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寒月白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公主来访 (一)

寒月白霜 花底一声莺 2699 2019.12.19 17:46

  在宫里,卫玦偶然听礼部的官员说,北由国的那支荹花公主来了,中午到的,已经住进了驿馆。卫玦很是讶异,难道她是为了当时他一句客套的邀请而来?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有朋自远方来,好好招待吧。人家中午刚到,就让她好好歇息下,明天再去拜访她,他这样决定好了,处理完政务,也无其他要紧的事情,他就回王府了。回到王府,去了趟小筑,寒月白和白蒹葭看捶丸比赛去了还没有回来,他便回书房看书去。

  虽然厌恶长途跋涉,但却爱看游记类的书,自己懒得动,就看看人家去了哪儿,各地的风物如何。他手上翻的《山川志》是南安有名的旅行家范成写的游记。他刚翻了几页,就有仆人进来禀告:北由国的那支荹花公主来了。

  贵客到了,卫玦让仆人去禀告尹清嘉,让她和他一起去迎接。

  卫玦边走边对尹清嘉讲述,他是如何和那支荹花结识的。尹清嘉听完,感觉不妙,一个更强大的敌人来了。

  那支荹花早已下了马车,等候着。嬷嬷满雅、侍女阿朵站立在她身后。

  一脚跨出门槛,卫玦就抬手作揖,满脸笑容:“贵客,稀客,荹花公主,久违了!“

  尹清嘉含笑站在一旁。那支荹花向卫玦行了北由礼,说:“我来的突然,还请见谅,”然后她看着尹清嘉说,”这位美人一定是睿王妃吧。”

  尹清嘉听了美人二字好不受用,笑颜如花:“荹花公主快里面请。”

  跟那支荹花来的侍女们从马车上搬下来四个箱子,跟在后面进了王府。

  那支荹花落坐,尹清嘉接过侍女端上来的茶,捧给那支荹花,那支荹花起身,双手接住:“王妃亲自端茶,真是不敢当啊。”

  “荹花公主什么时候到的翊城?”尹清嘉问。

  “中午到的。”

  “中午才到,公主您应该好好歇息才是啊。”尹清嘉斜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卫玦。

  “我在北由听说睿王爷出事了,真是不敢相信睿王爷会遭遇不测。后来又听说王爷他获救了,我真是太高兴了,太阳神保佑啊!”那支荹花低头,双手交叉胸前,很是虔诚,“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乌里布,前些日子就突然冒出来要出来走走的想法,所以就一路南下,来到了翊城。睿王爷,我们是朋友吗?”(乌里布北由帝都)

  “当然是啦。”卫玦说。

  “您是我在南安唯一的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所以我迫不及待地来看望你了。”

  “多谢公主惦念。”卫玦颔首。

  “睿王爷你的故事,在北由传的很神奇。我很想听听原版啊.”

  “那里是什么神奇的故事,简直是糟糕透顶----”时隔四个多月卫玦又一次讲起了他那惊心动魄,死里逃生的故事。

  “原来如此,救你的那个姑娘在哪儿?“那支荹花问。

  “出去玩去了。”尹清嘉说。

  “好像见见那位勇敢的寒姑娘。”说完,那支荹花站起来,示意捧着盒子的侍女上前,她亲手打开盒子,第一个盒子里面是鹿茸,第二个盒子里面是人参,第三个盒子里面是肉苁蓉。

  “这些都是北由特产的药材,给睿王爷补补身体。”那支荹花说。

  卫玦表示感谢。

  然后她打开第四个盒子,第四个盒子比较扁,盒子一打开,光芒四射。

  卫玦和尹清嘉不禁朝盒子走过去。

  “这是太阳湖的金珍珠,我让工匠做了件云肩,送给睿王妃。”那支荹花介绍道。

  金珍珠闪烁着如同太阳一样的光芒,每颗金珍珠就如同一个小太阳。尹清嘉是见过奇珍异宝的,她也听说过太阳湖的金珍珠,以为和普通的珍珠无异,就是颜色是金色的罢了。此刻,她瞪大了眼睛,张口结舌,想象自己穿上云肩的样子,万众瞩目,妘灼灼都被她比下去了。卫玦和她一样的表情。

  “荹花公主,这么贵重的礼物,无功不受禄,”尹清嘉的目光牢牢地被金珍珠云肩吸引住了,“我怎么好意思收下。”

