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寒月白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赌坊命案 (二)

寒月白霜 花底一声莺 2336 2019.12.13 16:28

  寒月白赶回王府,尹清嘉撒谎说,妘灼灼等不及先回宫了,真是不巧人刚刚走。让妘灼灼白等一场,寒月白心里过意不去,准备明天进宫向妘灼灼致歉。

  “不用去了,”尹清嘉说,“妘贵妃不是小气的人。”

  寒月白回了涟漪小筑。

  单小七赶到了睿王府,跑的大汗淋漓,都快断气了。他喘啊喘啊,喘的尹清嘉姐妹俩都不耐烦了。

  “小畜生,说完话再憋死!”尹清嘉骂道。

  “快说话啊,是不是大公子在外边又闯祸了?!”尹清雪问。

  “大---大公子---在赌坊---弄死了一个人!把人推下楼了!”单小七上气不接下气。

  姐妹俩露出气恼的神色,她们以为尹络只是把普通人推下了楼。因为之前尹络有过一次人命案。他在酒馆里喝多了,用酒壶砸死了店家,尹家花重金摆平了。

  “他是没有什么指望了!”尹清雪哀叹道。

  “对方要多少银子?”尹清嘉问。

  “大公子已经被翊城府衙给抓走了。”单小七喘匀了气说,“死的人叫梁实,他家是平州的豪门世族,他爹是平州太守梁鑫,他哥哥是朔州将军梁贇,姐姐---姐姐就是茜妃。”

  姐妹俩感觉天旋地转,都站不稳了。

  尹清嘉瘫坐到椅子上,手脚都软了:“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这祸闯大了,这不是用银子能摆平的啊!这可这么办啊!”

  尹清雪绞着手,急得团团转,对方菊竹说:“快派人去通知王爷和我爹!”

  “哎---”方菊竹跑出去。

  “公子与梁实怎么会打起来那?!”尹清雪问。

  单小七把尹络和梁实起冲突的过程讲与姐妹俩听。

  “这梁实真是个霸道的坏种!”尹清雪骂道。

  “其实他们早就结怨了,去年在芙蓉楼,他们抢为一个叫绿腰的姑娘就差点打起来。”单小七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

  “梁家的实力不可小觑,茜妃可是父皇的新宠,在宫里的地位仅次于妘灼灼。”尹清嘉唉声叹气,“今天又把妘---给得罪了,她要是知道了,一定会落井下石。”

  “无论怎样,”尹清雪用哭腔说,“就算发配千里到边关去都没有关系,只要能保住大哥的命,我们得赶紧想办法。”

  一个时辰不到,卫玦就赶回来了,比平常快了许多。他一回来,尹清嘉姐妹有了主心骨,能安生地坐会儿了。

  单小七把事情经过又对卫玦讲了一遍。

  “他不是好久没有去赌了吗,怎么今天又去了?不是待在王府里好好的吗?!”卫玦气得团团转,阴沉着脸问尹清嘉。

  尹清嘉难以启齿,她把单小七和所有侍女,以及方菊竹她们全都打发走了后,才对卫玦说出尹珞冒犯妘灼灼的事情,卫玦听后差点没气晕过去。

  “舅舅一世英名都被他给毁了!”卫玦用拳头捶着脑门。

  尹清嘉和尹清雪紧挨着坐在一起,头靠着头,抽抽噎噎地哭。

  “我哥这人虽一无是处,放浪不羁,”尹清嘉哭着说,“但从不主动招惹别人,是那梁实故意挑衅在先,恶言恶语地激怒我了哥,我哥才与他打斗起来。”

  尹清雪用手绢抹着泪说:“是啊,那梁实要是不挡住门就没有这回事了。打起来拳脚无眼,大哥是无意的。”

  姐妹俩越为尹珞辩护卫玦就越生气,涨红了脸:“他把人推下去了,就算他是无意,众目睽睽之下,百口莫辩。杀人就是杀人了,找这么多理由有什么用。”

  “我们一起进宫找父皇,跟父皇求求情,免他一死吧。”尹清嘉说。

  “胡说什么!”卫玦大发雷霆,“我们是理亏的一方,躲起来还来不及呢,怎么还有脸去跟父皇求情!”

  尹清嘉暴跳起来,走到卫玦身边,扯住他的袖子,怒问:“那你是不管了是吧?!你想大义灭亲对吧?!你觉得他丢人,让你脸上无光。一直以来你就瞧不上他!”

  卫玦的外衣被尹清嘉扯到了肩膀下面。他抓住领子往上扯了扯,恼地很:“我说不管了吗?不管他我急急忙忙赶回来干嘛!”

  尹清雪把尹清嘉拉了回去,劝道:“清嘉你别激动,卫玦他总不能跑到翊城府让他们放人吧,我们从长计议,办法总是有的。”

  “你们不进宫我一人进宫!”

  尹清嘉没走几步就被卫玦给扯了回来:“用你的脑子想一想!梁贇是朔州将军,朔州离翊城只有咫尺之遥。梁贇是从虎旗军里出来的,很有才干。父皇把他的妹妹封为妃,一是收拢他的心,二是为了让他有所顾虑。父皇他不但要顾及茜妃、梁家,还要摆出公正廉明的态度给大皇兄看。我们跟父皇求情就是为难父皇。”

  经卫玦这么一说,尹清嘉放弃了进宫的冲动想法。

  尹清嘉的母亲早亡,尹望续了三房,不过在尹涟漪的压力下,他没有扶正任何一房。尹望忙于军务无暇顾及尹珞三兄妹。尹珞及其疼爱两个妹妹,尹望的妾室对她们姐妹大声说话都不敢。尹望要给尹珞娶亲时,尹珞说只要两个妹妹喜欢谁,他就娶谁。

  在姐妹俩的请求之下,卫玦带她们去了翊城府牢。翊城府太府合俊(其他府的最高长官称太守,由于翊城是帝都所以最高长官称太府)亲自领着他们去了监牢。隔着栅栏,三兄妹的手紧握在一起,直哭得说不出话来。尹珞面无血色,半天光景就变得憔悴不堪,老了好多岁。

  平静下来后,尹珞对卫玦说:“我真不是故意推他下去,我只是想掐他,给他点苦头吃,他怎么就掉下去了。当时好像有人在背后推了我一把,真的,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信信信,一定信。”尹清嘉急忙说。

  合俊领着卫玦去看了梁实的尸体,梁实的致命伤在头部,头骨碎裂了。金山赌坊里所有的目击人都说尹珞下手狠毒,是故意将梁实推下楼,报案人赌坊坊主黄越也这么说。梁实仆人的证词是:梁实与尹珞早有矛盾,尹珞怀恨在心,这次是痛下杀手。在这些证言之下,尹珞的话,犹如清风过耳,无足轻重。

  弟弟被尹珞杀了,茜妃来到永昶宫,对着卫铎哭天抹泪,痛不欲生。她没有讲一句让尹珞偿命的话,说她留梁实住在翊城是让他见世面,长能耐的,没有想到梁实不懂事居然去赌博,是她没有教育好,这叫她怎么向家人交代。她担心父母承受不住打击,都是她害了梁实,不叫他来就好了。卫铎也是老奸巨猾,他除了安慰茜妃,也没有表明态度,只是说,翊城府会查明真相,给你弟弟一个公道。他下了口谕:命卫玦、尹望一起进宫。

  尹望见到了尹清嘉派出报信的仆人,听完仆人讲述完事情经过后,他雷霆震怒,说了气话,说他不回去,就让尹珞偿命好了。天黑时,卫铎派去的人到了西林大营,尹望才往翊城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