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寒月白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谜底解开(二)

寒月白霜 花底一声莺 2299 2019.11.16 19:49

  在他们周围,在山谷各处的死黑蛇张开嘴,一颗一颗紫色的珠子吐了出来,有大有小,升到空中,再朝山洞方向飞去。

  卫玦惊喜万分:“哇---这些珠子是什么东西?”他想伸手去触碰,但又胆怯,不敢伸手。

  “是黑蛇们的元丹,都是百年以上修炼所得,小的修为浅,大的修为深。我师傅用黑蛇的元丹炼成万延丹服用,增加功力。”

  卫玦捂着胸口,感到恶心想吐,心口难受,直作呕。

  “怎么啦?”

  “原来---万延丹是这么来的!黑蛇嘴里---吐出来的---”卫玦再忍不住呕出了所吃的饭食,“呕---我吃下的东西是从黑蛇的嘴里吐出来的---呕---”

  “我师傅也吃的,你有什么可嫌弃的,能救命就行,矫情!”寒月白用树枝挑起一条小黑蛇,移到他面前,故意逗他,“要不要烤一条给你吃,味道肯定比鱼好。”

  卫玦边摆手边后退,急忙说:“不要,不要。”

  “看你吓的,大男人这么胆小。”寒月白把蛇向空中抛去,蛇在空中转了好几圈,啪的摔在地上,“凤凰镇的人都说黑蛇占领蛇盘山是为了保护我凤凰,看护他的尸首。你说可不可笑。”

  “每年冬天都有人进山谷里来吗?”卫玦摘了两张玉簪花的叶子擦嘴巴。

  “我小的时候,进来的比较多,现在少了。”

  “进来的人都怎么样了?”

  “都被我师傅吃了。”

  卫玦吐了口气,略沉思了下,说:“人有时候比黑蛇更可怕。你师傅飞哪儿去了?”

  寒月白手指着一个方向,说:“那边的崖壁上,有个洞,他到那里去了。今天得了这么多元丹,炼万延丹去了。”

  元丹离体,黑蛇们的尸体有如被太阳晒干的泥土一样裂开,化成粉末,慢慢渗入花间草地。寒月白请卫玦帮忙埋鸟儿们的尸体。他们先把山谷各处的大雁、白鹭、喜鹊、小麻雀---的尸体收集到一处,再挖个大坑,把他们埋在一起。边埋鸟儿们的尸身寒月白边告诉卫玦有关凤琝的故事。

  凤凰一族是开天辟地之后,天地灵气所生的上古神兽。他们有万年的寿命。万年中他们不断地修炼,万年后会飞升到九重天圣境,脱胎换骨,化身成金凤凰,在那里他们将永生不死。自从人类不断地繁衍扩张,污染了天地的灵气,所以天地间再也没有生出凤凰。凤凰一族也搬到远离人类,离天最近的南愚山上。如果有凤凰的修为不够高深,万年到时飞不上九重天,他们便会涅槃,灰飞烟灭。修为最高的凤凰除了有强大的元丹,他们精血会汇聚到额头,衍生出一颗血红色珠子,叫凤血珠。有凤血珠的凤凰身硬如铁,水火不侵,无坚不摧。凤琝就是凤凰族中寥寥无几的修为最高者之一。

  黑蛇族一直觊觎凤凰们的元丹。蛇类化龙要经过五千年的修炼,有些蛇经过五千年修炼后未必就能成龙,也可能成为蛟。想成龙有条捷径可走,就是杀死一只凤凰,吞下他的元丹便成功了。捕杀一只凤凰谈何容易,所以要倾全族之力。几千年来幸运的黑蛇也有那么几条,这也成为其他黑蛇成龙的动力。

  凤凰是世间最高贵纯洁的神兽,他们最怕肮脏之物。所以黑蛇就到十三层大海最外边的恶海,取来恶海之泥,再混上他们的血,织成捕凤网。没有凤血珠的凤凰被捕凤网罩住的话是无力挣脱的。总有些凤凰心志不坚。两百年前,一只凤凰被黑蛇王所幻化的七彩莲花所诱惑,飞离了南愚山,最后被黑蛇王设下的捕凤网罩住了。凤琝为了救她,拼死与黑蛇族搏斗,杀掉了黑蛇王。黑蛇王的魂魄钻进了他的凤血珠里。黑蛇王的魂魄生拉硬扯地挣脱了皮肉,带走凤血珠,不知去向。那只凤凰被黑蛇族杀死,元丹被一只黑蛇所吞,身体被其他黑蛇分食。

  黑蛇王带走凤血珠,凤琝痛楚异常,发狂般地乱飞着。黑蛇族穷追不舍。实在是疼痛难忍,凤琝掉落到云州武芫山的一处山谷里。黑蛇族很快就找到了他。不过由于黑蛇族也损失惨重,没有实力再与他相斗,就先围住了山谷四周的山头,在山谷上空罩上了捕凤网。为了不让黑蛇族进谷,他体力恢复后马上在捕凤网下布上一层结界。五芫山被黑蛇族占领,没有了人烟,山里所有的鸟儿都飞到山谷里和凤琝作伴。金雕本来也飞到山谷里,但是其他的鸟儿怕他们,所以凤琝就命令他们去别的山里。五芫山来后被人们叫作蛇盘山,山谷叫落凤谷。人间传说,只要找到凤凰的尸体,就算是得到他的一根羽毛、一块肉,吃下之后百病全消失。所以每到冬天总有人冒险进山来。凤琝被困于谷中有两百年了。

  埋完鸟儿们的尸体,落凤谷里的夜幕也降临了。吃过饭,卫玦帮寒月白把碗洗了。

  卫玦走出木屋,来到草地上,抬头仰望夜空,繁星璀璨,有两出漩涡状的星团,显得浩瀚神秘。

  听到寒也白的脚步声,卫玦依旧仰头望天:“这里的夜空真是美丽,比外边美多了。”

  寒月白走到卫玦身边,笑着说:“那你就多看几眼吧。以后就看不到了。”

  “你师傅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他最少会在上山洞里呆上一个月。”

  夜里,卫玦睡得挺好,至少比前几天好。天刚蒙蒙亮时,他还在睡梦中,突然觉得有人扯起他的臂膀,身体猛然离地,飘了起来,冷飕飕的,耳朵边全是呜呜的风声。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没有睁开眼睛,但实在冷得受不了,冷醒了,睁开眼睛。

  他发现自己飞在空中,一条臂膀被凤琝抓,没着没落的感觉,吓得他腿肚子抽筋,又一次魂飞魄散。

  “啊---”卫玦刚发出叫声,就被凤琝捂住了嘴巴。

  “住嘴!不许叫,别把她吵醒了。”凤琝呵斥道。

  “你想干嘛?!”卫玦哆嗦着问。

  “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就是想和你聊聊。”凤琝脸上冷冰冰,语气硬邦邦。

  卫玦忐忑不安地被凤琝硬拖着飞到了山谷另一头的上空,悬在空中。卫玦头晕目眩,脚底板痒痒,脸上挤出笑容,说:“有话还站在地上说吧,这样我会比较习惯。”

  凤琝扯着卫玦的胳膊飘然落地。速度太快了,卫玦惊吓过度,左摇右摆,感觉脑袋还留在天上,身首分家,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

  凤琝面无表情地摇摇头:“弱不禁风!”

  卫玦不敢反驳,不敢生气,问:“你把我弄起来,有何要事要吩咐?”

  “嗯---啧---”凤琝嘴里尽发一些语气词,好像在思考怎么说,又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