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异世娇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命不该绝的人

异世娇女 红亚的末 2092 2017.03.22 08:40

  他没有死,他竟然没有死,呵呵,我就知道他不会死的,那么好看的人,那么温和的人,怎么会死呢?郁楚一边跑着,一边哭一边笑着......

  好不容易跑到了破庙,郁楚站在破庙门口,不敢进去,脚就像有千金重一样,抬也抬不动。

  “进去吧。”

  随后来到的向飞,看到郁楚这样,心里莫名的难受,不知道如果自己也有这样一天,他会不会如此担心,同时心里也庆幸着那个人没有死。

  正在熬药的偷老头看着向飞和两个不认识的人进来了,用那炙热的眼光看着自己,莫名地站了起来。

  “你救的人呢,他在哪里?”郁楚含着泪微笑说。

  偷老头机械式的指了指自己后面。

  郁楚顺着偷老头指的地方看去,黄昏的太阳透过镂空的雕花木窗照射在草堆上正在静静睡着的人脸上,说不清的安详感觉。

  随着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脸庞也越来越清晰出现在郁楚的视线里。

  长长的睫毛,在阳光的照耀下异常的吸引人,脸部柔和的线条就如刀削般完美,不多一分少一毫,轻抚上他的脸,就觉得认识了好久好久一样,熟悉。

  “陌城,别睡了。”温柔如羽毛般轻轻的声音瘙痒着沉睡的人的心,躺在草上的男子不舒服的皱了皱眉。

  郁楚笑了,不在乎自己说的话让他皱眉,在乎他有感觉,能听到。

  接着他又松开紧皱的眉头,平稳的呼吸着,睡着了。

  如羽毛般的声音又想起:“陌城,最后一个任务,你醒了,就自由了,真的。”

  郁楚不断重复着这一句话,直到好几遍以后,看到陌城的睫毛不停的在动,才停止了说话。

  睁开眼,因为耀阳的光,陌城又闭了一下,再睁开,看到的是脱漆裂缝的横梁,缠丝忙碌的蜘蛛,随风而动的破旧红布条。

  “陌城,你怎么样了。”郁楚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轻声地问道。

  陌城听到声音转头,清澈的眼眸,干净得不容让人忽视,虽然是黑黑的脸,却没有让人觉得脏,反而与众不同,好熟悉的人。

  “我怎么在这里?我记得.......”我记得自己被叫惊天的人打败,我记得小姐那憎恨的眼神,还记得漫天大雨。

  陌城转头看着郁楚,干裂的唇轻启:“是你救的我。”

  “不是,是我们救的你......”郁楚转身想告诉他还有向飞,还有那个老头,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屋内已经只剩下她和陌城两人了。

  “谢谢。”陌城说着想要从地上怕起来,想要离开。

  “你做什么,你这个样子能去那里?”郁楚皱着眉不解地看着他,可能出不了庙门又会倒在地上了。

  “那里都可以,我想离开这里,我想离开玉国。”陌城坚定地说着,因为他自由了,可以回家了。

  “坐下,你这样,能到哪里去?就别说能离开玉国了,走几步都成问题。”郁楚的手压在他的肩膀上,尽量让他不能有所举动。

  “我要回家。”陌城有气无力地说着,依旧想挣脱郁楚的压制。

  看到血染过的方,又开始从新上色,郁楚气愤地大吼道:“你给我坐下,我就没有见过这么不听话的人。”

  震破天的吼声让陌城停止了举动,不可思议的看着郁楚,也让守在屋外的三人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

  “怎么了。”向飞看着一上一下怒目相对的两人,轻声地问道,试图打破这样僵硬的气氛。

  两人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郁楚转身走到弄月的身旁拉着她的手说:“弄月,我们回去。”

  不大不小的声音传进了陌城的耳里,疑惑得立即问出了口:“你是郁楚?”

  刚要跨过门口的郁楚转身看着他,没有说话。

  “为什么要救我。”

  “算是我欠你的吧,要不是我,你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郁楚离开了,陌城也没有离开,乖乖的躺了回去。

  向飞看着远去的背影,多想他再留一会儿,转身看着地上的男子,眼里有的是羡慕,别无其他。

  眼看着就要进城了,弄月看着郁楚的背影,咬了咬牙,甩开郁楚的说,停住了脚步。

  郁楚感觉到手空了,才从破庙里的不愉快回了神,转身不耐烦地看着弄月问道:“弄月,你做什么?”

  弄月没有说话,看着郁楚,看着看着就要哭了起来,郁楚急忙说道:“弄月,你别哭,我知道那天骗了你是我不对,但是你别哭啊。”

  郁楚说着话,抬手就要给弄月擦眼泪,弄月退了一步,看着郁楚认真的说:“你喜欢我吗?”

  “我当然喜欢你啊,你说的是什么傻话。”

  “那你娶我。”

  郁楚听到弄月说的话,收回了手,张大嘴巴看着弄月,过来好久好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弄月,你别闹了。”

  “我没有闹,喜欢我你就娶我啊。”弄月大声的吼道,她害怕急了,他感觉得到,他对向飞是兄弟情,对陌城是喜欢,在乎,唯独对自己,若即若离。

  “弄月,我不能娶你,不行的......”我是女的啊,郁楚在心里默默的补了一句。

  看着弄月没有说话,蹲在地上无声的哭,郁楚也就这样守着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哭的累了,哭得够了,郁楚也松了一口气,失恋的女人真可怕。

  正在郁楚思绪远游想着自己的从前,想着那时的自己也是如弄月现在这般哭得伤心时,弄月突然说了一句话,雷到了郁楚,没差点就傻了。

  “郁楚,你是什么时候,变成太监的?”弄月说完话,羞涩的低着头,脸红得如晚霞般灿烂。

  “我…”郁楚震惊的看着弄月,这丫的脑袋是怎么长的?

  郁楚酝酿了一会儿,双手抬起弄月的头,让她与自己对视说:“弄月,我是女的。”

  这回换弄月震惊的郁楚了,不说不觉得,说了,还真有几分女人像,不过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依旧皱着眉看着郁楚。

  “不信?”

  弄月点了点头。

  郁楚直接拉过弄月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上。

  “你…”弄月感觉到手心实实在在的肉感,快速地收回了手。

  郁楚则是笑了,虽然小是小了点,那也是个小馒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