瑶菲和妘灼灼关系最好,她本想留下多些献殷勤,卫铎最先让卫璃带她离开,说她身子不便,这么多人挤在一起怕伤到她。

  卫瓒出个恭怎么会掉进锦鲤池里,话就要从头说起。卫瓒如厕完之后没有回到大厅,而是从侧门出来,跑到外头去找白鹿了。开宴席之前,他就一直用树枝去敲打白鹿角,被妘灼灼呵斥了好几回。这下好了,所有人都在碧云阁里,他可以肆无忌惮地玩了。他不但拿树枝敲白鹿角,还揪它们的毛,罗安的劝说一点也没有用。一头白鹿终于被他激怒了,用角顶他,他吓得赶紧跑,他哪里跑地过白鹿,最后被白鹿一头顶进池里。他肉呼呼的身体,没扑腾几下,就沉下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