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寒月白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绝处逢生 (二)

寒月白霜 花底一声莺 3041 2019.11.10 22:43

  寒月白走进来,突然又转身跑到门外,把鞋子脱了,再欢快地走进屋,俯身说:“别怕,这是我家。”

  “你家?”卫玦怯懦地缩着身体,“我没有死吗?”

  寒月白微笑着:“如果你死了,我昨天就把你埋了。”

  卫玦惊恐疑惑的眼神审视着寒月白。

  “说你没死还不相信啊!我这儿那里像冥府了。把我这里比成冥府,我可生气了。”

  “我没有死?!我怎么会没死?!“卫玦即激动又不相信,摸着脑门,“我明明被他们扔---我好像是从哪里掉下来的。”

  “你是从悬崖上掉下来的。”寒月白把昨天如何救治他的经过讲了一遍。

  “你可把白鹭一大家子给吓坏了。”寒月白语气随和友好。

  “小兄弟,你的救命大恩本王---我该怎么谢你---”卫玦想拱手致谢,但是激动到手发抖,抖得无法作揖。

  “不用那么客气。”

  “现在我两手空空,等我回翊城之后,一定备上这世上最厚的礼物来感谢你!”

  “原来你是从翊城来的啊!”寒月白往卫玦身边坐下,“听说那是天下最大最华丽的城市。”

  “是啊,小兄弟怎么称呼?”

  “我叫寒月白,你叫什么?”

  “我---我叫卫麟。”

  “你是怎么跑进蛇盘山的?”

  “说来话长。”卫玦思索着要怎么回答寒月白。

  “你怎么会从崖上掉下来?谁要杀你?”寒月白做出打听故事的神秘表情。

  寒月白虽然救了自己,但到底是身份不明,没有必要和他讲那么清楚。卫玦决定隐瞒真实身份,谎称是带领使团出使北由的官员,从北由返回,走到小松岭驿站歇息,遭到一群不明人士袭击,被一路追着逃进山中,不小心掉下悬崖。她聚精会神地听着,什么使团、使臣、一概不懂是干什么的。他用了很多比喻去解释什么是使团,什么是使臣。她是懂非懂地点点头。她很同情他,义愤填膺道:“这些人真是狠毒,为什么要杀使团啊?”

  “不知道,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卫玦肚子咕咕响得很大声。他很难为情,问:“有吃的吗?”

  寒月白从陶锅里舀出一碗米粥给他先吃,然后拿了一个放在木架子中间的木盆出门去。没有多久她就回来了,捧着一大盆红苹果和杏子。

  “来偿偿我们山谷的水果。”寒月白拿起一个苹果热情地塞到卫玦手里。

  卫玦惊奇,用大拇指抠下去,还闻了闻,像在检验真假一样,问:“这个时节新鲜水果已经没有了,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寒月白露出自豪的笑容:“我这谷里与别处不一样。外头四季轮替,我这里无酷暑无严寒,鲜花盛开水果不断。”

  “难道这里是仙境,你是仙人?!”卫玦兴奋不已,“我掉进仙境了!”

  “你就当这里是仙境吧,我是住在仙境的凡人。”寒月白拿起一个杏子咬一口。

  卫玦非得见识下这与众不同的地方,身上再疼也要出去瞧瞧。寒月白搀扶住他,慢慢地走到屋外头。他豁然一惊,以为产生了错觉,眼前的一切如同幻景,春华秋实。他不相信一天之内竟换了季节。他对寒月白说,他肯定不是昨天掉下来的。他问寒月白他是不是躺了好几个月。她再三说,的确是昨天救的他。他一面迈着腿,一面自言自语:“不可能,不可能!”

  木屋外面爬满了藤蔓,边上有个大水缸,屋顶上蹲着两只雉鸡。木屋前面长着一些银杏树和合欢树,一棵挨着一棵,碧绿茂密的树叶间藏着画眉、百灵、小黄雀,叽叽喳喳,跳来跳去。树下长着很多紫色和黄色小野菊、兰花草。小野菊这里一丛那里一丛,一直长到木屋边。几只斑鸠蹲在草丛里下蛋。他走了百十来步,走不动了,掉头往回走。寒月白陪着他慢慢走回来。他坐在木墩上歇了歇,忍不住好奇,又朝屋后走去。木屋后长着许多木槿树,开着紫粉色的花。木槿树过去是一小片枫树林,枫树林的尽头就是崖壁。他仰头望,悬崖挺立高耸,云雾飘飘,不见顶崖顶。居然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他的心抽得紧紧的,感到眩晕,赶忙离开。他问寒月白,刚才吃的苹果和杏子长在哪儿?她说,在山谷中间。

  他们回到木屋前。劫后余生的狂喜似激流般在卫玦心中澎湃激荡,他高举双臂,呐喊:“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数只麻雀在草地蹦跶,有一只朝卫玦蹦跳过来,啄他的脚面;他才发现自己光着脚。小麻雀们的脑袋歪来歪去,转着好奇的小眼珠。

  “小麻雀喜欢你。”寒月白说。

  卫玦搂住寒月白的脖子,亲密地像老朋友:“谢谢你小兄弟。”

  寒月白脸都红了,害羞地说:“进屋躺着吧,你身体还很虚弱。”

  卫玦进屋躺下,寒月白为他盖上羊毛毯子,蹲在他旁边。

  “月白小弟,这山谷里除了你还有谁?”

