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灾难星舟文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守护者你的我

灾难星舟文传 红颜江湖 2887 2017.01.05 21:37

  一边说着今日趣事,谈笑风生,舟文好久都没这样开心过了,遇到一帮画风各异的伙伴,应该感恩珍惜。

  李沐阳和兰都属于高傲那一类,在旁人眼里都是很难接触,此时笑容挂满脸,仿如对此时的生活很满意。

  小团体个个真诚相待不怀二心,彼此间似若同胞兄弟姐妹共同进退,希望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下去。

  胖子肉包子脸把眼睛挤成条缝,欢声笑语聊得正酣,想拿李沐阳打趣,嘴中无意飚出句:,“你这娘炮……“

  顿时笑声噶然而止,四下安静都瞪大了双眼,感觉上要出大事儿。

  果然李沐阳阴沉着一张脸,眼里冒着火,浑身一股暗黑气息,要把胖子吃了一般。

  其余几人用手遮住眼睛,不想看见胖子被大卸八块的血腥场面,俯首拍额以表哀悼。

  心直口快的胖子死也不忘把舟文拖下水,连忙指着舟文说道:“舟文,我从舟文口里听来的。”

  “你大爷的,谭胖子有仇是吧?“

  舟文心里暗骂道,额头三根黑线拉长,杀父之仇还是怎么的,一会把舟文当两千万爱得死去活来,一会又临死不往拉上舟文。

  随即李沐阳调转枪头怒目相视,搞得舟文尴尬至极苦笑连连,心说一切都是误会。

  兰虽然深知不可能真正打起来,看到三个不成熟的男人你瞪我我瞪你的,连连摆头叹了口气,起身往门外走去。

  白鹭“咯咯”笑着,三个大男人也觉丢脸,把脸瞥向一边谁也不看谁,白鹤吹着口哨抱着头也往房间走去。

  金盾一夜没回,不知干嘛去了,组队三年来最近的金盾越来越神秘,唯有金盾是是参与过鱼人战争,曾经效命于控灵组,所以对鱼人举动格外上心,众人想是调查鱼人之事去了。

  翌日,据点如往常一样安静,控灵人不如普通人一般上班生活,登案在册的控灵人所做一切都要向控灵组报备,而企业面试控灵人身份证数据信息也会有特别标识,迫使企业对此人格外关注,也使大部分控灵人失去了做为普通人的权利。

  控灵人像被打上了犯罪标签,时刻被注视,像舟文这样的“局外人”另当别论,所以很多控灵人隐藏起来,不想被发现,但对于社会是个隐患。

  舟文走出房门来得顶楼,阳光明媚天气甚好,坐在地上,脚下是数百米高,据点本为一个电梯公寓楼层很高,远处眺望能把“死城”尽收眼底,这也是金盾把此处选做据点的原因。

  懒懒伸个懒腰,吸着暖暖而清新的空气,精神病院的七年舟文身上像长了霉一样,阳光的炙热打在脸色是种从未感受过的感觉,陆地上的美好难怪吸引着鱼人登陆。

  一声铁门打开的声音,舟文回过头去看,“兰?”两眼对视兰也一脸错愕,平时兰也喜欢在顶楼一个人静静吹着风,没料到舟文也在这里。

  兰在舟文旁边坐下,微风徐徐吹动兰的头发,鼻息间闻到一股清香,舟文看着兰,阳光洒在女人身上格外亮眼。

  暖暖的空气被兰一吸一吐间,散发出女人的成熟味道,心情大好,兰晃动着修长的双腿,也不曾和舟文说上一言半语。

  聪明的女人会让舟文感觉压力,静静的陪在兰身边,眺望死城残破与新世界的反差对比。

  直至黄昏,远处一个极速窜到的人影出现在视野中,才收拾好欣赏美景的心情。

  那人从死城中奔袭而来,身后拖着一缕红色流光,兰知道金盾回来了,站起身忘楼下走去,舟文紧随其后。

  不过片刻金盾已达据点,李沐阳讲金盾不该单独行动,有什么要查的大家一起行动更好,万一遇到危险相互有个照应。

  “人多眼杂,只是去查查鱼人长居死城或许会留下什么痕迹之类的,”金盾道。

  李沐阳有点气愤不平,他把金盾视作恩人,无论金盾吩咐什么,李沐阳都会竭尽全力去做,哪怕是杀人只要金盾一句话。

  只有兰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因为金盾在试图躲闪兰的目光,即使金盾出生军人世家,从小就受过军队熏陶和训练,心里素质极强,那说谎的小细节也只有兰能注意到。

