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寒月白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谜底解开(一)

寒月白霜 花底一声莺 2757 2019.11.15 16:06

  突然,山谷上方一声巨响,轰隆隆,有如打了个惊雷。谷里的鸟儿们吓得惊飞乍起,扑棱棱地乱飞,不断鸣叫。有些鸟儿飞起后又直冲下来,有些盘旋不定,鸣叫声、拍打翅膀声弥漫整个山谷;片片羽毛飘下,纷纷扬扬,骤然间山谷变得恐怖异常。

  “出什么事情了!”卫玦拔腿往木屋方向跑去,不详的感觉席卷全身。

  一声长啸响彻云霄,尖厉的仿佛能把耳朵炸开。卫玦捂住耳朵,抬起头,透过树枝间的空隙,只见一只巨鸟从头顶掠过。巨鸟投下一片暗影,带起一股强风,树摇叶落,他站都站不稳。

  “哪里飞来的大鸟!好美丽!”卫玦震惊了,心扑通扑通地跳。

  紧接着,猛烈的撞击声从山谷的另一头传来,地面震动。卫玦以为巨鸟是入侵者,担心寒月白师徒的安危,于是加快脚步,往木屋方向飞奔。

  黑蛇族入侵了。卫玦留在山谷影响了结界的力量,凤琝想赶走他,寒月白不同意,凤琝只好每天施一次法,以弥补结界被卫玦削弱的力量。连续两天下来,凤琝法力大减。凤琝也心存侥幸,觉得秋尽冬来,黑蛇们的血渐冷,肯定懒得动了,不会进攻的;两百年来黑蛇族对山谷发动了几十次攻击都被他击溃,所以今天他略松懈了。没有想到黑蛇族抓住难得的机会,不惜牺牲修为尚浅的小黑蛇们的性命,逼他们用身体直接往结界上冲。几百条黑蛇一起冲下,以鱼死网破之势,形成巨大的冲击力,把结界毁掉了,小黑蛇们也被结界烧成了灰。黑蛇族如瀑布般从悬崖上倾泻而下。

  群鸟为保护凤琝与黑蛇们激烈地战斗,整个山谷地动山摇,咆哮声、鸣叫声不绝。卫玦脚发软,气力用尽,边跑边跌跤。一只大雁被两条黑蛇追击,两条黑蛇有人的胳膊那么粗,大雁拼命地拍打翅膀,翅膀上流着血,忽高忽低,一头撞到卫玦身上,掉到地上。两条黑蛇扑上去,一条紧紧缠住大雁的身体和脖子;另一条猛地一口咬住大雁的头,一点点地往下吞。大雁垂死挣扎,拍打翅膀,扭动身体,两只脚丫乱蹬,想把头拔出来。他两手空空,惊惶无措,急得团团转,情急中然瞥见土里嵌着一块石头,他又是拔又是摇,终于将石头弄了出来。他举起石头狠狠砸向那条咬住大雁的黑蛇,砸中了它的尾巴。黑蛇把雁头吐了出来,疼得张嘴呲牙,转而攻击他。他后退时被一根断树枝绊倒,惊惧地大喊救命。寒月白人没到,凤羽鞭先到了,快如闪电一般,卷住黑蛇的七尺;她用力一扽,将黑蛇高高拉起,狠狠摔下,连续几下,黑蛇被摔死了,皮破血流。她挥鞭抽死了缠住大雁的黑蛇。可惜大雁已经死了,脖颈骨断为数截。

  “你师傅在哪里?”卫玦急忙问。

  “黑蛇族全来了,他们都在攻击我师傅。”寒月白面色惭愧,拖着卫玦边走边说,“我先带你到山洞里躲一躲。”(落凤谷还有一个山洞)

  此时,巨鸟又出现在空中,利爪上钩着一条黑蛇,这条黑蛇足有人腰那么粗,疯狂地挣扎扭动。巨鸟将黑蛇撕成两半扔下。下坠时,分成两截的黑蛇还在空中扭动。巨鸟尖叫一声,张开利爪,俯冲直下。

  “就是这只大鸟---这么漂亮---”卫玦兴奋地都结结巴巴了,不肯走,“他是哪儿来的---哪儿来的?山谷里没有见过。你肯定有事情瞒着我。”

  “等我们赶走黑蛇以后再跟你说。”寒月白不耐烦,硬扯着卫玦胳膊继续走。

  这时,很多鸟都朝他们这边逃来,好多都受伤了。密密麻麻,不计其数的黑蛇紧追在后。很多黑蛇蹿上空中,去咬鸟儿们,好几只白鹭和喜鹊的脚,被黑蛇咬住了。他们奋力地拍打翅膀,还是被黑蛇们拖到地上,翻滚扭打在一起。受伤飞不动的鸟儿掉下来,被黑蛇们围住咬死。一群喜鹊轮着俯冲下来,用尖嘴去啄黑蛇。寒月白挥鞭疾如风,被她抽中黑蛇都皮开肉绽,痛苦地扭曲抽搐。卫玦掰断树枝,用粗的一头去击打黑蛇。他不再心惊肉跳,愈战越勇,双臂充满力量,想象自己与人进行捶丸比赛。