  “就我和我师傅。”

  “那尊师在哪儿?”

  “闭关清修。”寒月白由蹲姿改坐姿。

  “什么时候出关?”

  “一个月后吧。”

  “这么久,那我等不急了。”

  “我师傅已经知道你了。”寒月白脸上有担忧的神色。

  “是吗,他老人家一定是仙人!”卫玦抬起头,高兴地说,“如果不见见他老人家真是太遗憾了,可是等一个月太久了。”

  “老人家---”寒月白咯咯笑着,“是老人家,年纪还真是挺大的。”

  卫玦的头重重地坠到枕头上,神情凝重,说:“我父---我爹年纪很大了,要是知道我遭到不测,真怕他坚持不住。我想早点回去让他们知道我没有死。不知道使团除了我还有没有其他人幸存,他们死的那么惨,估计就剩我一个了吧。”

  “你也真是幸运,那么高掉下来都没有砸死。”寒月白往卫玦旁边挪了挪,一脸仰慕和崇拜,“你年纪轻轻就当了这么大的官,真是了不起。你爹的官更大吧?”

  “我爹的官比我大多了。”卫玦笑起来,“他管着无数的人。你有没兴趣到翊城去?”

  “翊城什么样啊?”寒月白饶有兴致地问,“那里的人都穿戴的和你一样漂亮吗?”

  “翊城是天下最大的城市,有天下最华丽的皇宫,数不清的房舍,聚集着最多的人。大街上走着香车宝马,人人穿着绫罗绸缎,商贾云集,卖各种奇珍异宝。”

  寒月白听得两眼放光彩,心动不已,要求卫玦继续描述翊城的繁华景象。

  “这山谷虽好,但是一辈子呆在这里也很是无趣的。你跟我到翊城去吧,我会让你有一番作为。”

  “我这人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寒月白搔搔头,难为情地笑笑,“我能有什么作为,还是继续留在这里照顾我师傅吧。”

  卫玦坐起身,热忱满怀:“你去对你师傅说,让他不要修炼了,和我一起去翊城。你们不要有什么顾虑,去翊城后一切交给我。”

  “谢谢你的美意。我师傅是不会离开这里的。”寒月白冷不丁地问,“你进山时,有没有遇到黑蛇?”

  “黑蛇---”卫玦竭力回忆,“我只顾着逃命,没见过什么黑蛇---中箭后,我眼中一片模糊,就是遇到也看不清。”

  “你知道你跑进的这座山叫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没出使北由前,我从未出过这么远的门。之前最远也就去过临江。”卫玦好奇地问,“你为什么要问我有没有遇到黑蛇?这山叫什么名字?”

  寒月白挠了挠脖子,没有回答山的名字,只是说:“我们这山里有很多黑蛇,很是凶猛。我想是因为你中了剧毒,他们才没有攻击你的。”

  卫玦恍然大悟般地微张开嘴巴,说:“原来如此,那我是因祸得福了。我中的是什么毒?”

  “不知道。”寒月白不好意思地笑了。

  “不知道!”卫玦哭笑不得,“不知道,你就胡乱地给我吃了颗丹药。”

  “你吃的是万延丹,天下奇药。”寒月白不满地说。

  “能给我看看万延丹吗?”卫玦坐起来。

  寒月白爽快地站起身,踮起脚,从木架子最上层取下一个小陶瓶,解开蒙住瓶口的黑布,倒了一颗万延丹出来,放在他的手心。万延丹看上去和普通的丹药没什么区别,如龙眼般大小。他拿到鼻子前嗅嗅,没草药味,还有些清香。

  卫玦动起了心思,想试探出药方,把万延丹递还给寒月白,说:“这么好的药,应该造福大众才是。呵呵,我只是开玩笑。这么好的东西肯定都是密不外传的。”

  “万延丹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草药炼制的。”寒月白得意的说,“离了这里就炼不成了。”

  “真的吗?你会炼制吗?”

  “不会,万延丹是我师傅在洞里炼制的。”

  “什么秘密的配方连唯一的徒弟都不给知道。”卫玦暗思量,“出去后一定要再回来,把他们师徒请出去为我所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