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诗歌散文 我的哥们儿梁睿诚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新来的

我的哥们儿梁睿诚 以利沙 2696 2016.12.26 14:10

  在我们家门前有一道河,叫“京杭大运河”,据说是隋朝隋炀帝时挖的,为要把江南那些好吃的大米和新鲜的水果调往京师。不过到了我们这一代,由于沿岸历代勤劳智慧的劳动人民不断修桥铺路、围湖造田、伐树建房等多方面的原因,再也见不到那千帆竞发和舟车劳顿的景象了。

  而且由于年久失修,加上长年淤堵,这就使它彻底失去了漕运的功能,因此也不能再将它称为运河了,顶多算个沟渠而已。不过不管是昔日的运河,还是今日的沟渠,对于我们来说终归有其难以抵挡的魅力,毕竟是古代遗留下来的东西,总给人一种神秘的沧桑感。

  每当夏季来临的时候,小伙伴们就会光着屁股跳到里面游泳。有时候还可以抓到一些鲫鱼、鲢鱼之类的淡水鱼类,不过里面的鲤鱼却很少。当然也会碰到蚂蟥黏在腿上的情形,这时候用蛮力拽它是不成的,你需要拿一只鞋用鞋底使劲儿拍打它,它一受疼就会蜷缩起身体然后自动掉落下来。有时候该着倒霉,会被河底淤泥里藏着的碎玻璃扎到脚底。如果扎的不深,我们会从岸边抓上一块泥巴糊在出血的位置,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基本就无大碍了。如果扎的太深,就只能去村头的卫生室进行包扎了。

  曾记得我的一个远房亲戚有一次正沿着河岸骑车,忽然看到有数条大鲤鱼在岸边浅水处打着浑,这令他喜出望外。赶紧将车子停在一边,挽起裤腿,将鞋子脱在岸边,就下到水里往岸上抱。一条,两条,三条......每一条鲤鱼有十多斤重的样子。不过有句话叫作乐极生悲,就在他与最后那条大鲤鱼搏斗的时候,一块长长的碎玻璃片无情地刺破了他的脚心。当时市面上鲤鱼的价格每斤有两三块的样子,六条的话有七八十斤也就是二百块钱左右,但是他却为此打了好几天点滴花费了四五百元。这确实是一件不划算的事情。

  那个时候我们的假期非常多。礼拜六礼拜天休息,逢年过节休息,寒暑假休息,麦收的时候还要休息。所以我们当时在外面野的时间,貌似比学校里待的时间还要长。曾听人说,人这一生总要有个爱好才好,否则就会感到很无聊,很烦闷,很空虚。那个时候的我心里却觉得,如果人没有一两个玩的要好的朋友那才没劲呢!

  于是我结交了两个比较要好的朋友。暑假一个月的时间,前十五天去找这个朋友玩,后十五天再找另一个朋友玩,几个人一起玩的时间忽略不计。这就直接导致了每次去找朋友玩的时候,对方家长都会说一句“又来了?”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他们是喜欢我去,还是不喜欢我去。

  有一件事情我记得非常清楚。有一个小伙伴,他的妈妈在院子里的一个花盆里面栽了一株香椿树,确切的说是一株树苗。小香椿树苗长得非常快,真是一天一个样子。两个星期后花盆似乎已经装不下它,终于可以移植到平地上让它堂堂正正成为一棵香椿树了。可是就在那天,对许多新鲜事物都充满好奇心的我,看到这绿油油的树苗非常可爱,顺手就将顶端的嫩芽儿掰下来吃掉了。第二天再去找小伙伴玩时即被他的妈妈训斥了一番:“你说你,这棵香椿树苗的叶子其它地方你随便吃,可是你把它头上的芽儿给掰断了它就没法长个儿了!”我真是办了件傻事,因为没管住自己的好奇心,又没管住自己的手。可是男孩子都是有一点自尊心的,被她这么训斥一番,我的心中顿感一阵羞辱,于是下决心以后不去找他玩了。

