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寒月白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落凤谷之谜 (二)

寒月白霜 花底一声莺 2585 2019.11.22 09:26

  寒月白离开时叫卫玦生起火等着,这样她抓到鱼,洗干净回来就可以烤了。他自信满满地答应下来,真到动手时,却不如何应付了。他不知道烤鱼该用多少柴火,就把屋外堆着的一大堆树枝全搬进屋,一股脑儿往火塘上堆,心想烤鱼嘛火肯定越旺越好。他从架子上拿下打火石,学着她的样子,敲敲打打,终于点着火了。可树枝压得太实,火旺不起来,尽冒黑烟,呛得他直咳嗽,流眼泪。他只得跑到屋外去。

  卫玦回头瞥了一眼冒烟的柴堆:“我可不要进去了,等他回来再弄吧。”

  他往草地上一坐,晒起了太阳。阳光柔柔。他不由地躺下了,双手枕在头下,不久就犯起迷糊,睡意涌来。

  木屋四周的白鹭、喜鹊、麻雀突然乱鸣乱叫起来,乌泱泱地飞到他头上。白鹭叫得最凶,有几只还冲下来啄他。他惊醒了,慌乱驱赶群鸟时才发现木屋着火了。黑烟从从窗户里冒出来。他慌了神,手足无措,想冲进去救火,又没有勇气。他舀起水缸里的水,想灭火,又怕火焰燎到自己,离着远远地往门里泼,泼出去的水,根本浇不到火焰上。

  紧急时刻,空中飞来一个人,翩然落地,对屋子吹了一口带雾水的冷气,火瞬间熄灭。寒月白急匆匆地跑回来。她的耳朵异于常人,特别灵敏,鸟一惊叫她就知道出事情了。

  “让你生个火,你却把房子给烧了。”寒月白大发雷霆,“你连生个火都不会啊!你没有做过饭吗?!你是不是只会吃?!”

  “对不起,我以为火不会旺了,没有想到会烧这么大。”卫玦弯腰低头,拱手作揖,“都怪我,我会赔你一间新的房子,比这还好。小弟你别生气,别生气。”

  寒月白从屋里拿出了背篓和羊毛毯子。背篓、羊毛毯子离火塘远,毯子叠起来,放在草席的最里面,所以这两样东西基本完好。

  “富贵人家的子弟怎么会干粗活,”寒月白责备道,“我也是,叫你生什么火啊,这下好了,晚上睡哪里!”

  “对不起,对不起。”卫玦赔笑脸,“我给你们修好。”

  “你会修吗?火都不会生,还会修房子!”寒月白嘲弄道。

  “我到外面去请人来修。”卫玦抬腿要走,却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去,先往右边走了几步,又往左边走,没头没脑的。

  “有蛇啊。”寒月白喊。

  卫玦不敢走了,挠挠脑门,很是难堪。

  “屋子烧了是小事情,你惊扰了我师傅的清修。”寒月白语气没那么凶了。

  天上飞来的灭火人就是寒月白的师傅,凤琝。卫玦因为慌张而没有注意到。凤琝身型修长挺拔,长发到腰,一双丹凤眼,皮白肉细。卫玦惊奇:原来以为寒月白的师傅是个白胡子老头,哪里想到是个绝美的男子,可惜美男子的眉间有一块凹下去的疤痕。

  “原来是月白小弟的师傅,”卫玦拱手鞠躬赔礼道,“失敬,失敬。你们救了我,救命之恩没报,倒先给你们惹祸了,惭愧,惭愧。”

  凤琝没有吭声,抬起下巴,眼神冰冷而犀利,卫玦顿感畏惧。

  “我的清修早被他打乱了。”凤琝对寒月白说,声音充满阳刚之气,“他掉下来时破坏了结界,这两天我一直在忙着补救。”

  “结界怎么会被他弄破?他怎么有能力破掉您的结界?!”寒月白吃惊地问。

  “他没有弄破整个结界,只被他砸破了一块,我已经补好了。他掉下时身体外有一团强悍的气团保护着。”凤琝双眸里闪着寒光,问:“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到这里来的?”

