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诗歌散文 我的哥们儿梁睿诚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不打不相识

我的哥们儿梁睿诚 以利沙 2096 2016.12.26 14:11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背起书包独自走在上学的路上,马路上同学们三三两两结伴走着。

  有几个人正在河岸上打水漂。只见一个石子贴着河面“唰唰唰”地就飞向了对岸,途中留下五六个水圈。我的嘴角泛起了不为人知的神秘笑意。

  打水漂这个游戏可是个技术活。石子必须是精挑细选,不可以用太大或太小的,也不可以用圆球形的那种,以碟状的最为适用。因为圆球状扔出去后会“扑通”一下沉下去,太小的只会打一个水圈就飞跑了。这是我多次玩打水漂之后总结出来的。这种大小合适,形状为碟形的石子打出去,才可以打出数量既多,波纹又漂亮的水圈,有时甚至可以漂出十几二十几个水圈呢。

  当然了,有了合适的石子更需要娴熟的技术操作才好。打水漂时首先要选好石子入水的大体位置,左脚与右脚一前一后站立住了,然后上半身向后脚脚跟的位置倾斜以便发力,同时大拇指和食指捏住石子的边缘位置,以中指为主其它三指为辅托住石子的中间位置,当上半身身体的重心位置与后脚跟上下成为一条线时,就可以利用腹部、肩部和肘部瞬间的爆发力带动手臂,接着就将手中的石子与河面成十五度夹角抛射出去。说实话这个游戏既需要后天的仔细琢磨和研究,同时也需要一定的天分才可以玩得精髓。因为发现一些同学们玩了好久打出的水漂个数始终稳定在个位数。一路上有的同学们正在弹弹珠玩,还有的正在你追我敢玩起了赛跑游戏。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学校的门口。这时忽然觉得头部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生疼生疼的。环顾四周,只见在对面河岸上一群孩子正往这边扔土疙瘩球,是那种里面水分很少的土球。因为是在老运河岸边的缘故,这种资源还是比较丰富的。要开战吗?马上就要上课了,还是算了吧,好汉不吃眼前亏!于是一个箭步冲到校园里,躲开这是非之地。

  那个时候孩子们绝大多数都是自己背着书包来上学,放学了又三五成群结伴回家。现在的小学门口很多时候家长比孩子都多。这说明了好多问题的存在。

  我所在的班级在二楼最西侧的一间教室里。我们当时的二楼与今天的楼房二楼并不同,而是由土方垫起来之后用砖块和石头稳定根基,然后建立起来的平房。土方的下面也有一排平房,也是由砖块垒起来的,房顶是用尖尖的砖瓦做成的,因为那时候降雨量挺大的。

  这所学校的历史已经很悠久了,我老爸还在这里上过学,房子也翻修过好几次了,不过质量还是杠杠的。

  我像往常一样走进了教室,但很快发现了一些异样,同学们正用同情而担忧的眼神看向我,正像昨天决斗失败后射向梁睿诚那样的眼神。

  不好,得跑!正要拔腿逃跑的瞬间,只觉得眼睛的余光中一个身影就冲了过来,一把将我的衣领抓住了。

  “想跑?!”一个身宽体胖的大叔毫不留情地逮住了我。

  “啊呀,你放开,你放开我!”在他的手中我好像一只被老鹰抓住的小鸡,无力地扑腾着。

  “说为啥打我家孩子?”原来是家长找学校来了。

  我故意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又用力挤出几滴保命用的眼泪——这是女同学的家长多次去我家评理之后练出来的软技术。

  “叔叔我错了,我们就是闹着玩儿的。”我赶紧告饶道。

  我想这时梁睿诚的表态可以直接决定我的幸福或者悲剧,于是赶紧向他各种眼神传递。非常幸运的是对方似乎接收到了正确的讯号。

  “伯伯算了吧,我俩确实是闹着玩的。”梁睿诚平时那令我觉得非常刺耳的普通话,这个时候仿佛那悦耳动听余音绕梁的旋律,使我心中如蒙大赦。

  “对啊对啊,我俩还是同桌呢。”我连忙套近乎地说道。

  “今天就放过你了,不允许有下次!”或者这位梁大爷也觉得这样以大欺小不太合适,反正过来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威吓我,既然效果达到了他也有了面子。

  于是又安慰了一番这位从城里转学过来的宝贝侄子,然后扬长而去。

  我的心中也是一番庆幸,总算没有挨一顿打啊。实在是万幸!

  打那以后我觉得梁睿诚虽然倔是倔了点儿,但是至少不是那种落井下石之徒,这个朋友可交。我讨厌倔的人,因为我本身就是头倔驴。但我更讨厌落井下石、过河拆桥的人,梁睿城显然不是这种人。

  “哥们儿行啊!”我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竟然没有趁火打劫沾点儿小便宜啊。”

  “贪小便宜吃大亏。”他在一旁一边写着作业,一边头也不抬地回道。

  “这...”我以为自己够健谈够俏皮的了,今天真是棋逢对手。

  “那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我试探地问道。

  “要不放学后你买点儿好吃的给我?”梁睿城扭过头来厚着脸皮反问道。

  “我...”我竟无言以对。

  “你就把脑子用在怼人上了是吧?”我讥讽道。

  梁睿城沉默了一下,然后悠悠地说了句:“不只你一个人会示弱。”

  “不是...你啥意思?”我的脑子有点儿不够用了。城里人说话都绕着圈子来吗?

  “我昨天如果不那么快被你撂倒,你能轻易放我回家?”梁睿城反唇相讥。

  “不是...”我彻底蒙圈了。这是我第一次深切领会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和“强中自有强中手”的深切内涵。向来以玩小聪明和伎俩的高手自诩的我,真的有种甘拜下风的感觉。

  “你这样有意思嘛,动这种歪脑筋不累啊?”我在旁边继续大言不惭。

  “彼此彼此吧”,梁睿城接着说道,“你也不是省油的灯吧。”

  “我...人与人之间就不能多一点信任吗?”我继续死皮赖脸。

  “得了吧。”梁睿诚翻了翻白眼不屑道。

  看来以后的日子里,我不会再有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了......两个早熟儿童之间发生的思想碰撞,注定要激起非同凡响的火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