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混元炼神

混元炼神

南城北轭

  • 玄幻

    类型
  • 2016.12.30上架
  • 1.71

    连载(字)

73位书友共同开启《混元炼神》的玄幻之旅

见习南城北轭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有话好好说,千万别脱裤子!

混元炼神 南城北轭 2329 2016.12.30 22:00

  阳光照在秦天株的眼皮上,令其感到不适,微微睁开双眼,上下观看着四周。

  这是一个木屋,十分破败,只有几个简陋的器具和一个正在喷气的水壶。

  “还活着,真是太好了...”秦天株眨了眨眼睛,十分开心的笑着。

  舔了舔干枯的嘴唇,试图起身去将水拿来。

  “嘶...”秦天株倒吸一口冷气,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从身上发出,仿佛万蚁噬骨一般,直接又倒在了床上。

  我去,何人包扎技艺这么高超?这时,秦天株才发觉到自己身上被绑了一层绷带,跟木乃伊一般,胸前还有一个大大的蝴蝶结。

  秦天株暗自调动体内玄气,检查了一下身体,只是受了点皮外伤,碎了几块骨头而已,区区小伤而已,松了一口气。神念一动,喊道:“天玑珠,给我来一瓶滴滴喂畏!”

  ..............

  ..............

  半响,仍然没有传来天玑珠的声音,秦天株微微一愣,又大喊几声,但是仍然没有传来天玑珠的声音,不安的情绪涌上心头,当时就开始慌了。

  “小天?小天?你说话啊,你怎么了,不要离开我啊!呜呜呜呜呜...”秦天株不断呼叫,脑海中想起昏迷前天玑珠说的话,“我还要冬眠”。冬眠?笑话,一个珠子还冬眠,你以为你是狗熊啊,冬眠?我呸!不过天玑珠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仿佛消失不见了一般。

  见到这般情景,秦天株微微一滞,眼泪止不住的留了下来,心中更加悲伤,嚎啕大哭了起来。

  “你冬眠就冬眠,先把我的东西吐出来再冬眠啊!呜呜呜呜....”秦天株用手擦着眼泪,哽咽着,想起自己的那些宝物就这么没了,仿佛自己身上的肉被人割下一般,心都在滴血!

  “吱呀!”

  这时,木门被人轻轻推开,一道矮小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咦,你醒了?”轻灵的声音传入秦天株耳中,如同百灵鸟一般悦耳。

  秦天株急忙收起眼泪,容光焕发,换脸比翻书还要快,刚抬头望去,却直接呆住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少女,跟秦天株差不多大,清纯可人,皮肤白嫩,三千青丝顺着后额自然垂下,水灵灵的大眼睛清澈无比,虽穿着简单,也难以掩饰其超凡的气质!

  不过.......最令秦天株注意的...还是胸前那已经开始发育了的白兔...

  “你终于醒了,都昏睡了一个月了,要不是郭叔发现了你,你现在备不住已经被妖兽给吃了,不过当时你满身是血,村子里的人看见你,都吓了一跳呢。”少女看向秦天株,嘴角微微一翘,两个小酒窝显露出来,流露出天使一般的笑容。

  听到少女的话,秦天株清醒了几分,但仍然带着几分震撼。

  日后这小女孩若是成长起来,先不说实力,就算是容貌,都和冰灵仙有的一拼了!秦天株微微咂舌,冰灵仙?那是什么存在?在上古时代被誉为“第一美人”!秦天株没有注意少女的话,反而盯着少女的容貌瞎想着。

  “别害怕,妖兽不会跑到这里来的,林叔他们会把妖兽打跑的!”少女看着发愣的秦天株,以为秦天株还在害怕,便挥出小手,做出击打妖兽的样子,十分的可爱。

  秦天株顿时回过神来,心中早已将“女帝”养成计划盘算好。

  刹时,秦天株虎躯一震,身上的伤处已经在玄气的催动下恢复好了。

  “怕?我秦天株自打出生以来,就没有怕过谁。实不相瞒,在下乃一名侠客,那天偶路过那里,见一女子被数百万妖兽...不对,数百妖兽围困,古语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人固有一死,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当时我一人一剑,将女子安全送出,却不料自己最终精疲力尽,昏死了过去。”秦天株一跃跳在地上,背对少女,语气冷硬,目光坚毅,浩然正气流露了出来,好像是真的一般,演技和影帝有的一拼了。

  啊?侠客?可是看你这样子跟我差不多啊,也不过八、九、十岁左右,侠客不应该是三十岁左右的吗,你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侠客呢?少女看见秦天株大义凛然的模样,微微一愣,再看了看那稚嫩的脸颊,有些疑惑的开口。

  “额...”被少女这么一问,秦天株也是一阵哑然,突然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一句名言浮现。

  “世人皆被表面现象所疑惑,始终不能看见其内幕,真是可悲啊,可叹啊!”秦天株缓缓开口,充满了叹惋,犹如一位救济苍生的行者,令人敬畏。

  “那你的剑呢?”这时,少女又开口道。

  “额...我的剑?哦!我想起来了!对!我的剑在打斗中掉下悬崖了!”秦天株没有想到少女还会问下去,难道自己要在一个小女孩面前装逼失败?不,绝不允许,我是谁?一代枭雄好不好?微微思考,秦天株急忙回答道!

  “可是那里没有悬崖呀...”少女充满童真的声音又一次传来,直接让秦天株嘴角一阵抽搐。

  “这熊孩子哪来的这么多问题啊!”秦天株内心阴影面积已经有一座山那么高,内心抱怨道,突然间,秦天株想出了一个办法,一抹略带狡诈的笑容蔓延上嘴角,很快就被隐藏了下去,脸上仍然挂着浅浅微笑,转过身,走到少女面前,居高临下,目光火热的望向少女。

  “啊?”少女看着望向自己的秦天株,四目相对,甚至都能感受到对方炽热的呼吸,毕竟还是个小孩子,遇到这般情景,不禁愣住了,旋即一点嫣红窜上清丽秀美的脸上。

  “呼~!”秦天株深吸一口气,目光坚定,缓缓开口。

  “妹子,先别聊那些没用的,你叫什么名....”秦天株用手扶着墙,看着身下的少女,鼻息沉重,声音中带着许少激动和戏虐,要问少女的名字,可是,还没有等秦天株说完,“咔擦”一声就传来,只见秦天株身上的绷带被一个木刺刮坏,缓缓的脱落了下去。

  一道赤裸的身体就这么显露下来。

  少女看见这般模样,惊呼一声,俏脸仿佛像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本能的低下了头,不过,不低头还好,一低下头,游龙一般的二弟瞬间映入一双美目中。

  “啊啊啊!流氓!”少女大喊一声,十分惊羞,双手捂脸,直接跑了出去,只留下在风中凌乱的秦天株!

  这..这...这!!秦天株也是懵逼了,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这么毁了?大声朝着少女跑掉的方向喊道:“妹子,别跑,听我解释啊!”说着,双目不自觉的看向自己的二弟,大脑顿时嗡嗡作响,一片空白,耳畔回荡着一段话。

  “少年郎,大家都是成年人,有话好好说,别脱裤子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