  当初找上兰组织队伍,正因为兰的聪明与能力,现在却因为这些金盾反而被限制住,时刻被监视着的感觉。

  兰也渐渐明白,金盾随没有做过危害队友的事,并且以前无数次站在队友面前保护所有人,有责任心正义凛然的一个人,可是这种异样的感觉是什么原因,兰不得而知。

  傍晚时分,七人围坐在一起,分析着以前捕捉鱼人的时间地点,推敲鱼人生态圈的特性,纵然几个鱼人消失别的鱼人并没有任何反应,也说明鱼人在交际圈中没有人类复杂。

  情感、信仰、音乐、语言、肤色、国界、经济都是组成人类生态圈的重要元素,缺一不可包罗万象,当然最主要的智力进化才促使人类站在金字塔顶端。

  在性成熟时鱼人只是为繁殖而交配,从而组建家庭单位直至死亡,并没有达到高级动物的标准,只能说它们在进化,越来越接近于人类。

  仿佛一阶草民不能当皇帝一样,人类骨子里的阶级制度永远瞧不上比自己低级的人类,鱼人试图越过界限,在人类眼里就是背驰天道。

  “现在鱼人迁徙,以后我们该怎么办,”白鹤突然问到。

  在所有人看来这的确是个难题,经过上次高千从中作梗,雇主那边也很难再派任务给他们,几个控灵人习惯了无拘无束,自不愿安分的找个工作上班。

  以后该如何生活,不能行善布施福利院的孩子也生活不好,几个控灵人“抢银行”应该轻轻松松,可惊动控灵组日子就惨了。

  一身本领的控灵人居然落魄成这样,平凡人还成日幻想自己拥有超能力会如何如何,真拥有时事情就不会这般简单。

  金盾看着兰,了解兰的身份非常,父亲是华夏叫得上名的人物,一点没有上流社会千金的娇惯秉性,愿与他们这种市井小人物为伍。

  兰修长美腿搭在凳子上,扎起发髻落下微卷发丝,离家至今兰从未想过家,家里感觉不到温暖,再大的房子也比不上这里。

  瞬间兰脸色变了,娇容的脸一下子降到冰点,仿佛金盾触犯了兰的底线,狠狠摔了一下靠枕,夺门而出。

  这是舟文第一次见兰生气,情商再高的人也有禁忌,不知是什么原因让女人一下子爆发,舟文更不敢招惹这女人了。

  又来到楼顶,晚风吹过带着丝丝凉意,坐在地上更凉了,兰自然的抱紧了身子,不愿去想没有温暖的家,眼里流露出一抹忧伤。

  “我永远不会去求你……永远不会,就得你没有生过我这个女儿,”兰自言自语道,把头埋在腿上,默默的一个人坚持着。

  突然兰感觉一阵温暖,正是胖子怕她凉拿了件衣服给披上,胖子微笑着默默的坐下来,静静的坐在兰身边。

  “金盾叫我给你说声对不起,他没想到你会这么生气。”

  “这不怪别人,怪我自己太要强,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兰自责道。

  “我就说嘛,兰那会像他们说那样小气,你生气的样子可把他们几个吓坏了,”胖子突然画风一转。

  兰“扑哧”一声笑了,逼问胖子说:“我有这么凶吗?”

  “可不是嘛,白鹭那小丫头急急忙忙把我推上来看看你。”

  兰深知胖子有意逗自己开心,有什么事第一个站在身边的人一定是胖子,冲着胖子笑了笑,仿佛融化了胖子整个人,飘飘欲仙一样。

  “兰,你知道吗?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希望你开心,你的不开心我也愿为你分担,如果某一天你累了伤心了,回头看看我,我依旧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胖子表白过无数次,可这回尤为打动兰,看得出胖子真执热忱的心,但爱情是两情相悦,兰的心上人是像紫霞仙子那样的盖世大英雄,有一天会踏着七彩云霞来迎娶她。

  “你的心我知道……有你这样的朋友我非常开心,胖子你是个好人。”

  这好人卡被发的措不及防,胖子咧着嘴尴尬一脸,不过这些都是胖子自愿的,默默付出只要兰开心就好。

  一阵凉风吹过,兰拉了拉衣服,身子裹得更紧了,把头枕在胖子肩上,这份友情是天赐,怀着感恩的心无以为报。

  胖子欣喜若狂,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此刻,替兰遮风挡雨做最坚实的依靠,让我来守护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