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诗歌散文 我的哥们儿梁睿诚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一封来信

我的哥们儿梁睿诚 以利沙 2058 2016.12.26 14:18

  暑假在百无聊赖中终于就要结束了。没有它时魂牵梦绕地想念它,拥有它时却又渐渐生厌,或许这就是人类所谓的劣根性吧。

  终于在开学前的最后几天前完成了暑假作业,接着就是等待新学期的开始。

  朝阳透过窗子照射进来,温暖地撒在薄薄的单被上面。直到眼光照射在脸上,驱散了最后的睡意。于是从床上爬下来,洗脸,刷牙,温一下厨房里留下的一份儿饭菜。爸妈出门时专门在窗口提醒了一下,厨房里有饭菜,吃的时候温一下。

  正坐在饭桌前吃饭,忽听到村里面的大喇叭又乌拉乌拉地响了起来。先是放了一首音乐,这是提醒大家注意收听,接着就是按惯例播放重要消息。村长大叔富有磁性和地方特色的声音传来,先是通知了又到了收缴电费的时候,告诉大家赶快缴上电费,否则将会以断电处罚。接着竟然提到了我的名字!说是有我的一封书信,赶快去村委会院里领取。

  谁的来信?我亲戚的?亲戚没必要给我写信啊。算了,过去就知道了。很快地把饭菜吃了个底朝天,胃口好,不挑食,好养活,这是我长得白胖白胖的原因。从厨房里拿出两个馒头,分别给两只狗子一狗一个,又倒到它们的水盆里一些温水。夏天的时候狗子吃的可能不多,但是缺了水可不行。而且狗子跟孩子类似的地方就是占有欲很强,领地意识很强,必须一只狗一个水盆,否则会争抢打架的。

  带好钥匙,锁上了大门,在门缝里又摸了摸两只狗子湿漉漉的黑鼻子。每次出门它们总会跟到大门口,有时候在家里闷坏了还会夺门而出,所以每次开门需要防着它们,最后是侧着身子出去。

  村委会座落在村东集市的街上,是几栋由老式的青砖盖起来的房屋组成,屋顶由砖瓦覆盖,应该有几十年的样子了。因为距我家距离并不是太远,几分钟的功夫就到了。

  走进村外会办公室,几位村干部正坐在茶几旁喝着茶水抽着烟。看到我进来,村长大叔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从桌子上递过来一封书信。看到信封上的笔迹似乎挺面熟,八九不离十该是梁睿诚写的吧?走出办公室,迫不及待地将信封拆开,一张白底红线的标准信纸映入眼帘,匆匆扫视了信纸一眼,看到在信纸的最后一栏里署名正是梁睿诚。果然是这小子发来的书信!这小子玩啥幺蛾子,还给我玩花,挺有想法的嘛。干脆回去仔细瞅瞅到底写的个啥。

  回到家中,走进房门,坐在了一张椅子上,仔细阅读梁睿诚发来的信件。

  信的开头写着“同桌敬启”四字,然后就很不符合他风格地开始拽文。第一句便写到:“数日不见,甚为想念;虽离不久,如隔三秋。”我想就他这水平能写出这种话?果然后面就很坦白地告诉我这是他姐姐教他写的。

  “遥想当年,与兄下河摸鱼;回首往昔,陪君戏耍女流。既有光彩夺目之时,也有受屈被殴之日。至今思想,不觉哑然失笑。”这是在说我俩曾一起去河里摸鱼,也戏弄过班里的女生。一起疯过,一起闹过,还被“四人帮”群殴过。

  “开山一声吼群鸟腾空散待到大路通天时百兽仓惶逃

  左手一颗蒜右手一根葱头顶一颗大白菜脚踩一青松

  蒜当手榴弹葱作枪冲锋;空投这棵大白菜盾牌是青松

  上山拉弯弓下海捉龙王入林骑匹小木马爬树捕螳螂”

  这是描述大家一起玩过的各种游戏,做过的许多囧事。

  “只是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书到用时方恨少,人到离时才觉难。”这是感慨时光飞逝。等会儿...这“书到用时方恨少”我懂,这后半句是小梁的大姐自己编的吧,这牛头不对马嘴的。不过后面的内容确实紧紧地扣住了“离”的主题。虽然平时他写的作文总是跑题,至少这次没有。只是小梁虽有拽文的心,可是却没有拽文的水准。就像每一只鸡都想证明自己也是鸟类的一员,可是却总是飞不到高空。

  “想说相遇不容易,想说相知难聚首,想说分别难出口,想说再见挥挥手。风从远方吹来,拂动了船帆,荡漾了它的倒影。但是风终将离去,船儿却要远航。

  没有永远平静的港湾,也没有永远沉睡的水兵。从梦乡里醒来,战舰就要驶向深蓝,赴往碧波荡漾的深海。在那梦想所在的地方,埋藏着最丰富的宝藏。只有勇敢的人才会发现它,只有追梦的人才能得着它。”小梁这是要去干嘛啊?这文拽的,你咋不上天呢!

  “我爸妈已经在TJ市给我找好了一所学校,新学期开学我就又得转学了。好像一个没人要的孩子,这刚要又个家,又被整的无家可归了。呜呜呜......”小梁终于说了句老百姓的话,这才知道他新学期就要去TJ市了。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却没想到这么快进来了,心里顿时感到一阵酸楚。孩子之间的友谊没有一点点杂质,是最纯洁而真实的情感。突然之间说要离别,真是很难受,很不是滋味。相信小梁在写这封信时一定也有同样的感受吧。

  “不要说,不要问,一切尽在不言中。”一首《朋友》唱出了多少朋友伤离别时的真实情感,也唱出了朋友间道不尽说不出的深情厚谊。这时候也不禁体会到“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的深切内涵。朋友不需要多,只需要真心;知己不需要多,一个足矣。陪你疯,陪你闹,陪你哭,陪你笑,这就是朋友。

  书信的最后,梁睿诚说过几天他还会过来办理转学手续,另外特别跟老师和同学们道个别。末尾留下两个字:“珍重。”署名:你的哥们儿梁睿诚。

  是啊,尽管我们之间匆匆如过客,但我们却在对方的生命中路过,相遇又相识。这样,不是很好吗?而且还收获了这样一个哥们儿,我很感恩,很知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