  巨鸟冲下来抓瞎了一条黑蛇的眼睛,黑蛇乱滚乱扭,血从眼窝里涌出来,头朝树上猛撞,痛苦万分。其他黑蛇丝毫没有被同伴的惨状吓退,他们无休无止地攻击巨鸟。面对群蛇密集的攻势,巨鸟盘旋在空中,稍作喘息。巨鸟扇出的风刮得树林像麦浪一样起伏,树叶纷飞,果子落满地。群蛇发狂般地冲他咆哮、嘶叫。巨鸟再次俯冲下去。群蛇早有准备,趁巨鸟将到未到之时,全部跳蹿上去,狠狠咬住了他。有的咬住了巨鸟的下腹部,有的咬住了翅膀,巨鸟身上挂满了黑蛇。巨鸟死命地翻滚,拍打,想把黑蛇们甩掉。巨鸟凄厉尖叫,着带黑蛇们一飞冲天。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巨鸟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头冲下,急速下坠;咬住他的黑蛇们也纷纷掉下去。地上的群蛇高兴地发狂,像要得胜似的摇摆着身体,等待巨鸟掉下。见到巨鸟往下掉,寒月白顾不上卫玦,纵身飞离,去救巨鸟。卫玦追着她,飞快地穿梭于树林间。

  下坠中,巨鸟突然变身成凤琝,似一道银色的流星。他右手紧握凤翎刀冲到蛇群中间,银色光芒炸开,修为浅的小黑蛇被震飞到空中。他挥舞凤翎刀,刀锋过处,小黑蛇断成两截,大黑蛇皮开肉绽,血肉四溅。黑蛇们惊惧了,他们汇聚到最大的一条最大的黑蛇身边,张开嘴巴,吐出一颗颗紫色的珠子;所有小紫色珠子迅速聚拢,凝结的紫珠子硕大如盆。大黑蛇张嘴咆哮,一股黑色的气体喷出,黑气经过紫珠,化成无数只紫黑色冰锥。冰锥一起朝凤琝射去。凤琝挥刀抵挡。凤翎刀与紫黑冰锥碰撞,碎片四溅。寒月白赶到了。她把凤羽鞭转得像个漩涡,搅碎射进来的冰锥。卫玦也赶到了。他抱着一棵银杏树,咽着唾沫,气喘吁吁。这个时候,天空传来某种猛禽的鸣叫声。卫玦抬头望,一大群金雕正朝他们这边飞来。

  金雕们攻势凶猛。有了金雕的助攻,凤琝和寒月白士气大增。黑蛇族胆怯了,开始撤退,沿着崖壁往上游动。山谷里落满了各种形状的羽毛,鸟和黑蛇的尸体遍布林间草地;有些黑蛇和鸟的缠绕在一起;树倒花残,草皮都被黑蛇整片掀起,露出土壤。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带有血腥味的沉重感。黑蛇逃光之后,金雕群随后飞走。

  “那只大鸟在哪里?”卫玦问寒月白。

  寒月白犹豫地看着凤琝,不知道如何说,想着怎么骗过卫玦。

  “大鸟,大鸟飞---”寒月白吞吞吐吐。

  凤鸣脸若冰雕,右手一松,凤翎刀消失了,然后,往上一纵,陡然变身为巨鸟,身体大如船,羽毛五彩绚丽,光彩夺目,长长的尾羽迤逦飘逸,如美人的长裙。凤琝用力一扇,一阵强风把卫玦和寒月白俩吹倒了。卫玦死死地盯着凤琝,激动地无以言表。在空中,凤琝再次变为人身,继续飞。卫玦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久久回不过神来。

  “师傅为什么要让他看到自己的真身,”寒月白嘀咕道,“师傅想要干什么。”

  卫玦眼睛还望着天空,激动万分:“大鸟居然是你师傅!”

  “什么大鸟,大鸟,我师傅是凤凰!”寒月白说。

  “凤凰!你师傅是凤凰!”卫玦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惊愕不已,“难道这里是落凤谷!”

  寒月白没说话,默认了。

  “我小时候听过这么一个传说,”卫玦情绪激动,手舞足蹈,异常亢奋,“说有一只凤凰从天上掉下来,掉到了云州的一座山谷里,再也没有出来过,传说是摔死了。很多人进山去找,说是吃了凤凰的肉就能百病不生,羽毛能让人容颜不老。可是进去的人都没有出来过。原来传说是真的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