  就这样我失去了一个伙伴。但是漫漫长假如何度过呢?暑假有一个月之久,难道要在一个伙伴家里耗上一个月?这么愚蠢的事我是不会去做的。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认识了一位新朋友,他的名字叫梁睿诚。睿城人如其名,国字脸、双眼皮、厚嘴唇,长着一双滴溜乱转的大眼睛,给人一种很聪明很有脑子的感觉。说起他来还真是应了不打不相识这句话了。那个年代家里没有电脑,只有一台黑白电视机,彩电是后面几年才更新的。而那个时候电视里最流行的就是各样的武侠片了,什么江湖道义,相逢一笑泯恩仇之类的尚武精神充斥着,当然还有港台电影里面的古惑仔、警匪片之类的也影响了那批孩子。

  所以那个时候的我们也是拉帮结派,群殴单挑之类的事情比比皆是。每个村庄之间的孩子们都互相不对付,十几二十几个人的群架是有的,一群人殴一个是有的,单挑决斗更是风靡一时。在这样的大背景大环境下,我和梁睿诚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梁睿诚是转学过来的,他的父亲是做生意的,据说很有钱。我那个时候是副班长兼职卫生委员,职位虽不大但是威信还是有一些的,虽然从来没有像班长那样很风光地带着大家一起喊“老师好”,但毕竟也算一个干部。可是梁睿诚却做出了挑战干部威信的事情,实在有无组织无纪律之嫌。好歹我也是个班长好吧,虽然前面带个“副”字。整个事情是这样的:副班长,也就是本人,想要与新来的菜鸟换位置(当时老师安排我俩同桌),因为我觉得老坐在一个位置上实在没趣,可是这个菜鸟就是不与我换。于是,一场决斗在所难免了。用今天流行的话来说就是一言不合就要开战。可是在学校里打架毕竟是不文明的,况且在女生面前也要稍微注意下自己的形象,尤其是我这种干部级别的。当时我很在意这个身份。

  于是我们约好了决斗的时间和地点,下午放学,学校东边的集市大街上。在一片放学铃声响过之后,激动人心的时刻马上来临了。我们两人一前一后迈向角斗场,后面跟着十多个好事者。

  “干嘛去啊,这么多人?”不明情况的群众在旁边好奇地打听着。

  “决斗啦,打架啦!”明白事的人回答道。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人群如潮水一般跟在我俩的后面。历朝历代看戏的人从来不嫌事大,只要有好戏看从来不会顾及别的。除了电视上黄金时间段播放的武侠片,约架单挑这类事情最能挑动起大家的神经和胃口。

  转眼之间就到达了角斗场。一片空地,一层麦草薄薄地铺了一层,不知道是哪家的大娘往家里抱柴火时散落在地上的,旁边是麦草堆。正是一片上好的地段!

  两个人一左一右,一南一北,相对而立。看热闹的学生们里三层外三层自觉地围成了一个圈。

  没有虚张声势,也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动作。两双手紧紧扣在一起,将对方身体拉到近处,右脚伸出来放到他右腿的后方,再稍微用力推对方的身体。由于他的重心本来是位于肚脐的位置,与头、脚处于三点一线上,但当我用力向他的反方向推时他的重心后移,我的右脚正放在他右腿的后面...不出意外地数秒之间睿诚就被KO了。毕竟是新来的,对于这些技战术并不知晓。

  于是下面的场景就变成了睿诚倒在地上,我骑在他肚脐的位置,他的重心就在这里...他翻腾了半天都无法逆转,胜负已分。观众们在旁边并没有表现的很兴奋,他们原指望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决斗呢,如此草草结束实在是没有一丁点儿观赏价值!这个时候梁睿诚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观众们开始对我指指点点,我的心里也开始发慌了。毕竟人言可畏,大家原本对弱者就有偏袒的心理。于是口里说声“下回不准你这样了”,然后“翻身下马”悻悻地溜走了。

  梁睿诚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在大家同情的目光中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