  那支荹花取出云肩,亲手给尹清嘉披上:“稀世珍宝配美人,才更显珍贵。”

  “王妃你太美了!您是南安国最美的人!”方菊竹双手握在一起,赞叹道。

  王府里其他侍女也同方菊竹一样感叹,纷纷赞美尹清嘉。

  尹清嘉披上金珍珠云肩,整个人金光璀璨,熠熠生辉,仿佛是仙女下凡。

  “美,真是美!”卫玦赞叹道,“荹花公主,上次我收了你的龙晶铁短刀,还没回赠礼物,这次你又送来金珍珠云肩,这些都是北由的稀世之宝,我都想不好用什么回赠了。”

  “王爷不一定要用什么奇珍异宝作为回赠的。”那支荹花对卫玦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那支荹花这句话戳进尹清嘉敏感的心里,她解下金珍珠云肩放进盒子里,回椅子坐下,脸上依然带笑:“荹花公主请坐,您准备在翊城玩多久啊?”

  那支荹花坐下,用开玩笑的口吻说,“归期未有期,也许就在翊城待上一辈子呢。”

  “真没想到荹花公主生在北由却如此热爱南安,”尹清嘉亲热地抚摸了下那支荹花的手背,“从今天开始我要好好留意,为你寻个好婆家,你就可以安心地一辈子留在南安。”

  “婆家是什么?”那支荹花问尹清嘉,又瞧瞧卫玦。

  “婆家在我们南安的意思就是给你寻个好丈夫,把你嫁出去,这样你就永远留在翊城了。”尹清嘉对着卫玦笑,“是吧王爷。”

  卫玦不知道两个女人之间已经刀来剑往。老实回答道:“是的,荹花公主在翊城人生地不熟,如果需要帮助尽管开口。”

  “多谢睿王爷。寒姑娘怎么还不回来。”那支荹花朝外望望。

  “公主留下来一起用晚饭吧,“卫玦说,”等会儿她就回来了。”

  那支荹花本想留下,可是身体不争气,在卫玦说话就觉得头晕,她只好说:“上午一路颠簸,害得我没睡好,现在感觉困倦,”她站起来,“我想回驿馆休息下。”

  卫玦和尹清嘉也站起身,卫玦说:“马车上是无法安稳睡觉的。身体要紧,公主你要好好休息,这样才能玩得尽兴。”

  卫玦和尹清嘉把那支荹花送到门外,正巧寒月白回来了,她和白蒹葭边走边咯咯笑,讨论捶丸比赛的事,很是快活。

  “月白,来见见荹花公主。”卫玦大声说。

  眼前这个身着华丽异域装束的公主,一下子把寒月白吸引了,她目光一直驻留在那支荹花的衣裙上,走上前。

  “这位就是寒月白姑娘。”卫玦给她们俩相互介绍,“这位是北由来的那支荹花公主。”

  她们互相行各自国家的礼仪。

  “刚才还念叨你呢,你就回来了。”尹清嘉说。

  “荹花公主远道而来,”卫玦说,“月白,以后陪公主逛翊城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寒月白答应地很爽快。

  “寒姑娘长得清丽可爱,人又活泼,真是个好玩伴呢。”那支荹花说,“我先回了,改天约你。”

  那支荹花仪态端庄,走上马车都是那么地优雅。

  钻进车门,那支荹花的脸上就显出不悦之色。

  马车哒哒哒地走了。

  “怎么突然来了个北由的公主啊?”寒月白问。

  “她是我出使北由时认识的。”

  “怎么从没有听你提起过,你出使北由还认识了个公主。”寒月白口气里带着醋意。

  “哎呀----”尹清嘉叹口气,故意说给寒月白听,“王爷您这一路北上,还带招蜂引蝶的,不知道哪天又来个什么公主之类的。”

  “人家来做个客,你就往歪处想。”卫玦说。

  “千里迢迢来做客,没有那么简单吧。”尹清嘉眼睛斜瞅着卫玦。

  寒月白已经撅起嘴,拉下脸,卫玦决定不去小筑找没趣了。

  “你们女人怎么一个个都是这样。”卫玦登上台阶,跨进门槛,用不在乎的语气说,“我回书房继续看书了,这个公主一来把我看书的兴致都给打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