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异世娇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逃之夭夭

异世娇女 红亚的末 2024 2017.04.23 14:59

  看到郁楚摔下去了,陌城也跟着下去了,在要落地的那一刹那,陌城拉住了郁楚,一个旋转陌城垫底了,从一丈高的地方跌落,噗的尘埃落定...

  “陌城你没事吧?”郁楚居高临下地问道。

  “没...事。”陌城回答得有些勉强。

  郁楚还想要说什么,陌城邹急忙说:“快走。”

  “何人闯宸王府?”

  听出是风的声音,郁楚看着陌城:”你先走,我引开他。“

  ”你走。“陌城认真的说。

  ”你还不相信我吗?快走啊,不然就来不及了。“郁楚严厉的说道,她感觉到了很混乱动荡的气息,越来越多的人赶往这里。

  陌城知道,她一个人会更好脱身,轻轻一跃,跳跃式的离开了。

  郁楚没有任何动作,等待着风的到来,虽然是蒙着面,也算眼对眼看了一会儿。

  “风,早就想会会你了。”郁楚调皮的说道,还眨了一下眼。

  “你是谁。”风皱着眉,警惕地看着郁楚:“你这样的小偷,我还是第一次见。”

  “呵呵,你放心,以后会常见的。”郁楚说着,就迎了上去,担心久了,陌城又自投罗网了。

  对于敢和自己切磋的有人,风从来不小看,一上阵就以认真的态度对待,然而几个回合下来,风就觉得今天这人来者不善。

  郁楚和风玩了几招就觉得没有意思了,敢说五十招之内,高低立见分晓:”走了,有空我会常来的。“郁楚说着还挥了挥手。

  ”那也要看看你能不能出去了,来人,给我抓住他。”早就在刚才切磋的时候就已经在撒网了。

  “风,你看好了,今天就教你如何在别人的重重包围之下,逃之夭夭。”郁楚说着,就开始了实际行动。

  看着十来个人盯着自己,时刻准备着要动手的样子,郁楚勾唇一笑:“虽然你们是宸王府暗卫中的佼佼者,可你们要知道我这个刚上市的怪盗也是名不虚传的哦。”

  “动手。”风一声令下,十个人冲了上去。

  “诶,等等。”郁楚抬手阻止:“以多欺少不好玩,我得找两个帮我。”

  郁楚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些碎银:“他们不值这个。”接着又摸出了几个铜板:“算了,就这个吧,便宜他们了。”话音刚落,郁楚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随意扔了出去。

  “咚咚咚...”不远处的树上又下来了几个人。

  风紧皱着眉,有人我竟然没有发现,转身看扔铜板的人,那里还有人在,耳边传进了刚才那人的声音...

  “小三,小四,小五,你们慢慢玩,我看好你们哦。”

  所谓的‘小三,小四,小五’压根就没有想到围观者变成了主角,以风为首的人,就先入为主的认为‘小三,小四,小五’和逃跑的那人是一伙的,再退一步说,三更半夜进了王府,不认识的人都是敌人,所以是不是一伙的就不重要了。

  ”抓起来。“风怒气腾腾地说道。

  一场恶战在所难免了,双方都是强强,就更是难舍难分了,直到五更时分才落幕,‘小四,小五’永远的留下了,小三则是负伤狼狈的逃了。

  再说郁楚,得瑟过头,迷路了,不过好在因为有六十年的功力,又加上这段时间的训练,进步神速,从风的流动中就能判断大概的方向位置,所以很快就找到了路。

  “闫大夫,王爷的毒能解吗?”幽阁内,田叔问道。

  毒?郁楚听到这里,瞬间移步到了屋外房梁上,倾听着。

  ”永享丹不是人人都买得起的,更不是人人都有勇气吃得下的,王爷的毒,除了那女子能解,就只能寄托天山雪莲了。“闫大夫语重心长的说道。

  ”唉。“田叔叹了口气,也不知道那女子是谁,王爷也不肯说,天山雪莲皇宫是有,可昨儿被四皇子将唯一的一株也要了去,说什么皇上的长皇孙身体一直不好,太医说用天山雪莲即可免苦疾,便求要了去。

  ”田叔,你先看着,我再去想想办法。“闫大夫说着,便收拾东西出了门。

  宸王爷竟然中了毒,呵,那天不是那么猛吗,公鸡中的战斗机,不过这毒也真是奇葩,还规定是那女子,何方神圣那么牛叉啊。

  ”王爷,你醒了。“田叔看着宸王的眼皮动了一下,凑了上去轻声问道。

  宸王点了点头。

  ”王爷,最近这毒更加的霸道了,要不告诉皇上吧。“田叔想着或许皇上还有一株天山雪莲呢。

  ”田叔,本王不会那么容易向这什么永享丹低头的。“宸王说了话便闭上了眼睛,感觉很累似的。

  郁楚皱眉看着这一幕,要不是亲眼所见,都不敢相信短短几日,宸王便成了这副模样。

  ”王爷,要不...”

  田叔的话还没有说完,宸王开了口:”田叔,你也要逼本王?“

  ”王爷,奴才只是想王爷活着。“田叔眼神哀求着看着宸王。

  ”田叔,郁楚,找到了吗?“宸王依旧如往日一样每天必问一遍。

  “田叔,你下去吧,本王想一个人静静。”

  田叔看了宸王一眼,更加苍老了...

  门开了又关上了,郁楚觉得又点冷,正想着离开,屋内又传了说话的声音。

  “看到本王这样,是如了那老匹夫的愿了吧,可惜不过是白日做梦,不管本王如何,他是一定会先本王一步的。”

  “王爷,我求你放过我,妾身真的知道错了。”

  微弱的声音传进郁楚的耳里,郁楚紧蹙眉头,郁兰蔻的声音?郁楚一个动作倒挂在梁上,轻轻一捅,屋内的一切一览无余。

  郁兰蔻被绑在了宸王左侧那面墙上一个固定的十字架上面,墙是凹进去的,应该有机关才会这样的,自己以前来的时候墙面可是平整的。

  凹进去的那块大约有一米宽,两米高的样子,此时的郁兰蔻,嘴唇干裂,目露恐惧,那里还有惜日的张牙舞爪的狠样郁楚还想再逗留会,可上空突然绽放了一朵烟花,郁楚只好离开了,太扫兴了,大哥没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