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寒月白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七里巷小院

寒月白霜 花底一声莺 2235 2019.12.07 16:51

  翊城名医萧颉的白鹿医馆就开在迎祥街上,生意兴隆,每天有很多人来抓药,看病。小医馆里挤满了人,他却不愿意另找个宽敞的铺面,他喜欢这间小医馆,他来翊城第一个落脚处便是这家医馆,他习惯了,不想搬走,也不能搬走。忙活了一上午,他终于可以闲下来,吃口饭,喝盏茶,有时候忙起来都忘记了自己真正要做的是什么。午饭后,他嘱咐了伙计几句,把医馆里的事情安排好,提了桌上一叠六包用细麻绳捆扎好的药包,走出了医馆。医馆旁边就是小巷,他穿过小巷向右拐,布行、香料行、米行、木器行,一家家店铺从他身旁倒过去,走过了二十多家店铺,他拐进了一条叫七里巷的巷子。在巷子口第一户人家门前停住,他警觉地朝四周看看,扣响了门上圆形的铁门环,扣了三下,略微停了停,又扣了三下,门嘎吱一声开了,开门的是个身形壮实的中年男子。

  “老邢。”萧颉跨进门叫道,并把药包递给他。

  “他们都在里面,快好了。”

  萧颉进来,邢严肃把门关上。

  萧颉进了屋,楚台风和楚江秋站起来,恭敬地叫道:“叔公。”

  虽然被人叫叔公,但是萧颉年纪不大,才四十三岁,相貌儒雅,自带一种平易近人的气质。

  楚台风身后就是卧寝。卧寝内点着蜡烛,楚天青与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子面对面坐着。黑色帷幔把四周遮挡得严严实实。这个男子无眉无发,全身笼罩在一团红色的光芒之中,凤血珠就悬浮在他的头顶上。楚天青屏气凝神,全身心地催动凤血珠,使红光像水一样不断地往下流淌,流到男子身上。男子的眉毛头发渐渐长了出来。他就是这小院的主人,宴海楼背后的老板瑞念云。

  从隐王府出来,楚天青进了宴海楼再来到这里。楚天青也记不清是第几次走这样的路线,第几次用凤血珠给他治疗烧伤了。每当远征归来,或办完军务,回到翊城,不是先回自己的府邸而是先赶来这里。

  卧寝的门打开了,瑞念云披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迈着轻松的步子先走了出来。随后,楚天青也出来了,他的额头有细细的汗珠子,显得有点疲累。

  “辛苦了。”萧颉对楚天青说。

  楚天青往椅子上舒服地一坐,靠着椅背,接过楚江秋递上的茶,喝了一大口,开玩笑说:“还是你好,可以直接从大街上走过来。”

  “那我们换换,”萧颉打趣说,“我想尝尝当大将军威风八面的滋味。”

  “大将军的滋味当然是好啊,”楚天青说,“可是面对隐王时的滋味就不好了。”

  “这十几年来你如履薄冰,苦心孤诣,全靠你啊。”萧颉说,“有时候想想我们真是自愧不如啊。”

  “你怎么说这么见外的话,”瑞念云假装对萧颉的话不满,“我们是一家人,南飞就是我们这个家的擎天柱石。”瑞念云把头转向楚天青,“是吧妹夫。”

  楚天青抿嘴一笑,对瑞念云的称呼很是满意:“大家都不容易。”

  “三叔你的马屁拍的真响。”楚台风调侃瑞念云。

  “真是没大没小。”楚天青说。

  楚台风和楚江秋都哈哈大笑起来了。

  “你们小声点。”萧颉连忙说。

  “瓒儿怎么样了?”萧颉问。

  “就是受了点惊吓,还没有缓过来。”楚天青说,“据说那姑娘会鸟兽之语。”

  “雕虫小技。”楚台风不屑道,“她会不会和燕族人一样也是什么妖精和人所生下的半妖人。”

  楚天青咳嗦两下,对楚台风的话表示不满。

  “这算不算是天意,”萧颉说,“卫玦没死,救他的人又救了瓒儿,说起来你还欠人家姑娘人情那。”

  “现在想来挨隐王的那些骂也是值得的。”楚天青苦笑了一下,“那姑娘的人情没有办法还了。”

  “卫璃这家伙,以后我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他!”楚台风重重地拍了下桌子,“他也不想想他能有今天靠的谁!他要是真当上皇帝也是个卸磨杀驴的货色。”

  “他等不到那天!”楚江秋说话时带着一股狠劲。

  “卫玦是因祸德福,他不但晋升一品亲王,”楚天青说,“卫铎还把许多政务交给他了。”

  “那你快催卫璃造反啊,”瑞念云急着说,“他现在有足够的实力了。”

  “我说过好几次了,再说就会引起他的怀疑,他这个人很多疑的。”楚天青说,“他怕造反万一不成功会死无葬身之地。主要还是死心眼,他认为靠造反得来的皇位名不正言不顺,不受皇族待见。他一定要卫铎心甘情愿地把皇位传给他,承认他。”

  “我们可没有工夫再等下去。”瑞念云说。

  一股药味飘进屋里,味道越来越浓。

  “卫璃这个人那,还真是可笑。看他人高马大的,胆子却小的要命。”楚江秋讥讽道,“不敢造反,怕着怕那,不停地想出阴谋诡计。”

  “全城都把卫玦传成是不死之躯,”楚台风说,“玄灵神女派人保护他,上天钦定的皇位继承人,他继承皇位是天命所归。卫璃都快气死了。”

  “他下一步又要干什么?”萧颉问。“他又要杀卫玦?在翊城可不好动手。”

  “尹望的西林军是卫璃最大的忌惮。”楚天青说,“卫玦不但回来,又往上升了一级,尹望更是不可撼动。卫璃一直想着如何把尹望从西林军的帅位上弄下来。”

  “有十万大军了也不知道怕什么,这个胆小鬼,最好南安只剩他一支军队。”楚台风说。

  “如果没有你,虎旗军怎么可能会落到他卫璃的手里,”萧颉对楚天青说,“他怕尹望也正常。”

  “召集你们去,卫璃说了些什么?”瑞念云问。

  “估计是想到了什么对付卫玦的新办法吧?”萧颉问。

  “这次不是直接对付卫玦,是给尹望找点麻烦,让别人看尹家的笑话,”楚江秋说,“顺便连累卫玦,让他脸上无光。”

  “什么意思?”瑞念云手里捧着茶盏,喝了一口。

  “子不教,父之过。”楚台风像老夫子似的摇头晃脑地说。

  “快说来听听。”萧颉说。

  “就是卫玦那个不成器的大舅子尹络。”楚台风说。

  “我知道,”萧颉说,“都说虎父无犬子,可尹家偏出了这么个败家子。不思进取,吃喝嫖赌样样得心应手。他想通过设计尹络来扳倒尹望?”

  “是的。”楚天青说,“尹络要是犯了死罪,尹望估计能被活活气死,一举两得。”

  “具体怎么行事,说来听听。”瑞念云有些急了。(他基本上足不出户,不认识尹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