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寒月白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王府夜宴欢(一)

寒月白霜 花底一声莺 2865 2019.11.29 18:29

  樊立跑进小筑,气都没来得及喘一口:“王爷----皇上----皇上驾到,惠成侯家的两位公子也到了。他们都往小筑来了!”

  卫玦眼里闪着激动的光芒,对寒月白说:“快走,跟我见父皇去。”

  “我就不去了吧,他们是来见你的。”寒月白扭捏着说。

  卫玦牵起寒月白的手,拉着她就走:“走吧。”

  当着别人的面被卫玦拉着手,寒月白非常不好意思:“别拉拉扯扯的,我去就是了。”

  卫铎下了銮驾等不及太监通报,迎驾等平时的繁文缛节,就直接奔进了睿王府,激动地大喊:“玦儿你在哪儿?!”

  总管太监万泉完全跟不上他的脚步。卫铎前脚进来,杨慎、杨忱两兄弟就到了。他们和卫铎一起往涟漪小筑赶去。

  莲花池边,父子两人同时看到了对方,卫铎眼睛里的急迫瞬间化成了满眶的泪水,他走得太快,差点摔倒。卫玦甩开臂膀朝他飞奔去。

  “玦儿---”卫铎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一个向他跑来的小孩童。

  “父皇---”卫玦扑过去。

  父子紧紧相拥,泣不成声,在场的人全都感动落泪,尤其是万泉,他的眼泪多的湿透了两条手帕。

  “玦儿,让父皇好好看看你。”卫铎放开卫玦,目不转睛地看着卫玦,眼里是难以言喻的喜悦,颤巍巍的手抚摸着卫玦的头发,捏捏他的双肩,把他的胳膊、手摸了一遍又一遍,“朕的儿子真的回来了!是朕的儿子!朕自从登基之后再也没有像这样抱过你了。”

  “瘦了,都瘦成这样了,一定吃了不少苦吧。”万泉用手帕擦着眼睛说。

  杨慎、杨忱兄弟眼含热泪,上来抱住卫玦,也是好一顿哭。

  眼里的泪还未干,卫玦就急忙介绍:“父皇她叫寒月白,是她和她的师傅救了儿臣。”

  寒月白学着尹清嘉,向卫铎鞠躬行礼,问候道:“大伯您好。”

  卫铎喜欢寒月白这样称呼他,哈哈大笑:“第一次有人叫朕大伯,这比叫父皇,皇上亲切多了。”

  其他人也跟着笑起来。寒月白不明白自己叫卫铎大伯有什么可乐的,她看向卫玦,不明所以。

  “她从小在山里长大,”卫玦说,“除了凤凰镇,其他地方她都没有去过。”

  “这样好啊,”万泉笑眯眯的,“寒姑娘要是去了别处,谁来救睿王您啊。”

  杨忱催促卫玦跟他们讲讲小松岭的事发经过。卫玦把他的遇险经历又讲了一遍,他怎么跟尹清嘉说的,也就怎么和杨忱他们说。众人边听卫玦说边向大厅走去。卫铎一直握着卫玦的手,气得脸色铁青,浓眉紧蹙。杨忱和樊立一起赶到云州寻找卫玦,在卫玦讲述的过程中,杨忱忍不住插嘴说,范英下毒是被逼的,他的家人都被抓走了,六口人全部被杀死在一处荒宅里。连边中了海珍珠毒尸身只剩骨头,一碰就碎。杨忱说的这些樊立在卫玦沐浴时就讲过了。杨忱也跟樊立一样懊恼,人就在山中自己却没有找到。卫玦安慰他说,他只是晚点回来了而已。

  大厅的帷幔换成了红色,椅子坐垫也都换成红颜色。卫铎让卫玦挨着他的身边坐下。

  “王爷您怎么不早点给皇上来个信,”万泉说,“这两个多月皇上悲痛地食不下咽,夜不能寐。”

  卫玦跪下扣头:“儿臣不孝,害父皇担心受怕。儿臣中了海珍珠毒,口齿不清,手脚也不利落,快到翊城时才慢慢恢复过来。”

  “海珍珠毒可厉害了,”寒月白为卫玦圆谎道,“他躺那儿动弹不得,话都说不明白,和哑巴似的。他能恢复成这样真是奇迹。回来的路上他大病小病,不停地生病。到了翊城城门了他才告诉我他是皇子。我都不敢敲王府的门。”

  其实卫铎心里也有数:卫玦为什么只和寒月白回来,而不让沿途的官府护送他回来。

  “医书里记载海珍珠剧毒无比,”杨慎讶异,“它的一滴毒液能使一只小鸟化成灰。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吃了寒姑娘师傅的万延丹,不过也只是暂时控制住了毒性。要想彻底解毒必须找到一种叫赤厝的草。”

  “赤厝草什么样啊?没听过。”杨慎说,“医书里没有记载,天下真有这种草?”

