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异世娇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梦

异世娇女 红亚的末 2041 2017.04.28 15:37

  风一直都在房顶上看着星星,思考着人生,听到开门的声音,坐了起来,看着那女子走了出去,都观察了好几天了,正想跟上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这时听到屋内一声响动,风顾不得其他,飞身下了屋顶,蹿进了屋。

  “王爷?”快速地把地上缩成一团的宸王抱上了床。

  “本王没事。”风看着床上头冒冷汗,五官僵硬的王爷,更加为当初自己不守则的行为后悔不已,同时也疑惑着毒为什么没解。

  “王爷怎么了?”郁楚愣愣地站在门口,刚出院门,发现装药的竹筒落在房间里了,回来取,却看到了这样一幕。

  “毒发了?”郁楚不确定地问道。

  “王...妃?“风不可思议地看着门口站着的人,这个是王妃?风又转头看着那面墙,那里面的那个是谁。

  ”出去。“宸王看着郁楚费力的说。

  ”风,叫你出去。“郁楚转头看着风。

  ”哦。“风呆呆地应了声,就出去了,关门声响起,风回了神瞬间黑了脸,想再推开门,却听到里面传出来的话,停止了动作。

  宸王看着郁楚:”你出去,让风进来。“说完话便难受的闭上了眼。

  ”那个呆子,进来了还是呆子。“郁楚说着话,四处看了看,朝着门外喊道:”风,打点水来。“

  ”你怎么样了?“郁楚伸手探了探宸王的头。

  风端来了水,又退了出去,郁楚拧了帕子,轻轼着宸王额头上的汗,宸王则是静心忍受着这软痛的毒,它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不会让你很痛,却又让你浑无力,发软,甚至想用刀割,想撞墙。

  郁楚出了门,看着风:”王爷毒要发作多久?“

  风没有回答,直直地看着郁楚,疑惑着。

  ”别看了,我不是郁兰蔻,这个问题值得你思考这么久吗?“郁楚无语的地看着风,说他笨吧,有时又聪明,说他聪明吧,马上又给你颠覆。

  ”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郁楚嘀咕着进了房间。

  抬眼看着床上一动不动宸王,郁楚说不出的难过,王爷也是人,不是神。

  ”王爷,你能听到我说话吧,我给你讲个故事,你注意听啊,我只讲一次。“郁楚看见宸王睁睛看了自己一眼,又闭上,想起了故乡,想起了二十一世纪。

  ”有一个女孩啊,她叫竹本,认识了一个叫小小的男孩子,认识的那年他们十五岁,男孩一眼就看中了女孩,追求了一个月,女孩就和男孩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两人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晃三年过去了,男孩设计把女孩呢给办了,哦,你知道什么叫给办了吗?就是给睡了。“

  郁楚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又说:“女孩大哭了一场,一晃呢,几个月过去了,冤家路窄啊,竹本又碰到了小小就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小小说因为你叫竹本。

  郁楚笑了,接着又说:”一晃啊,一年多又过去,因为缘份啊,又见面了,小小说:“竹本,我爱你,要你留在我身边。”

  竹本想起了小小说过,竹本竹本,不就是笨吗?

  竹本想到这里回答小小说:“你别叫我名字,我不笨,就算我笨,那也不是对着你笨的。”

  郁楚抬眼看着宸王,却发现宸王打量自己,奇怪地问道:”不痛了,毒发过了?“看着他额头上的汗水,郁楚皱眉。

  宸王又闭上了眼睛,不过郁楚很成功的让宸王转移了注意力,睁睛看了一眼郁楚又闭上‘郁楚她,一字一句都有着回忆的味道,都带着感情,就像自己经历过一样,可是这又相互矛盾。’

  “再给你说一个,这个呢是个梦,同样的我还是只说一次,听着。”

  郁楚说着看了宸王一眼想到了什么说:”等会。”

  只见郁楚起身快速走到了案桌前,拿起毛笔,摇了摇头放下,从怀里拿出自制的笔,在纸上画着什么。

  这笔就是一根细的竹子,插上干透了的毛草节,竹子内是棉絮,被墨汁浸过,墨汁可是郁楚自己磨的,比较浓烈,只要加注适量,就不会浸出来,好是好,就是写不了多少字,就得把细竹上方的塞拨开,加注墨汁。

  画了几张画,郁楚就加了三次,不过好在成果显著,急忙拿了过去给宸王看。

  “你看,这就是我梦到的,这个是车,车轮子,这个呢,类似于现在的马车,代替步行的,只要它加满油啊,一个时辰能跑五六百里呢,厉害吧,就是你的那匹千里马都要跑半天呢。”

  “这个呢,在梦里叫自行车,就没有刚刚那个厉害了,跟老马拉车的速度差不多,不过我喜欢这个。”

  “这个是飞机,更厉害了,千里马跑一天,它刷的一下就到了。”

  “还有这个,叫手机,你别看它小,只要有信号啊,再远的地方,只要想联系谁,固定的号码按过去,就能说话了,就像我和你说话一样。”

  宸王闭着眼,虽然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可听到她说话的语气,也能想得到郁楚那眉飞色舞的样子,缓缓地睁开眼,她满脸的笑,可那一丝深处的回忆留念,让宸王皱了眉。

  ”怎么了,很难受吗?“郁楚放下手里的画,凑了过去问道。

  ”没有,只是你那个梦好奇怪,本王想不通。“宸王轻声地说道。

  “想不通很正常,你是古...”郁楚看到宸王注视着自己接着说:“你是古董嘛,对,你是古董,阵旧的思想。”

  ”是吗?“宸王看着郁楚,明显的不相信刚才她要说的是这个,不过没关系,以后啊有的是时间挖掘秘密,想到这里宸王笑了。

作者感言

红亚的末

红亚的末

说起写文呢,想过放弃,也放下过,又拿了起来,因为不想让它那么夭折,拿了起来就会对自己,对它负责,现在我实行着,写得不好的地方,读者们见谅,如果写得还行,请投上你们宝贵的票吧,谢谢。

2017-04-28 15:3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