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志怪世界的旁门道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接引使者

志怪世界的旁门道士 泰剑 2036 2021.03.27 10:21

  一个多月的时间,把熟练度提升了许多。

  通幽吐纳法直接继承了无名心法熟练度,漆黑圆环刻度提升到了两百刻度。

  其他法术的刻度也不一样。

  看来法术的不同,对应的刻度也有些变化。

  陆谦拿出一块玉佩,玉佩在阳光底下,闪烁着黝黑的光泽,‘幽’字似乎是某种神秘的符文,他能感受到其中恐怖的能量。

  右手上是五个铜钱。

  青铜材质,上面刻画着蜿蜒扭曲的朱砂符文。

  此乃修炼人士通用的货币——法钱。

  修士绘制符文,以真气灌输其中而成。

  此物可补充真气,也可用于布置法阵,施法等等。

  一般用来当做货币使用,价值根据其中的真气纯度和量而变化。

  在人间,这种法钱极其稀有,最低质量的都价值百金。

  而法钱由修士真气制造,所以人间流传道士点石成金也不是空穴来风。

  “七月十五,三天后。”陆谦喃喃自语。

  他打算去一趟这个所谓的仙门。

  通幽吐纳法只是胎息境的完整修炼方法。

  之后还有练气境、养神境等等。

  对应神话中炼精化气,练气还神两个阶段。

  修炼如同求学,想要更进一步,必定在门派中进行系统性深造。

  上古先贤初步接触修行,对于境界的划分只有粗浅的炼精化气、练气还神、炼神反虚等概念。

  经过无数年的发展,境界划分非常细致,每一个境界都有系统的功法。

  陆谦并不想闭门造车,或者在山上当土霸王。

  确实,他现在的实力,大可取代莫良的地位,成为方圆数百里达官贵人的座上宾。

  但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仙道求索,犹如披荆斩棘,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三日后。

  月明夜深,阴云密布。

  七月十五,传统鬼节,传说这一日鬼门关打开,鬼魂将会在人间游荡。

  天空密布的乌云,呼啸的阴风,衬托着阴森恐怖的夜晚。

  密林深处,一条溪水潺潺流动。

  轻纱般月光穿过枝芽,树影投射在水面上。

  微风拂过,水面泛起涟漪,枝芽摆动犹如妖乱舞。

  陆谦背着两个大包裹,站在溪水旁。

  身后阴影处站着一名高大壮汉。

  他拿出玉佩,投入水中。

  扑通!

  玉佩入水的一刹那,陆谦神情有些紧张,右手扣住袖子中的白色符纸。

  任何危险发生,瞬间飞出几颗阴焰毒火球,以及毒蛇。

  咕咚咚……

  水底像是沸腾了一般,不断冒出气泡。

  一道道荧绿光芒在水中心绽放。

  嗡嗡嗡……

  诡异的震动声传遍四面八方,整条溪水染成一片荧光绿。

  水面漆黑阴雾越发浓郁,缓缓蠕动,好似有生命一般。

  陆谦的脸呈现一种淡绿色,犹如地府出来的鬼魂一般。

  哗啦!

  轻微水声传来。

  陆谦寻着声音望去。

  只见远方的水面有一道柳叶一般的黑影。

  仔细一看,竟然是一艘倒扣在水下的船只。

  有个高大人影站在水下的船上,木浆滑动水流,刚才的水声,由此发出来。

  场景十分诡异,仿佛水上和水下是两个世界。

  哗啦!

  忽然,船只翻了过来。

  霎时间,天旋地转,场景变幻。

  陆谦来到一个只有荧光绿色的世界。

  惨绿色浓雾,发光的溪水,天空一片荧光。

  面前不知何时停了一艘船。

  船上站着一名身材奇高的人影。

  此人身长九尺,腿占了身高大半,头戴茅草斗笠,身披蓑衣,紧紧站在容纳两人的柳叶船上。

  “姓甚名谁?年岁多少,何等修为,何人推荐?”男性的声音,略带沙哑,有着回音。

  “见过使者。在下陆谦,年方十七,胎息修为,并没有人推荐,玉佩乃偶然所得。”陆谦作揖道。

  此人仿佛不是人,感觉不到体温,气质阴诡。

  如此奇特的出场方式,陆谦自然不敢慢待。

  这想必就是传说中的仙门使者。

  不过,仙门使者的出场方式也太诡异了些吧

  不太像名门正派。

  想象中的场面应该是仙门大开,瑞气飘飘的仙景,最次也是个仙人骑鹤。

  想想也是,光是七月十五这个日子就有些不寻常了。

  事已至此,还是看看再说。

  人都来了,总不能告诉人家,不好意思家里有事就不去了。

  保不准人家对自己动手。

  “称我接引使者即可,上船吧。”接引使者说道。

  还有语气词,看来也有人的感情,陆谦心中升起一个念头。

  脚下轻点,跳到船上,船微微晃动,涟漪阵阵。

  “接引使者,这是在下一点小小心意。”陆谦伸手探入怀中,摸出三枚绿油油的青铜法钱。

  微风拂过,法钱消失不见,接引使者微微点头,态度似乎松动了许多。

  接引使者手腕一翻,带着鹿皮手套的右掌上放着一枚桃木牌。

  牌子正面写着“丙”字,反面写着‘通幽’二字。

  “此乃桃符道牌,好好收着。”

  陆谦收下牌子,询问道:“敢问使者,此物有何用处?”

  兴许是几枚法钱的关系,接引使者闷声道:“这是巡山阴兵识别敌我之牌,若无此牌,一律按照外来者格杀。”

  “你年岁在十六以上,虽有修为,却非门派正统出身,无门内道士推荐,身世不祥,故而只得丙。”

  陆谦想问丙和其他的待遇有什么不同,接引使者却不说话了。

  此时,船只动了。

  一叶扁舟,划过绚丽的水面,场景甚是唯美。

  这一条长长溪流,即将通往不知名的深处。

  前途未卜,陆谦心里有些没底。

  这时,接引使者忽然开口:“提醒你一句,一会不管见到什么怪异的事,切记不要喧哗,不要直视,紧守灵台,不为所动。”

  “多谢指点。”陆谦郑重道。

  不知过了多久,船停了。

  眼前是一片绵延的山脉。

  树木高大,最细的都有三人合抱。

  树荫茂密,遮住月光。

  落叶纷纷落下,无数飞鸟走兽叫声吵杂。

  陆谦环视四周,赫然发觉周围有几十艘一模一样的船,船上站满了衣着各异的男女。

  有人气度不凡,胸有成竹;有人东张西望,神色不安;也有些像陆谦一样沉默寡言,默默观察四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