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志怪世界的旁门道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酒宴

志怪世界的旁门道士 泰剑 1934 2021.04.15 14:48

  “竟然全是益气养神之药。”

  老道小心翼翼打开一个药包,轻轻捻起粉末,在鼻下嗅了嗅,眼睛一亮。

  “益气补血散一十三副,龟甲丸九副,人面桃花伏神剂六副。道长,老夫给你四百七十法钱如何?”

  “成交!”

  陆谦点点头。

  促进修行的药剂,不管到哪都是硬通货。

  外面更加珍贵,价格翻了一倍。

  换算成道功是四十七,堪比白阳城那次收益。

  有一门手艺着实来钱快。

  (白阳城那次其实收益挺高,只是被五个人分了,显得有点低)

  老头叫来一个杂役,将包裹拿到后院。

  “阁下是制药师?我们珍宝阁背后是马家,阁下要不要来我们珍宝阁就职?”

  老头忽然开口招揽。

  制药师,而且还是个练气道士,去哪里都是才人。

  药剂的品质不错,哪怕再大的代价招揽也是不错的。

  “马家是幽夜三大家之一吗?”陆谦问道。

  “当然,马家有一名练气后期老祖宗,两名练气中期,这座城内也是一流的势力。”

  马家修炼请神之术,请的是五大仙。

  狐仙,蛇仙,黄大仙,刺猬白仙,老鼠灰仙等等。

  修炼之人大多往自己脸上贴金,连通幽观也不能免俗。

  说是仙人,其实是山中精怪罢了。

  “不用了,在下自己略懂炼药之术,实在担当不起。”陆谦婉拒了。

  老头也不生气,笑道:“道兄若是改变主意,珍宝阁随时恭候。”

  “不知珍宝阁有没有药方出售?”

  说起生意,老头坐直了身子:“道兄想交换什么?”

  “火雷药,万花穿心散,避水丸三幅药方。”

  火雷药应该是类似黑火药之类的东西,万花穿心散可以当做毒药。

  避水丸指不定哪时候用得上。

  而且,这些药可以拿到门派鬼市中售卖。

  目前为止,陆谦还没见到哪个人卖过这东西。

  多出去走走还是挺必要的,见识到许多从未见过的事物。

  “可以,一百钱一副。”

  “对了,你们有没有幽冥谷的地图?”陆谦问道。

  既然是三大家之一,应该知道幽冥谷这个地方的虚实。

  “这个我得请示家主。”

  这时候,一个仆人轻声在老头耳边说了些什么。

  “道友,我家家主想要见你,不知道友可方便?”

  老头转过头看向陆谦。

  “当然。”

  陆谦点头答应,一会顺便询问有关幽冥谷的信息。

  毕竟这才是这一趟过来的目的。

  跟着下人穿过幽静的小院。

  天阶夜色凉如水。

  院子灯火通明,见佳木茏葱,奇花烂漫,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泻于石隙。

  两边飞楼插空,曲径通幽,皆隐于茂密树荫之间。

  这一派装饰属实豪华。

  湖心亭中,一群衣着各异的道士斛筹交错,气氛热闹。

  一白发苍苍的老头抬头望过来,足下轻点,飘然越过水面。

  “欢迎道友莅临寒舍,在下马恒,道友贵姓?”马恒拱手道,望着陆谦,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免贵姓李,名林。”

  陆谦交易的时候,他正与几名道友聚会,手下呈上一批上好的药剂。

  药剂品质不俗,火候老道,本以为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头,没想到如此年轻。

  眼前这副身躯没有一丝阳气,像是某种身外化身。

  或许是大派出来历练的子弟。

  一瞬间念头转动,马恒脸上笑容不变,笑道:“还请道友落座,我这里还有几名朋友,道友不介意吧?”

  “不介意,还请道友引荐。”

  两人一前一后飘到湖心亭。

  “老夫介绍一下,这是贾道。”马恒指着另一名阴气森森的中年人说道。

  “见过道友。”贾道拱拱手,身上鬼气森森,似乎修炼养鬼之术的人。

  “这位是黄月道友。”

  一名身穿大红宫装,风情万种,媚眼勾人的女子说道。

  女子一举一动带着一种勾人心神的效果。

  “褚行道友。”

  一名络腮胡汉子拱拱手。

  其余几名男子是这些人的手下或者徒弟。

  “这位是李林道友,制药师。”

  “道友年少有为啊。”贾道客套说。

  陆谦落座,坐在女道黄月身边,黄月对自己微微一笑。

  “今日可谓是群贤毕至,来喝酒,赏舞!”

  马恒拍了拍手,一艘小船缓缓驶来。

  一群身披轻纱,玲珑曲线若隐若现的舞女,带着香风,来到众人中间翩翩起舞。

  仙乐不绝,葡萄美酒,香阵冲天,宛如仙境。

  舞女似乎专门受过训练,一颦一笑勾人心神。

  几个猴急的人拉住舞女,搂在怀中,上下摸索起来。

  其余人面色如常,早已见怪不怪。

  “道友似乎兴致缺缺?有什么心事?”马恒捧着酒杯,低声问道。

  “我再想幽冥谷之事。”陆谦无奈一笑,“而且,我不太适应这种环境。”

  “这个简单,一会我让下人把地图给你。”

  马恒饮尽杯中酒:“今朝有酒今朝醉,我当年也像你这样自律,但有什么意义呢?冷冰冰的长生不老,还不如享受大好年华!”

  初入修行,大多数锐气十足。

  总是相信自己能攀登最高峰。

  随着时间流逝,大部分人渐渐明白自己注定平凡,这辈子也就那样了。

  于是与自己和解,沉迷于享乐。

  陆谦笑了笑,没有说话。

  “李林道友,一会要不要和我回去共参造化?”黄月凑了上来,朱唇轻启,在陆谦耳边吹着热气。

  “不了,在下一会还有要事处理。”陆谦淡淡说道。

  门内也有双休之人,但不是为了欲,而是修行。

  这些人求的是一个欲字,反倒落了下乘,臣服于本能。

  他们已被酒色冲昏了头脑,失去了修炼者的自律与上进。

  从进来开始,陆谦一直暗暗警惕,法诀暗掐,蓄势待发。

  这些人的表现上来看,只要陆谦发难,这帮人有六成的概率被自己团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