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异世娇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上官的决定

异世娇女 红亚的末 2136 2017.01.25 22:26

  “哎。”郁楚叹了口气,无精打采地看着窗外,如若是以往,小虫如此说他,她肯定会和小虫大吵一架,然后再气上个几天,可现在毫无意义。

  活该,自己喜欢的自己不去争取,争取又作何?当小三?当妾?郁楚冷笑了声,自己没有那么大了肚量和别人共享一个男人,宁愿与一乞丐共乞讨,也不愿与一皇帝共富贵。

  现在的自己,就算有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也保不住它,如此还不如让它永远不见阳光,想到这样郁楚心里五味杂陈,没过一会儿,抬头,看着乏着冷光的明月,眼里充满坚定。

  等我…等我有能力了,我就带着黑暗里的那张倾国倾城的脸招摇去,然后云游四海,四海为家。

  “小虫,也不知道夜爹怎么样了,对了,你知道夜爹去那里了吗?”郁楚突然想知道夜爹离开的理由。

  “主人不让说。”小虫说着,头偏了过去,不看郁楚。

  郁楚直直的盯着他,真想拔了它那表面乌黑,其实是五彩的毛,双手抬起蠢蠢欲动,然而小虫却先一步飞走了。

  “夜兰亭,你跟我走了,你放得下你忘记了十多年的徒弟,还有那个喊你夜爹的人。”南岛看着他,认真地问道。

  “都跟着你一天了,你说呢?”夜兰亭看着前方,突然有着微弱的亮光,双腿用力一夹马肚子,嘴里蹦出一个字“驾。”便把南岛远远的甩在后面了。

  夜兰亭,郁楚是何人?值得你为了他而去往那荒无人烟,冰雪覆盖的地方寻找天山雪莲。

  你可知道,没有功夫你人去往天山如同踏上黄泉路,你可知道,传说中的天山雪莲可遇而不可求,你可知道,就算你摘得天山雪莲,又如何能保护它,平安回到京城而不被夺取,天下想要天山雪莲的人何其多,上至皇室中人、文武百官,下至平民百姓、乞丐奴隶,谁不是对它虎视眈眈。

  看着那坚定而微陀的背影,南岛虽然不理解他的坚持,却佩服他那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决心。

  夜兰亭知道郁楚是因为体内的内力相冲,当情绪激动,心绪不宁,那股力量就会找到脆弱地方冲击,使郁楚丧失理智,思想混乱,最后走火入魔,变成疯癫之人。

  又怎么会看着他一步步走向万劫不复之地,成为杀人狂魔,最终人人见而诛之,哎…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也不知道宸儿会不会照顾好他。

  “王爷,圣旨下来了,皇上命王爷明天辰时整出发,不得耽搁。”刚踏进门,成一就开了口,看着背手而立的王爷,平静地说道。

  “嗯。”宸王轻声应了一声,没有转身依旧一动不动。

  消息已经传到,成一行了礼便退下了虽有疑惑,可主子的事不容下属过问,也不容下属质疑,只要听命令行事便好。

  关门声响,宸王便开了口,轻声地说道:“风,把上官带来府里。”

  话音刚落,只觉屋内的气息微微的流动了一下,又恢复如常。

  “诶,我说阿宸,大晚上的你又要干什么?”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声音中略带着一点抱怨和疑惑,似乎还因为上次郁蔻的事而埋怨。

  “上官,本王找你来是有事拜托你。”宸王举止斯文的吃着夜宵,头也没有抬,虽然说的是拜托,却更像是命令。

  “说。”上官云理了理被风提皱的白色衣衫,优雅的坐下,浅酌了一口酒,认真地看着宸王。

  “我不在的时候,照顾好郁楚,不能让他有丝毫的损伤。”说道郁楚,宸王顿了一下筷子,抬眼看了自顾自吃着的人,接着又说了一句:“还有,离他远点。”

  “行,不过我有个条件。”上官云爽快地答应完,便是低着头沉思。

  “嗯?”宸王看着上官一脸凝重的样子,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注视着他。

  “让皇上取消我和曾馨的婚约。”

  “为什么?”虽然宸王知道上官和馨儿没有感情,可是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为何上官就是不愿意接受她。

  “不为什么,有些人,从看到的第一眼就知道不会喜欢,你也不希望,馨儿一辈子都在喜欢着别人,而别人喜欢的又是别人吧。”上官云说完叹了一口气,有些事情不说,并不代表默认,可如今到了非说不可的地步。

  上官云想起了和曾馨的一点一滴,以前都是把她当孩子看,可如今长大了,眉眼之间都透露出对自己的喜爱,羞涩,可是自己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曾经还能逗逗她,现在避之不及。

  “你喜欢谁?”宸王皱着看着上官,第一瞬间想到的就是郁楚。

  “呵,阿宸,我是男人,不弯,还有别把你想那种事表示在脸上。”上官云痞痞地说着,转移着话题,也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菜,搭着小酒。

  “好,等我从南锡回来,我会让皇兄解除你们的婚约,说着宸王一仰头,一口干掉了酒杯里的酒,上官已经决定好的事,就没有更换结局的可能了。

  “一言为定。”上官云说着举起酒杯敬了一下宸王,也是一口干。

  看着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人,宸王唤来风,又命他把上官云提着送了回去,想起了什么,飞身站在了幽阁屋顶,看着弄月阁所在的地方,透过窗户,似乎想知道此时的他在做什么。

  郁楚傻傻的坐在床上,听到屋外挨着巷子打更的人吼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咚的一声响,郁楚知道三更天已过了。

  “小虫,洗洗睡吧。”说着起身揪起桌上的小虫,按在了洗脸盆水里,轻柔的搓洗着。

  五彩鹦鹉好是好看,就是太惹眼,太招人盗窃了,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得给小虫染墨汁,又过一段时间,又得给它洗洗。

  洗掉了墨汁,看着恢复了,红,黄,紫,绿,粉得五彩鹦鹉,郁楚用秀帕轻柔的吸噬着羽毛上的水珠。

  过了一会儿,只见小虫抖了抖身体,五种颜和谐的色相互辉映着,好不耀眼。

  小虫有精神的抬头挺胸散发出高贵的气息,让人不直觉的顶礼膜拜,仿佛它就是天生的神鸟,理所应当的接受着这无比的荣耀。

  在小虫因为这五彩的羽毛而无比骄傲的时候,郁楚一巴掌拍在的小虫的头顶,还念念有词道:“你拽什么拽?小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