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灾难星舟文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死城

灾难星舟文传 红颜江湖 2917 2016.12.31 19:39

  转眼,眼前的景物已换了个篇幅,位于市边缘,此处原是被作为市中心的黄金地段,如今一切都变了,这里沦落为城市边缘。一条河将这座城市一分为二,而对面,就是死亡地带,灾难年间城市被毁,鱼人占据了大河对面。

  与恶魔为邻,人们总以为不踏步对面就是安全的,人就是这么可笑,恶魔早就渗透到了你生活的每个角落,“世仇”又怎么会受一条沟渠阻挡。

  几人立在高楼顶,皆是背对皓月,脸上满是阴霾,一腔愤慨,没有像电影里一样侵略者都来自外太空,恶魔就在这里。

  舟文是第一次走这么远,映入眼帘是一座荒无人烟的城市。借着月光可以看见钢筋混泥土胡乱穿插着,犹如一把把锋利的刀剑闪着寒光,千疮百孔的高楼摇摇欲坠,气氛压抑到了极点,甚至听不出从里面传出任何声响,了无生机,仿佛一具冰冷的尸体,让你感到害怕,冰冷充斥着每一根神经。

  “奇怪,好段日子没看见一“只”鱼人了,总让人感觉不对劲!”白鹭嘟囔道,女人厉害之处就是比男人敏感。

  人们常用“只”来形容动物,很显然人类也把鱼人看做是动物,潜移默化在心里用单位量词来区分鱼人,妄想与人类平起平坐,在人类心里鱼人只是野蛮的牲畜,不能称作人。

  他们又把鱼人唤为‘白皮’,亦是嘲笑,因为有组织偷偷将鱼人做成标本后,鱼人皮肤会因为化学作用变成惨白色。

  就如金盾小队所被雇佣的雇主,手底下一只专业研究队,而金盾等人只需将鱼人活捉偷偷带过去。

  这工作十分危险,一是鱼人身体素质异常强悍,二则更为严重,稍不留神鱼人便可以人类破坏和平协定为理由,战争提前到来,历史上就是罪人。

  “嗯,总感觉一场阴谋在慢慢酝酿,”金盾随即附道,眉头紧锁,好像心里有个打不开的结。

  “雇主的下一个任务可有消息?”被二人组搀扶的李沐阳问道。

  李沐阳这话一说完,胖子气炸了一般,直接将舟文丢在地上,满脸肥膘鼓得像个气球。

  “妈蛋,这次接个散活保护那老色鬼,也许现在还在与那女歌手滚床单,简直把我们当儿戏,现在还惹上这么一个祸害。”说完,胖子手指了指被他称为‘祸害’的舟文。

  无缘无故直接被丢地上,舟文还没气过了啦,这死胖子还骂自己是个祸害,反正现在这些人要接纳自己,短时间应该不会起杀心,等以后有机会了再好好收拾这死胖子。

  听完胖子的唠叨,金盾也是凝视着舟文,说道:“雇主的事改日在说,现在治疗他俩的伤要紧,先把他们带回据点。”

  队长说话立即执行,小队人以金盾为中心,形成了一个良好的体制,毕竟因为金盾出生军人世家。

  即时纵身飞跃,在缕过数个街区,眼前尽是废楼,这里更是人烟罕至,以前的繁华的小区现如今更是只能看见几户零星的灯火,基本都已经搬走了,只因这里离“死城”太近,离鱼人太近。

  刚一进大楼,一阵阴森森微风迎面吹来,一侧墙体破开了一个大洞,好像是被炮弹轰穿的,能想到当年为抵抗鱼人人类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军队在群众密集之地使用炮弹,不敢想象战争的残酷。

  破败的大楼电梯居然能用,人在电梯里能听见钢绳晃动的声响,电梯到了多少层停住的舟文以记不清了。出了电梯,又是一股腐败的气味刺鼻难闻,两旁堆满了各种被遗弃的家具。

  随着‘咯吱’一声,门被打开了,屋里的装饰虽是陈旧,但尽有温馨氛围,仅一门之隔,与外面却是大相径庭。可想而知,以前住这里的定是个有钱人,现在把房子出租给穷人,自己逃的老远。

  “阿”解脱束缚的胖子长舒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舟文被撂在一边,其余人也陆续坐下。昂贵的红木茶几上散乱放着各种纸张,上面绘道一幅幅如迷宫一样的城市地形图,尤其是对“死城”的描绘格外详细。