  “我师傅说有就有,医书里有的我师傅知道,医书里没有的我师傅也知道。”寒月白说。

  杨慎认为寒月白是在夸口,但他还是客气地问:“能否告知你师傅的尊姓大名?你师傅这样厉害我很想去向他讨教讨教。”

  “我师傅他不随便见陌生人,你想见他,以后我会先和他说说。”

  “这么厉害的人物为何要住在蛇盘山那种地方?”杨慎问。

  “他不喜欢世外纷扰,那里清净。”寒月白说。

  “人外有人,大哥你读了那么多书也还是孤陋寡闻了,”杨忱趁机取笑道,“以后别在我面前酸文假醋的了。”

  “总比你不学无术的好!”杨慎反击道。

  两兄弟斗嘴把众人逗乐了。

  “你们一文一武,”卫铎夸道,“各有所长,都是我南安国的人才。”

  寒月白把赤厝草的样子,生长的地方等等都说与卫铎听。卫铎马上下旨全国重金悬赏寻找赤厝草。杨慎补充说可以扩大寻找范围,发书信到其他国家去,请他们也帮忙寻找。

  “玦儿,寒姑娘的师傅如此高人你应该请他一起回来。”卫铎说。

  “儿臣请了,可她师傅生性淡薄,不喜欢热闹,怎么说都不动心。”

  “睿王这次能大难不死平安归来,”万泉说,“除了有贵人相助之外,也是靠了南安历代先祖和皇后娘娘的护佑。”

  “万公公说的对。”尹清嘉附和道。

  天色微暗,王府大厅里已经是烛火通明。祁正里上来请旨是否开席。卫铎说:“开席,开席,朕要和大家同桌用膳。”他每说一句话都面带微笑,简直笑得合不上嘴。

  酒杯斟满,卫铎端起来先敬寒月白,感谢她救了卫玦。随卫铎之后除卫玦之外,所有人都向她敬了酒。美酒醇香四溢,入口甘冽,她一概不拒,一杯接着一杯喝下。卫玦担心她又喝醉,怕她耍酒疯在卫铎面前出丑,告诉大家她不胜酒力,敬一杯酒够了。

  “寒姑娘,朕要赏赐你点什么才好那?”卫铎问。

  寒月白脸上粉红,放下酒杯,大大咧咧:“皇上您赏我什么我都要。呵呵---”

  “父皇,她酒量差,有些醉了。”卫玦说完朝寒月白使眼色说,“你不能再喝了。”

  寒月白完全不理卫玦的好意,挥挥手:“我没事的,这酒比凤凰镇上的还要好喝。你说过,你家的酒很好喝,怎么又叫我少喝。”

  “好喝就多喝,大不了睡上一天一夜。”尹清嘉端起酒杯敬寒月白,“来,寒姑娘,干杯。”

  她们的琉璃酒杯碰在一起,发出叮---清脆的声音。

  “寒姑娘爱喝酒,朕就先赏你二十坛一壶天地醉。”

  “父皇,别,千万别赏酒。”卫玦连忙摆手。

  “喝一壶天地都醉了,我要我要,”寒月白急得站起来,“其他什么都可以不要,我就要尝尝天地都醉了是什么感觉。”

  万泉也在席桌上,笑起来眼睛就成了一道缝:“只是名字起得夸张而已,那里会醉天地。”

  “父皇,就给一坛好了。”卫玦说。

  “君无戏言,朕都说了给二十坛,不能改的。”卫铎满面红光,举手投足间,带着酒后的兴奋。

  “君无戏言,君无戏言。”寒月白特地对卫玦说了两遍。

  杨忱早就想要天地一壶醉了,趁卫铎开心,他也要上了:“皇上我也想要。”

  “好,赏你十坛。”

  “谢,皇上。”杨忱向杨慎咧嘴笑。

  卫铎的酒杯空了,侍女很快给他斟上,他端起来,仰头饮下:“赏寒月白黄金一万两。”

  “哇---卫玦他这么值钱啊!”寒月白高兴地差点蹦起来。

  尹清嘉浅浅一笑,仿佛是嘲笑寒月白粗鲁,没见过世面。

  “再赏寒月白---”卫铎太兴奋,一时想不好赏什么。

  “皇上您也别急着赏赐什么了,等寒姑娘成了睿王府的人您再一起赏也不迟。”万泉说。

  寒月白莫名其妙,问万全:“我为什么要变成睿王府的人?”

  “真是个可爱的姑娘。”万泉笑道。

  尹清嘉坐在卫玦与寒月白的中间,席间她注意到卫玦每次转过头目光都跳过她,含情脉脉地望着寒月白。尹清嘉把不快埋在心里,脸上笑意盈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