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异世娇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又是家法

异世娇女 红亚的末 2070 2017.03.16 19:01

  田叔只是叹了叹气,便转身离开了忙自己的事去了。

  “喂,上官云,你知道刚才是谁在吹笛子吗?”郁楚刚出了门,就看到从院外回来的人,高声问道。

  上官云看了她一眼说:“有吗?我没有听到。”

  郁楚疑惑地看着上官云,这斯怎么今天总不对劲?疑惑归疑惑,郁楚还是慢慢的出了院门,找吹笛子的人去了。

  上官云回了房,坐到桌前继续办理着阿宸交代的差事,突然想起了什么,放下手里的笔,轻声说道:“天惊,你出来。”

  虽然上官云感觉不到什么,也不用看,就知道天惊已经站在自己的背后,接着便说:“天惊,你明天不用跟着我了,跟着郁楚就可以了。”

  名叫天惊的男子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开,就代表着无声的抗议,这是一直以来的惯例,上官云和他都知道。

  “天惊,就算我求你,好吗?”

  天惊震惊的看着坐在窗边背挺得直直的人,这是这么多年以来,他第一次求自己,然而只是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厮。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天惊就跟自己了,问也问不出来,要不是一次偶然的刺杀,恐怕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身边一直隐藏着一个人了,就连阿宸也不知道,从开始的防备,到现在的信任,上官云也不知道为何。

  “好。”

  一个简单的字,让上官云,回头感激地看着天惊,然而哪里还有人影。

  天大亮,郁楚睁开朦胧的双眼,伸了伸懒腰才慢吞吞的起了床,而站在一旁的弄月又气又怨,自己卯时就起来了,打了热水,准备好了衣服,可就是叫不动郁楚起床,又不好太过。

  “弄月你还没走啊。”郁楚看着弄月,傻傻的姑娘啊。

  “马上就走,你别催。”弄月说完话,一个眼神都没有抛给郁楚,而是想着去找管家,去找大夫,王爷不在就是没人管得了他,哎,一点都不好。

  等郁楚洗漱好,太阳已经当空照了,吃了饭,郁楚才不慌不忙地哼着小曲往烟雨阁而去。

  刚要进院子,就碰到了玉兰蔻的贴身丫环白鸥,看到自己,连忙走了过来说道:“你快点去吧,王妃都已经生气了。”

  “天还没亮,我就出了房门了,可没办法啊,我这屁股痛,嘶....痛得撕心裂肺的。”郁楚说着,拖着腿一步一步往院内挪。

  白鸥看到郁楚的样子,转身进了院子。

  “郁楚还没有来吗?”

  冷冷的声音冰寒刺骨,白鸥冷静地说道:“来了,在院内呢。”

  “恩。”宸王妃头也不抬,继续做着女红,满意地看着那活灵活现两只鸳鸯,心里想着王爷,露出了思念,期待,幸福的样子。

  也不知道王爷怎么样了,都去了那么多天,一点消息也没有......

  “去看看郁楚怎么还没有进来。”

  “是。”

  “慢着。”

  白鸥听到命令,退至一旁,看到王妃出去了,自己也尾随其后。

  出了房门哪里有郁楚的影子,郁兰蔻冷眼看着白鸥。

  啪的一声,白鸥跪在了地上:“王妃,刚才郁楚真的在院子里的。”

  “在院子里?”说着,抬手又一巴掌扇在了白鸥的脸上,不为什么,谁叫她办事不利呢?

  “奴才我在这里呢。”郁楚适当的时候出了声,冒了头。

  郁兰蔻听到声音转身,抬眼恰好看到郁楚收回去的那颗脑袋,迈着莲花步优雅的走了过去,出了院门,看到地上坐着的郁楚,靠着墙,嘴里还含着一根草,郁兰蔻退了一步说:“这就是你当小厮的样子,这就是我宸王府的人?”

  “不然呢?”

  “郁楚,对主子不敬,你知道是什么罪吗?”郁兰蔻说着冷笑了声,看来是上次教训得不够啊。

  “什么罪?在把我拉出去打一顿,然后在让我躺个十天半个月?”

  “来人啊......”

  郁楚出声打断了郁兰蔻的话,厉声说道:“你试试,看你还能不能像上次一样打我屁股。”

  “本王妃打了你又如何,别说打了你,就是杀了你,我看也没谁会为了一个小厮跟本王妃过不去。”

  “没谁?上官云呢?”想想真可笑,除了上官云,郁楚想不到别人,毕竟上官云是受人之托,然而抬头看着失笑的宸王妃,顿时疑惑不解,难道所托非人?

  “表哥?呵呵,他能把我怎么样。”想到了什么,郁兰蔻弯下了腰,俯在郁楚耳边轻声说:“你不知道吧,在表哥心里,我比宸王重要。”

  说完,不管有些错愕的郁楚,转身对白鸥耳语了几句便离开了。

  上官云竟然和郁兰蔻是表兄妹?

  不一会儿,郁楚仿佛看到了那天一模一样的场景,同样是长凳,打手,还有上方端坐在那里的宸王妃。

  “来人,郁楚不敬主,不守职,重打五十大板。”

  “我怎么不守职了,怎么不敬主了?”郁楚从地上爬了起来,稳着墙,两眼冷冷的看着郁兰蔻,轻声说道。

  “敬主?你见到本王妃就是如此?守职,那你说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我怎么不敬你了?我可是时时刻刻都把你放在心上那至高无上的地位的,难道要我看到你一次都要三跪九叩啊,还有,我很守职啊,虽然上次我被打了,到现在屁股都还在痛,可我依旧天没亮就起来了,急忙往你这里赶,结果是迟了,可是这....不能怪我啊。”

  “油嘴滑舌。”郁兰蔻看了郁楚一眼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抬手示意等待已久的打手可以实行家法了。

  看着气势汹汹朝自己而来的打手,郁楚捏紧了拳头,又松开了。

  “别动。”郁楚大吼了一声,让准备强行拖走自己的打手停止了动作,看到八只眼睛疑惑为难地看着自己,郁楚弱弱地说了一句:“大哥,我腿麻了,等会儿。”

  郁兰蔻起身厉声说道:“还站在那里做什么?”

  “我自己来,别动我。”郁楚感觉到自己的腿好点了,才缓缓移动脚步往指定的地点而去。

  一炷香以后,郁楚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爬了上去乖乖的趴在了上面,还兴平气和地说:“开始吧。”那样的语气,好像自己不是被打的,而是看戏的人一样,期待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