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异世娇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装傻

异世娇女 红亚的末 2013 2017.04.01 13:33

  郁楚知道宸王没有离开,他也没有想过能瞒过他,而是趁着能憋在水里的这几秒,走远一些,离宸王越远越好。

  终于郁楚憋不住了,冒出了头,背对着离自己五米外的宸王,不停的搓洗着自己的脸。

  他在做什么?宸王看着郁楚怎么感觉他在洗澡,享受起来了呢?宸王略微有些生气,顺手在地上捡起了一粒小小的石头弹了过去。

  郁楚并不知道宸王的小动作,只是觉得这样子洗脸很慢,还不如把头埋进去,感觉到温泉温度,那样脸上的药汁会溶解的快一点,结果,一弯腰就躲过了飞来的石子,只听见啪的一声,石子击在了郁楚前面的石壁上,咚的一声掉进了水里,引起了郁楚的注意。

  转身,受伤的眼神看着宸王:“你暗算我?”

  女的?宸王听着她委屈的语气,就觉得自己犯了罪一样,隔得有些远,看不清楚,想一探究竟的朝另一边走去。

  郁楚看着宸王绕了过来,自己则是不断的往温泉中心走去,因为还有一些药汁没有溶解,怕宸王看出端倪。

  “你是谁?”轻启薄唇看着温泉里露出头的人,认真的问道,也不知为何,感觉很熟悉,这个人自己应该是认识,想知道他是谁,但不是为了杀他。

  郁楚没有说话,不知道说自己是郁楚,还是说郁兰楚,或者有另外胡诌一个人物出来。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害怕坦白,都习惯了满口胡言。

  不说?宸王看着水中的女子,噗通一声跳了下去。

  “你干什么?”郁楚大惊道。

  “既然你不说你是谁,那本王就自己来看。”随着越来越近的距离,宸王的心跳也越烈。

  看着无比熟悉的面孔,难得出现其他表情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裂缝:“怎么会?”怎么会长得如此相似?

  前一分钟自己还在她的房里,不可能这分钟就出现在这里,随着宸王的冥思,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精彩,难得那次的那个人是她?昨天救自己的也是她?

  宸王快速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昨天你是不是去过百鬼林?”

  郁楚没有见过如此失态的宸王,心里颤抖着,说不害怕是假的,看了一眼要吃人的宸王,又看着自己被他抓着的手扯着伤口,委屈地说:“你抓疼我了。”

  答非所问,宸王来不及懊恼,而是放开了她的手。

  在郁楚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的时候,宸王的举动一下子吓得郁楚不可置信的看着宸王:“你干什么?”

  “我怕你跑。”宸王双手紧紧的抱住郁楚,淳厚的声音缓缓而出。

  郁楚听到这几个字,看了看宸王,微红的脸,圆睁的眼,死板的表情,郁楚哭笑不得:“那个,你能不能稍微松一点?”

  两人都湿透了,紧贴在一起,虽然是小馒头,可长期的挤压下总是不好的,再说这姿势太尴尬。

  宸王这才注意到两人贴合无缝,脸红了,手也稍微的松了一点点。

  “那个,你能不能先松开我。”郁楚又再次说道,虽然松了一点,可这一点取不到什么作用啊。

  “你想跑?”

  郁楚感觉宸王的手又收紧了一点,呵呵笑道:“哪里的话?我怎么会想跑了,你不是看着我的吗?”接着郁楚又说:“难道你觉得你看不住我?”

  “你别激我,本王不吃你那套。”宸王说着,又收紧了手。

  郁楚沉了沉,在心里自我调节了一下:“你松点好吗?”

  看着他讨好自己的样子,总觉得在那里见过。

  看着宸王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还走神了,郁楚在也不能忍了,大吼道:“你松一点。”

  宸王不但没有松,又收紧了手,也不知道是舍不得松开,还是故意的。

  “我说让你松点。”郁楚说着,就不听的挥动着手不舒服的扭动着喘不过气的身体。

  “别动。”宸王大吼道。

  郁楚被吓到了停止了动作,可下一秒心里就想到了色狼两字:“我不跑,我发誓,你能不能把你的烧火棍移开。”郁楚伸出三个手指朝天,真诚地说道。

  烧火棍?宸王黑了黑脸,能不能多少有点矜持,要不是胸膛那里能感觉到有小馒头抵着,他直接怀疑怀里着人是不是女的。

  看着他多变得脸,宸王觉得十分有趣,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姑娘像她一样,变幻莫测。

  “你是谁?”宸王又把话绕回了原点,同时也想转移注意力,免得自己禽兽,就如第一次见她一样,伤害了她,想到这里又问道:“那次,对不起,本王不是有意的,还痛吗?”

  “哇哈哈,哪次啊,我早就忘了。”

  忘了?宸王心里闷闷的:“不过,谢谢你昨天出手相救。”

  “哪里的话,我那三脚猫功夫在你的面前都是多余的了,要不然我刚才早就跑了,你是属遗千年那类的。”

  “这么说,你还是想跑?”

  “啊,我开玩笑的。”郁楚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蠢蛋。

  宸王没有说话,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那你今晚去烟雨阁做什么?仅仅是偷窥而已?”

  “巧合而已,我迷了路。”郁楚被宸王盯的背脊发毛:“现在也是,我刚刚也是迷路了才到这里来的。”

  看着他不像说谎的样子,宸王也只好作罢。

  就这样,谁都没有说话,郁楚也不知道开口要说什么,不知不觉就在宸王的怀里睡着了。

  宸王本想问她名字的,可低头却发觉她睡着了,都还以为自己是做梦呢,只有梦里才会有如此迷糊的人,还如此放心躺在别的男人怀里,想到这里,宸王心里堵得慌,也满是无奈。

  打横抱着她出了温泉,看着淅沥沥的衣服,放床上不是,一直抱在怀里也不是,没了办法只好叫醒了她。

  “你干什么?”睡觉被人打扰是郁楚最讨厌的事情之一。

  “把衣服换了再睡,或者是你继续睡,本王亲自给你换衣服。”宸王怒了怒,能这样对自己大呼小叫的人,还没有遇到几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