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星辰笔记之坠落星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梭子-破(二)

星辰笔记之坠落星辰 淨空 1285 2016.12.30 10:11

  从小我就在蒙古与浙江两边流浪,我很喜欢一句话,流浪是牧羊人的方向。

  某一个夜里,我和月麾在浙江大学里游荡,月麾说他想让我看看他的大学,然后我看到的是一片乌漆抹黑。偌大的校园里只有寥寥几盏银白色的路灯孤单的伫立着,我和他沿着一潭墨黑的湖堤走着。我问他那湖叫什么名字,他说因为太小了没有名字。

  一潭无名的湖。小吗?此刻在夜里却是无底的深渊。平静无痕的湖面下有着波涛汹涌的翻腾。

  冰冷。绝望的黑。

  我说,“月麾你的大学真是漆黑阿!”月麾说,“是阿,是挺漆黑的。”

  “你说我们就这么的长大了么?”

  “嗯。就这么长大了。”

  我抬起头仰望天空,没有星,没有月,只有无尽的黑夜。

  “如果当初让你选择你还会当医生么?跟随着大人牵给你的引线一步一脚印的走。”

  “不知道。也许我还是会这么做的。”

  月麾背过身凝望着树隙间几尺外微弱的路灯。

  然后缓缓的吐出了一句:

  “说真的,那时候的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四周一片寂静,一颗小石子坠落在那一片黑色的湖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后来月麾走了。临走前他和我说抱歉,因为莹莹的预产期快到了。我和他说去吧,好好照顾嫂子,不用担心我,我会自己回家。

  月麾的脸上依旧挂着歉意,我看着他静静的关上车门,忽亮刺眼的车前灯,我抬起手挡在自己眼前。然后一阵酸楚涌上心头。

  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只是喉咙一阵发紧,炽热的眼泪从脸颊上滑落,啪嗒的打落在寂静的夜里。我突然想起了韩红的歌。

  没有起,没有落,没有悲喜的佛。指关节黑色,眼框红色。

  闭上眼可以听见驰骋在草原上马蹄的声响。是谁说过,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那我回到浙江是否也是一个错误?

  我没有回家,因为我找不着家。我独自一人在深夜里流浪,我穿过了冰冷的医学大楼,黑色澄净的湖泊,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苍白的路灯照着我一身沧桑。身后拖曳的影子拉着我回想起过往的风光。

  清河园里开满了白净的月桂花。我留着一头青黑的长发,羽化亮白的发丝披散在肩上,伴在玉帝身旁赏花。玉帝笑呵呵的拍着我和羽化的肩膀,说我们俩灵气非凡是他所倚重的搭档。

  只是,一切都成过往。

  仅仅十五年。我身上的灵气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染上了尘世的灰,彻底成为了一个凡人。

  我望着死气沉沉的天,一脸疲惫。十五年了阿!我一直都守着红尘,目不转睛,只因玉帝在我肩上所托付的使命。

  厚重的云层之上,羽化你过的可好?我亲爱的兄弟,对不起让你受累了。一个人兼着两个人的职命,面对朝中驿动的臣子肯定比我更加疲惫吧!

  我从来没感到这么的失落和惆怅,面对着这一整片死气沉沉的黑,整颗心晃晃的往下坠。我开始怀念起蒙古草原上的那一整片广阔无垠的天空,至少有满天星斗不会那么失落。

  我来到凡间本是因为一个错。而我的转世也是个错。

  那些逍遥的日子在哪儿阿……?

  玉帝左膀上的缺痕还会隐隐作痛吗……?

  我一次又一次的问着苍天,给我的却只有寂静的回答。

  不知道。月麾说他不知道。苍天给我的答复让我不知道。我开始变得和曾经的月麾一样迷茫。

  黑夜的牧童打马而过/谁来牵走那只迷路的羔羊/谁的白发飘扬/是我缕缕牵挂/青带扬飞/月桂轻扬/谁的衣裳/谁的盼望/堆栈在风尘里层层摆放/谁的华裳/衣我憔悴的肩膀/谁的羽翼/撑起整座天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