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寒月白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6 捶丸比赛 (一)

寒月白霜 花底一声莺 2490 2019.12.23 16:59

  出使之前,卫玦和卫璃进行了捶丸比赛,他们输赢各一场。碧云阁聚宴时没有约定日期,政务繁忙,后来尹络又出事情,卫玦无心与卫璃进行比赛。几天前,卫璃忽然派人送来了比赛函,他才猛然想起还有这件事情。比赛函里写着十五天后举行比赛,老规矩三局两胜制。落凤谷回来后,卫玦只带着寒月白玩了几次,没有正式的训练,要比赛只怕有些勉强。卫玦想卫璃虽然也忙,但肯定比他练习的多。

  第二天,卫玦就约上杨忱开始训练了。睿王府里就有训练场,比正式比赛的场地小了许多,没有观众席。上次比赛,卫玦和杨忱是主攻,樊立、单敬亭、林年(王府里一亲兵)是护球手,再加上一个守门人。每次训练寒月白都会到场,她恨不得自己能上场。尹清嘉每次也去,但是坚持不了多久,她对绣花更感兴趣。由于只是练习,卫玦他们没有带上护具。卫玦从府中亲兵里挑出最厉害的十几个人分成两组,轮流和他们比赛,以此提高球技。

  男子捶丸可是相当激烈的,为了阻挡对方进球,比赛双方在身体上产生不可避免地碰撞;相互之间会用胸、肩、臀,进行撞击,也只能用这三个部位进行撞击。捶杖只能用来击球,手只能用来握住捶杖,脚只能用来跑。如果违规,将会受到重罚。

  宫里传出圣旨说,比赛当天卫铎和妘灼灼将会亲临赛场观看。卫玦他们训练地更加刻苦了。许多爱慕杨忱的贵族小姐们都来王府观看他们的训练,尹清嘉陪着她们一处。寒月白和白蒹葭她们一处。后来那支荹花也来了。贵族小姐们给杨忱加油,呐喊,挥舞手帕,激动的已经把训练当成比赛了。她们有肥有瘦,有长相一般的,也有姿色尚佳的。

  虽然被解除了大统领的职务,但是杨忱在贵族小姐们心中的地位不可撼动,依然叫他将军。小姐们看着他英俊的外貌就足够疯狂了。只是他上街巡逻,英姿飒爽的身影一出现,就有女子们尾随着他,有女子向他抛媚眼,抛鲜花,抛水果,搞得他好不烦恼。有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头盔上卡着一朵花,士兵们也坏,捂住嘴笑,不告诉他;回鸮卫营就成了其他将领调笑的对象。

  “大统领头上的花又变了哎。”

  杨忱赶忙取下头盔,头盔上什么也没有。

  杨忱原来的头盔的是没有面罩的,为了挡住脸,他重新定制了一顶可以挡住眼睛以下的头盔。平时骑马出门还戴了面罩。

  一场训练结束,卫玦他们大汗淋漓。那支荹花抢先拿出她的手帕给卫玦擦额头上的汗,阿朵给卫玦献茶,他欣然接受,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寒月白和尹清嘉的脸同时耷了下来,都瞪着他,同仇敌忾。卫玦也察觉到了她们不悦的目光。他拿过那支荹花手上的手帕说:“我自己来。”

  有样学样,贵族小姐们一拥而上拿出手帕,争着给杨忱擦汗,抢给他送茶。他被围在脂粉堆里,推开这个,那个的手马上伸过来。他喊着不用了!不用了!他忙坏了,乱挥舞着双手,活像个落水的人。

  卫玦他们怀着善意,幸灾乐祸地看着杨忱。杨忱冲出脂粉圈,衣服上全是茶水渍、头发上粘着茶叶。贵族小姐们紧追不舍。其中一个胖到没有脖子的小姐喊道:“杨将军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所有人笑得前仰后合,跟着起哄。樊立笑得直不起腰,喊道:“杨将军,还得训练那!”

