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异世娇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大智若愚

异世娇女 红亚的末 2086 2017.07.30 18:05

  “好了。”郁楚吐了一口气。

  “王妃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宸王看着给自己整理衣服的人说道。

  郁楚突然想起来了,从腰间拿出折好的纸递给宸王:“这个,是什么?”

  “这个是本王给王妃的聘礼,理个清单给王妃。”宸王瞟了一眼又说道:“王妃不是识字吗?”

  “谁告诉你我识字了?”郁楚瞪了一眼宸王。

  “那王妃写的信?”宸王端着茶杯的手又把茶杯放在了桌上。

  “会写信,就要认识字吗?”郁楚不以为然的说。

  宸王抽了抽嘴角。

  “这个清单我就留着了,抽个空我自己去库房看看,王爷送的聘礼有多贵重,顺便自己移个地藏严实了,丢不得。”

  宸王嘴角抽得更厉害了。

  “对了,不是要进宫吗?说好的带上我。”郁楚看着宸王,忽悠他抽动嘴角的事实。

  “嗯,现在就进宫。”宸王想到四皇子还没有醒,刚才阴霾的心情早已放晴。

  今天皇上还是没有上朝,和往常一样,重要的事儿由左右丞相及宸王,四皇子商讨,再由皇上定夺,可今天四皇子没有上朝,就比往常平静,好处理得多了。

  “来了?咳咳...咳咳...让他们进来吧。”曾魅看着小李子说。

  “臣参见皇上/民女参见皇上。”

  “起来吧。”看着宸王右侧的女子,说:“过来,让朕看看。”

  郁楚走到了皇上床前,抬起头,皇上想看看五彩鹦鹉相中的人是什么人,也想看看宸儿不顾一切想娶的女子是何模样。

  郁楚也想看看曾胤扬把皇上如何了。

  灵动的双眼,除了一丝害怕,别无其他,鹅蛋脸,可爱得紧,白白的皮肤,就想剥了皮的鸡蛋,和雁儿倒是有七分相似:“丫头,你会弹琴吗?”二十年前的琴声,还是想念得紧。

  “不会。”郁楚摇了摇头,就只会一丢丢的电子琴。

  “舞呢?”雁儿的舞也是无人能比的。

  “也不会。”

  也罢,一个乞丐堆里长大的丫头,谁教她这些。

  “那你会什么?”曾魅看着郁楚,想知道这丫头除了有一个绝代无双的娘亲,有哪一点配得上宸儿。

  “我不会的海了去了。”说到这个郁楚就来气,好歹也是个高中生,可古代的字认识的没几个。

  曾魅看着郁楚,这丫头到是直白:“朕听说试比的时候,你夸下海口,说你只有两样不会?”

  郁楚吃惊得看着皇上,这也能传到他老人家的耳朵里?

  “嗯。”郁楚应了声,又看了身后的宸王一眼。

  “难道除了琴、舞其它的你都会吗?”皇上笑笑的看着郁楚,倒要看看她怎么说。

  “民女只有这样不会,那样不会,其它的都会。”果然自己挖的坑,有时候是要自己填的啊。

  “哈哈哈...咳咳...”

  “皇兄。”宸王快步上前。

  “朕没事,这丫头太直率。”

  郁楚也是被吓到了,要是笑死了自己罪过就大了。

  “宸儿,你代朕去看看扬儿吧。”曾魅见宸儿看向郁楚,又连忙说道:“这丫头,就让她在这里和朕说说话吧。”

  “是。”宸王看了郁楚一眼,似担忧。

  宸王走了,郁楚知道皇上是故意的,也不说话,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指甲。

  “丫头,五彩鹦鹉呢?”看着她的头顶,又怎么不知这丫头古灵精怪,大智若愚呢。

  “我进宫就是给你带它来的。”接着又说:“小虫,进来吧。”

  郁楚又低着头继续弄着自己那破口的指甲。

  只觉得一阵风过,房间里的气息又多了些。

  曾魅看着飞落在桌上的鸟,也不觉得他是五彩鹦鹉,更像乌鸦。

  “小虫,跟皇上说说话。”郁楚还是低着头的。

  “皇上老头,皇上老头。”小虫说一两句就没有再说了,飞到了郁楚的肩膀上停着。

  虽然宸儿说过,自己也有心里准备,可这话是谁教它说的,还有,本来是最美的鸟了,黑成这样丑不难过吗?

  “这是你教的吧。”曾魅看着郁楚,有一丝不满地说道。

  郁楚抬头,就像看一个平常人一样看着曾魅:“不是,这是它皇上您的爱称。”

  “你过来。”曾魅看着郁楚肩上的鸟说道。

  许久鸟无动于衷,郁楚觉得自己的头顶火辣辣的,才抬头看着小虫说:“去。”

  见小虫飞走了,郁楚目不斜视的找着门出去了。

  就这样站在门口为屋里的一人一鸟站岗,说是站岗也不像,远远的看去,倾斜地靠在门边,一只腿稍微弯曲着,低着头摆弄着什么,整个吊儿啷铛。

  不一会儿,腿站得麻了,就换另一只腿站。

  也不知道和一只鸟有什么好说的,郁楚都换了好几次腿了,还不出来,正在郁楚不耐烦的时候,宸王回来了。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了?皇兄呢?”宸王看着郁楚不解地问道。

  “在里面,和小虫说话呢。”郁楚抬头看着宸王:“你皇侄怎么了?”

  “死不了。”宸王直直的看着郁楚等待着她的下一句。

  “死不了?谁这么没用啊,放虎归山。”郁楚抬头看着宸王笑了一下。

  宸王的脸黑了青,青了又黑的。

  “上官云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郁楚想起好几个月没有看见上官云,也不知道他弄清楚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了没有。

  宸王的脸又黑了。

  郁楚叹了一口气说:“不问你了,一问三不知。”

  宸王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一个人从外面慌忙地就进来了。

  “皇叔,父皇怎么样了?”十七皇子看着宸王问道,顺便看了一眼站在边上的女子一眼,心里想着如此可爱的女子是谁?

  “皇兄没事,十七什么时候回来的,既然要见皇兄是不是应该洗洗再来。”宸王如此说着,郁楚才抬头看着男子。

  略微皱褶的衣衫,黑靴边上沾着些干透了的泥巴,胡茬布满了整个下巴,眼睛一圈淡淡的黑色,好似几晚没睡。

  抬着头脖子有些酸了,郁楚不自然的扭了扭,用手揉了揉,又低着头把弄着自己的手指。

  曾胤智点头道:“是。”离开前还不忘打量了郁楚两眼。

  当然无辜的郁楚又招了一记白眼。

  一个招牌笑脸给宸王甩去,示意着:长得可爱,怪我咯。

作者感言

红亚的末

红亚的末

一无所有最大的好处,就是无所畏惧。

2017-07-30 18: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