  对于凤琝所讲的话,卫玦感到惊疑,他把对寒月白讲得遇险经过又对凤琝讲了一遍。凤琝对他的遭遇,即不惊讶也不同情,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的起伏变化。

  “你姓卫又是个使臣,”凤琝问,“南安的皇族就姓卫,你是皇族的人?”

  卫玦觉得凤琝不像寒月白那么好糊弄,只好说:“我是南安皇族后裔,我的爷爷是一位皇子。”

  “难怪了。”凤琝口气淡漠,正眼细瞧了卫玦一眼。

  “月白,他留在着会使结界变弱,你送他出谷去。”

  “他伤还没有好,山里黑蛇还挺活分的,他出去肯定会被吃掉。”

  “我不考虑这些。”

  “他要是被黑蛇吃掉,我不是白救他啦。”

  “我借凤翎刀给他用。”

  寒月白只有到凤琝下巴边高,踮起脚尖,小声说,“师傅,很快要入冬了,你在忍几天。结界是您设下的,要是变弱了,您就再加强。”

  “你不送是吧?我把他扔上去。”凤琝甩了下袖子。

  “你扔,你扔好了!”寒月白气愤地喊,“扔了可惜,你还是吃掉吧!”

  寒月白扭头往林子里跑。卫玦不敢单独与凤琝相处,便跟她一起跑。

  “你师傅让我走,我就走吧,”卫玦追上寒月白说,“我运气好,不会被黑蛇吃掉的,你只要送我上去就行。”

  寒月白蹲下来,捡了脚边的一根树枝,往地上戳,说:“我不会送你上去,自己掉下来,自己爬上去。”

  “请问你师傅说的结界是什么啊?我怎么没有见到过。”

  寒月白指指天空:“结界是我师傅设下防止黑蛇进山谷的,你是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当然看不见。就在你掉下来那天,我出去过,那些蛇懒洋洋的,一点劲儿也没有。没力气进山谷的,师傅太过操心了。”

  “你师傅干嘛要住在黑蛇环绕的山谷里,还得设下结界防着他们?”

  “这个嘛---以后再和你说。”

  卫玦向寒月白鞠了一躬:“对不起,给你添烦恼了。你若想来翊城可以到睿王府找我。我会很高兴的,保重。”

  寒月白一下子蹦起来拉住他:“你还真想爬上去啊!我救了你的命,你就得听我的话。就在谷里呆到冬天。”

  一个下午他们俩留在树林子里。卫玦没吃午饭,寒月白上树摘苹果、杏子给他吃,他问她是怎么来到山谷的。她说,她也是从悬崖上掉下来的。凤琝收养了她。

  “收养?”卫玦问,“你几岁掉下来的?”

  “尚在襁褓之中。”

  “你现在多大啊?”

  “十七。”

  “看你师傅的样子很年轻啊,应该三十不到,”卫玦诧异地问:“难道他十岁就开始在山谷里修炼了?!”

  “嗯---这个---”寒月白敲了下脑袋,嘀咕道:“我这嘴怎么比脑子快哪。”

  “你师傅是三十不到吧?”卫玦继续追问。

  “我---师傅不同于一般人,”寒月白伸出手,叉开手指头,“他---其实有五十了。”

  卫玦刚咬了一口的苹果从嘴巴里掉出来:“什么?!他已经五十啦!他修的是什么神功啊,可以永保青春!”

  寒月白拿起一个杏子,整个塞进嘴里,含糊地说:“我也---我也不知道,他没教我练过。”

  卫玦很兴奋,搂住寒月白的肩膀,开心地说:“不用瞒着我了,你师傅肯定是仙人,仙人肯定傲慢、怪脾气。”

  寒月白发窘,有些喜欢有点害怕,推开他不是,不推开也不是。这时,下起了小雨,寒月白正好可以抽身起来,站到一棵樟树下躲雨。

  尽管胳膊还疼,但是卫玦坚持用衣袖挡在寒月白头顶上,说:“你回去吧,不要陪我淋雨。”

  “是你陪我淋雨,第一次有人陪我淋雨。”寒月白咯咯地笑起来。

  凤琝突然出现在樟树旁:“你不打算回来了吗?”

  寒月白心里窃喜:“回啊,当然回,但不想一个人回。”

  凤琝转身走了:“雨要下大了,淋病了我可不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