  杨忱跑得很快,那些贵族小姐们根本追不上他。她们以为杨忱跑掉了也不再追,各自回家去了。其实杨忱跃到房顶上去了,她们散了之后,他才下来,又回到捶丸场,并吩咐尹清嘉明天不许她们进王府。

  “不可能,不让她们进门,岂不是把她们都得罪了。你再忍几天吧。”尹清嘉说,“姐姐我都不知道要忍多久。这个公主更不好对付。”

  “为什么要对付?她们都只想嫁给卫玦而已。嘉姐姐你是吃醋了吧。还是以和为贵的好。”杨忱声音变小,“将来他当了皇帝,六宫粉黛三千,你的醋吃的过来吗。你天天吃嫔妃们的醋也不像话啊。”

  “臭小子,我跟你诉苦你却教训起我来了。”尹清嘉瞪起了眼睛。

  “现在还可以教训,等将来你母仪天下了,微臣怎么敢教训啊。”杨忱贴着尹清嘉的耳边说完,就跑了。

  尹清嘉笑着骂道:“臭小子。”

  杨忱带来的一场闹剧给枯燥的训练带来不少欢乐,大家轻松了不少。

  训练继续。尹清嘉看了一会儿,走到寒月白边上坐下:“妹妹啊,你觉得荹花公主怎么样?”

  “很好啊,大国公主,美丽大方。”

  “我也这么觉得。”

  “昨天王爷又到驿馆去了。”尹清嘉补了一句。

  寒月白面无表情,眼角的余光瞥向那支荹花。

  “她头天登门就送来重礼,北由珍贵的药材,有什么人参、鹿茸、肉苁蓉,”尹清嘉扒着手指头,如数家珍一样,“都是给王爷补身体的。”

  方菊竹开始配合尹清嘉,低头害羞地说:“肉苁蓉是补肾壮阳的,对男子那方面特别好。王妃您说这公主安的什么心。”

  尹清嘉笑笑。

  “她还送给王妃一件金珍珠云肩,”方菊竹走到寒月白身边说,“那金光闪闪的,看的人都睁不开眼。她还亲手给王妃披上。一口一个王妃,叫得亲热。”

  “其实,王府里多几个姐妹陪伴王爷也是好事情。”尹清嘉继续加油添醋,“不过人家毕竟是公主,身份高贵,就算是侧妃,享受的待遇也会在你之上的。进宫见父皇,祭祀祖先都站在你前头,妹妹你心里要有个准备。”

  寒月白在椅子上挪来挪去,望向那支荹花的眼神里带着敌意。

  “好,”卫玦拍拍手,“今天训练就到这里吧,大家都辛苦了,明天继续练习。”

  这次寒月白的动作比那支荹花快,她端起茶盏小跑着来到卫玦旁边:“喝茶。”

  卫玦接过茶盏来喝,寒月白用手帕擦他额头上的汗,这是来翊城之后第一次给他擦汗。

  那支荹花也来了,手里端着茶盏:“王爷喝茶。”

  “我已经喝过了。”卫玦笑着说。

  “再喝一盏也无妨的。”那支荹花把茶盏伸过去。

  “王爷已经喝过了,口已经不渴了,”寒月白把那支荹花手里的茶盏拿过来,放到白蒹葭端的托盘上,“他喝了我这一茶盏就够了。”

  那支荹花心生怒火,但脸面上不动声色:“我这茶可与你的不一样,你那是南安的茶,我这是北由带来的茶,”那支荹花又把茶盏端过来,“这是我皇兄最爱喝的祁红茶,泡茶的水我是从北由带来的,是太阳湖里的水哦,专门为王爷带来的。”

  “这么老远带来的水老早臭了。”白蒹葭说。

  “我放了金珍珠在水里,金珍珠能让浑水变清,臭水变香。”那支荹花骄傲地介绍。

  “怪不得味道与众不同呢。”卫玦接过来,一口喝完。

  寒月白两眼简直要喷火。

  除了尹清嘉在看好戏,杨忱和樊立也在看热闹。

  “这就是男人的烦恼。”杨忱两手搭在捶杖头上。

  “我也想有这样的烦恼啊,被天仙似的女子们围绕着。”樊立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