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异世娇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缝隙

异世娇女 红亚的末 2047 2017.04.26 16:01

  不一会儿,郁楚就从屋里出来了,看着还站在不远处闲聊的两人说:“夜爹,我出来逛逛,很快就会回来。”

  “三更半夜的。你去那里啊?”夜兰亭大声地说道,可回应他的就是静静深夜里的虫鸣,哎,哪里还有一个姑娘的样子,也不知道随谁。

  陌城沉思着,郁楚那迫不及待的样子,是为了什么呢,或者是为了谁?

  郁楚跳跃式的来到了宸王府,直奔幽阁,听了一下,里面没有其他人,才蹑手蹑脚的进去,转身就看到床上的人一双灯笼大的眼睛看着自己,郁楚急忙跑了过去捂住他的嘴:”你不要说话。“

  宸王无视郁楚的动作,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郁楚。

  ”你不要叫,我就放开你,明白了你就点头。

  看到他点了头,郁楚慢慢的松开了手,同时也松了口气。

  郁楚看着宸王,脸色又比那天难看了不少:”你什么时候中的毒。”郁楚小心翼翼地问道。

  “二十八号。”宸王有气无力说着话,注视着郁楚的一举一动。

  “哦。”郁楚刚说完应了声就反应了过来,睁大眼睛看着宸王,那天不就是去皇宫回来,然后我离开宸王府,然后百花楼然后...

  郁楚再抬眼看着宸王,这时却看到宸王笑了。

  “给,把这个喝了。”郁楚拿出怀里的一个柱筒,拧开,递给了宸王,许久不见宸王伸手来拿,抬眼看着宸王:“怎么怕我毒你啊?”

  宸王还是没有回郁楚的话,郁楚突然手捏着宸王的嘴巴,拿着柱筒就往宸王的嘴巴里灌去,边说道:”不喝也得喝,就算是毒死你也是你欠我的。“

  感觉到宸王喝完了,郁楚才松开了手。

  药,还是温热的,只是苦涩又刺鼻的味道,让宸王感到了不适:”咳咳,咳咳...郁楚昨天晚上是你吗?“虽然是问话,却听出了肯定的意思。

  ”那今天晚上的是风他们吗?“郁楚早就猜到了,除了宸王郁楚想不出还有谁,说起来这人缘真不是一般的差啊。

  两两相似而笑,突然宸王开了口:”郁楚,上次的事对不起,那天的事也对不起,但是,我不后悔。“

  郁楚想了想:“那天的事你不是故意的,我不怪你。”

  宸王看着郁楚有好多话想说,可感觉看到有郁楚的眼睛,自己要说什么她都懂,想了想也就没说。

  谁也没有说话,一个躺着,一个坐着,直到鸡鸣郁楚说:“我要回去了。”

  “恩。”

  “那个,这药我没有了,最后一剂。”

  郁楚没有回头,也没有不舍,郁楚离开了,只是宸王凝望着那扇开了又关上的门,不舍得回神。

  “风。”

  “王爷。”风进来了,知道刚才这里走出去了一个女子,幻想着王爷的毒是不是解了,看着王爷那双有神的眼,感觉王爷真的不一样了,似回到了从前。

  “把闫三横给我叫来。”

  ”是。“风不明白王爷突然找闫大夫做什么,不过还是先答应再说,再过一个月,成一就会回来了,到时候就没我什么事了。

  ”王爷怎么了,这么急叫我。“闫三横赶着路,一边问风。

  风摇了摇头,想着那女子好像在那里见过,可有功夫的,在自己的印象没有这样的人啊。

  “王爷。”闫三横敲着门。

  “进来。”

  正要行礼却被王爷制止了:“不用了,给本王看看,本王的身体如何了。”

  闫三横走了过去,伸手把脉,一会儿就把手伸了回来,疑惑地看着宸王:“王爷你服用了天山雪莲。”

  “你确定是天山雪莲?”

  “恩。”

  “那现在本王的毒如何了。”宸王说着话想着郁楚哪里来的天山雪莲?

  “虽然王爷服用了天山雪莲,但这方子不对,分量也不够,所以只有缓解毒发的时间。”闫三横看着王爷,想问什么又不想问。

  “能缓解多久?”

  “少则三天,多则五天。”

  “风,烈他们到那里了?“

  ”王爷,烈他们到...最少还要七天。“风看了闫大夫一眼。

  ”把本王的非骑去,接应他们,五天之内,一定要回来。“宸王看着风,冰冷地说道。

  ”是,王爷。“风看了一眼王爷,转身大步离开了。虽然不知道王爷是怎么知道烈他们去找天山雪莲的,但风知道王爷一定会撑到我们回来的。

  “闫大夫,本王饿了。”

  闫三横睁大眼睛看着宸王:“我是大夫,不是厨子。”

  “我是王爷。”

  四个字,就把闫三横咽得说不出话,这王爷不怕我下毒毒死他吗?

  “对了,闫大夫,你不会暗中下毒毒死我吧?”

  “咳,王爷想多了,我是大夫,是救人的大夫怎么会害人呢?”说着闫三横就出门去了。

  宸王勾了一下嘴角,本王倒要看看谁胜谁败。

  闫三横出了门,冷笑了声,这样精明的人,要拿那百两黄金,难啊。

  郁楚回了破庙,天已经大亮了,想睡一觉,可这里真的不能再待了叫醒了众人,一起往城里去了。

  早就买好了的房子,被人给收拾得干干净净,刚踏进这院子,向飞就问道:“郁楚,这院子...“

  ”这院子是我早就买好的了,以后就住在这里了,没事的时候少出去,去看看吧,喜欢哪间自己挑。“郁楚从来没有想到会用到这房子的那一天,说起来这房子,也算是别人送的了。

  ”郁楚,你还有多少是大哥不知道的?”向飞看着郁楚,认真的问道。

  “没了,这是最后一个。”郁楚看着向飞,感觉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远。

  说了向飞还是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郁楚,郁楚也没有办法,叹了口气。

  下午吃饭在时候,向飞没有在,郁楚吃饭也就扒了几口,就放下了碗。

  ”怎么了?“夜兰亭看着郁楚出去了,也跟了出去。

  ”夜爹,没事。“郁楚给了夜兰亭一个安慰的笑。

  ”小楚,有什么不要总一个人担着,你还有夜爹呢?“夜兰亭语重心长的说道。

  ”嗯,夜爹,我回去睡会,好累。“郁楚说着,就朝后院走去。

  有些人,就是觉得很熟,不管说什么,他都能接受,那他当朋友,亲人,所以语言上尽心伤害,没有到彼此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郁楚无奈的笑了笑。

  想了一会儿最近发生的事,说的话,最终也就是顺其自然罢了,想通了以后,郁楚有一个没一个的打着哈欠,一晚没有睡,真的熬不住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