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异世娇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年轻人

异世娇女 红亚的末 2100 2017.05.28 11:25

  四皇子又走到郁兰蔻面前说:”昨晚醉了,没能好好欣赏。“说着便把抱上了床,刚一上手,心就不自觉的飞了起来,没有想到皇嫂的身材这么好,皇叔真是会暴殄天物。

  ”不要。“郁兰蔻在四皇子抱自己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臀部灼热的摩擦,现在见四皇子这样,心里有些害怕。

  ”皇嫂,不准说不要。“四皇子笑着说。

  郁兰蔻身体一怔,见四皇子笑着比没有表情更可怕,无奈咬着牙,闭着眼,双手紧抓着被子,忍着痛,流着泪,默默的承受着。

  四皇子想到她是皇嫂,想到她和郁楚相似,越发地驰骋着,用力着,完全不顾身下的人‘睡了醒,醒了睡...。”

  再说宸王从四皇子这里出了门,没有去皇上那里,而是出了宫,回了府,进了幽阁。

  ”王爷怎么了?“风站在幽阁门口问了一句,马上就有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属下不知。“说话的人正是那个一直跟着王爷的人,他心里也疑问着。

  ”咳咳,你有离开过王爷吗?那怕一瞬间?“风手捂着腰间,脸色青白地看着面前这个自己亲自挑选顶替几天的人。

  ”属下,属下就离开了半刻不到。“说着话的人,心也再抖了。

  ”马上去查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咳咳。“

  ”是。“

  ”小寂,查不出来,别说小鸡,毛也会没了的。“

  啪一声,幽阁外的树枝又断了一根。

  风看着王爷的房间,感觉到里面微弱的气息,急忙走了过去:”王爷,王爷。“

  只听见一声响动,风就推开门进去了:”王爷,王爷,来人啊,去叫闫大夫来。“

  ”王爷..“风用力把倒在地上,嘴角残留着血的宸王抱上了床。

  掩好被条,才看向自己的腰间,又移开了眼。

  ”王爷怎么了?“田叔进来了,看着床上昏迷的人,喘着气质问着风。

  ”闫大夫,你快点。“

  ”你拉着我跑了一路,这不是到了吗,慢点。“

  ”急什么啊,再急,也容我喘口气吧。“

  运来看着这个貌似,且目测比自己小的人,是不是老人说的外强中干。

  闫大夫不理会运来,走进了房间,好浓的血腥味,顿时才知道事情的严重,走了过去,给宸王把了脉,久久不说话。

  ”闫大夫,王爷...怎么样了。“田叔轻声的问道,风则是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天山雪莲,什么时候有?“闫大夫转头看着那两人。

  ”最早晚上。“风看着闫大夫。

  “晚上?”闫大夫看着风:“等不了,王爷急火攻心,气息混乱,体内的毒也因此发作得更快了,还有,王爷在放弃自己。”

  “什么叫放弃自己?”风看了一眼王爷,又看着闫大夫等待着他的回答。

  “换句话说,王爷现在就是没有想活着的念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昨天都还好好的,虽然毒依旧发作,可他挺过来了,也是无所谓的样子,那可是无所畏惧这毒。

  ”你想办法吊也要把王爷的命吊到那个时候。“风冰冷的看着闫大夫,又说了是句:”王爷的生死算在你头上,你的生死和王爷的生死同列。“

  ”你这是什么意思?“

  ”要你救王爷的意思,王爷他不能死。“

  ”可你看他,都不想活我怎么救啊。“众人不知,不想活的人,就好比,随时救不了的人,最难伺候。

  ”那就是说王爷不想死,你就能救?“风两眼希冀地看着闫大夫。

  ”有可能。“

  “有可能?”风愤怒地看着闫大夫,挥拳上脸的手,被闫三横一句轻飘飘的话止住了。

  ”你要是打了我,我就去死,你打吧,就让那一点点的可能也死在你的拳下。“闫三横闭着眼,又再进了一步。

  风松开了手,什么也没有说,倒是着急出了门。

  “田叔,给王爷炖点清淡的。”闫大夫说完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年轻人啊,要死要活,折腾。

  “你是谁啊,怎么擅闯宅院?”

  “我找郁楚。”风提着那人,就往里走。

  “大,大爷,这边。”那被提着的人,吓得结巴了说。

  “大爷,到了。”

  接着啪的一声那人就掉到了地上,虽然痛,不过心里却是极其踏实。

  “郁楚,郁楚。”风在门口大叫着。

  屋内的郁楚睁了一下眼,又翻了一个身继续睡。

  嘭一声,门被风踹开了,走到床前,背过身说:“郁楚,王爷出事了。

  ”出事了?“郁楚翻了起来,问:”出什么事了?“

  ”边走边说。“风说着,转身扯过被条,把郁楚胡乱卷了进去,抱着就急忙出了门。

  郁楚诶了半天,出了门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已经这样了,多说无益,宸王府也有自己衣服,到了那里叫弄月拿来就是了。

  到了宸王府,风把郁楚放在王爷的房间里,就拉着正在喝茶的闫三横出去了。

  ”风兄,这样的办法真是高啊,又解了毒,还不用背上责任,高,实在是高。“

  风懒得和他说,只管拖着走,刚出了幽阁,风打断了闫三横的话:”我拖了你那么久,现在该你抱我了吧。“

  ”什么意思?“闫三横说着,就见风朝自己倒了过来,急忙稳住脚,抱着风。

  感觉到手上粘粘的,才恍然大悟,这家伙,还受着伤呢?还要抱想得美呢你,不过这该找谁呢,左右看了看,没有人,闫三横,抱起了风,往自己住的地方而去,风住那他不知道,再说要拿药,这一来一回的多麻烦啊,不过风找的那女人怎么有些眼熟?

  郁楚等风把门关了,才从被条里挣扎出来,看着床上的男子,郁楚紧皱着眉,怎么好好的进了皇宫,回来就是这个样子了呢。

  郁楚看着宸王,想着到底出了什么事了,又是什么事,能让他不想活了,那我呢,我算什么?如此想着,郁楚想到了易天扬,想到是不开心的往事,这时宸王醒了郁楚也没有发现。

  ”谁准你进我屋了,谁准你进宸王府了。“宸王看着郁楚眼里的泪,不经心里发笑。

  ”啊?“郁楚吸了吸鼻子,疑惑着。

  ”王...爷,粥好了。“田叔此时非常的后悔,为什么眼盯着粥,没有看到郁楚在呢。

作者感言

红亚的末

红亚的末

轻轻的,解开你的腰带。慢慢的,脱去你的衣服,啊!……,看着你洁白的肌肤,闻着你淡淡的体香   我实在忍不住,终于,向你咬了一口,粽子,你真好吃。   端午节,快乐。

2017-05-28 11:2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