  “先等他俩的伤养好,我一人去联系雇主便可,”金盾吩咐道。

  舟文被安置下来睡了过去,这是舟文睡的最甜的夜晚,梦境里,葱绿幽参的巍峨大山,包围住一个村庄,木材与石头构建的房子,看着让人极其舒服。

  屋前,小男孩懒样样躺在一个成年少妇怀里,白嫩的小脸透着红润,眼眸微动,嘴角浮起微笑,像只小猫一般依偎在少妇怀里,而少妇则轻抚着小男孩的头,对其特别的溺爱。

  “阿姨,这个字怎么念,”突然,小男孩开口问道,眨巴着眸子,一双小手抓着本大大的书。

  “嗯”了一声,有些心不在焉,和蔼道:“这个字念‘蔻’。”不过话刚说完,她反问道“你知道我给你起名为‘舟’是什么意思吗?”

  闻言,小家伙站直的腰板,两手叉腰,宛如一个小小男子汉一般郑重其事的说道:“阿姨是希望我能像那汪洋大海里一叶孤舟,迎风破浪,身处乱世漩涡中能独善其身,不被世事左右,”一口气说完,小男孩大呼了口气,冲少妇笑着。

  少妇很是惊讶,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能懂得这般,惊讶之余少妇却是心有所思,男孩说中了一半,并不完全。每个人的名字都有其中寓意,只看你如何解读。

  舟,她是希望舟文日后能明白这是命宿,注定如一叶孤舟,随波摇摆却能够坚毅其中,更是希望舟文知道真相时不要悲伤。

  男孩的想法是积极的,女人的想法略显悲观。

  曾经的种种记忆在舟文脑海里走马观花似的过了一遍,等他醒来时亦是隔天晚上。对于舟文来讲,仿佛以往的睡觉时间加起来都没有这么长过,没有精神病院那神经质的吼叫,也感觉不到环境的陌生,睡觉真乃人生一大快事。

  当迷迷糊糊睁眼时,见一女子坐在床头,灵眸眨巴着正盯着自己,舟文想起这是那个叫做白鹭的女子,此女子面容俊俏,算不上倾城之貌,可有朝阳之美,暖人心媚,浑身散发一股青春气质,沁人心脾,看得舟文入神。

  “你醒啦。”

  “嗯,早安!”

  “可现在是晚上,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白鹭纯真善良关心道。

  舟文苦笑,面露尴尬之色。

  “你睡了整整三天,”白鹭继续说道。

  “这么久!难怪有些饿了,”应道。

  “我听兰姐姐说过你的事了,她说你是个怪胎,不过我倒好佩服你,”白鹭双手捧着,凑到舟文面前几乎是脸贴脸,左晃右看宛如见了大明星一般。

  舟文一怔,果然没错,那面具女人有窃取他人记忆的能力,舟文之前也是猜出了个大概。

  此刻舟文才注意手上还打着点滴,药水也差不多没了,赤膊的上身缠着绷带,剧痛依旧。

  这时门被推开,一脸大体宽的胖子走了进来,见舟文行了一把将其保住,“我的两千万你终于醒了,哈哈……哈哈……”

  舟文身上的伤被胖子压得生痛,还好白鹭连忙制止,不然得被蹂躏致死,

  胖子平日极其爱戴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小妹,什么事儿都让着她,就像自己亲妹妹一般,而白鹭也喜欢捉弄谭胖子。

  这时屋外进来一名男子,与白鹭有几分神似,还戴着一张稚气未脱的娃娃脸,也不待舟文打招呼,直接开口道:“之前兰姐姐叫我去精神病远院看看你失踪院方有什么反应,想不想知道。”

  舟文这才想起来,自己失踪,精神病院现在肯定在四处广播寻找自己,于是问道:“情况怎么样,是不是现在全城都是我的照片。”

  白鹤笑了笑,“院方没有任何动静,估计恐怕是担心上级责怪,院方没有对外公布病人丢失的消息,毕竟灾难年找个工作不容易,倒是有个护士对你的失踪尤为上心。”

  “还有就是沐阳哥的伤也完全好了,你让他丢了面子,可得小心点。”白鹤这样提醒到。

  舟文语塞,无奈起来,要不是下雨,自己恐连李沐阳的一根寒毛都碰不到。

  而此刻房间门外一人正俯耳听着里面的对话。

  “怎么样,现在该相信我了吧!”面具女人已不戴面具,那一幅天仙般的容貌让人垂涎,肤如凝脂白玉般光洁,眼似一汪泉泛起斑斑水灵,骨子里皆透着仙气。

  “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若是以后他叛变,对我们造成的影响可就没丢了小命那样简单。”事已至此,李沐阳依旧对舟文持怀疑态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