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东瀛怪诞创造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危局?死局?活局?

东瀛怪诞创造时 文刀手予 2278 2021.12.04 15:55

  失败了。

  蛙人把空白唱片放到转台之后,从【留声机】的喇叭里蹦出了一个个肉眼可见、五颜六色的音符,钻向藤野的耳朵。

  在第一个音符钻进去的瞬间,藤野的身体虚化扭曲了,但紧接着又散发出一圈灰色波纹,悦动的音符毫无抵抗,被甩到了另一边的墙上,消失不见。

  “怎么会!”

  摇把转动不停,蛙人反复尝试收容,结果无一例外,那些蹦蹦跳跳的音符全部被陷入悲伤的藤野强烈排斥了。

  “这……”红衫无语,“你吹了半天,结果就这?还白掉两年寿命。”

  “我尽力了……”

  蛙人也很郁闷,看着依然托着下巴,散发忧郁气质的藤野,这会儿竟然有点像从唯美爱情电影里走出的男主人公。

  他忙给对方脸上贴金:“不愧是D级人形怪诞,虽然规则之力被完全束缚住,还被【留声机】引入了绝对悲伤的状态,竟然还有余力反抗……”

  “少来了,现在怎么办?”

  好不容易逮到这样的机会,红衫不想轻易放弃,同时,开始发挥女人可以随时任性蛮干的优势,“我不管,你就算搬也要把藤野搬回本部。”

  “对啊,你说的对啊!要不然,”

  蛙人被红杉的话触发了别具一格的灵感,猛地抬起头来,“咱们干脆就搬好了。”

  蛙人是这样打算的——D级的【留声机】不管用,黑箱里面其他E级姬以下怪诞更不用指望了。

  反正藤野的规则之力现在也使不出来,要不然干脆用蛮力算了。

  “亏你真能想的出来……”

  这法子太傻了,红衫想也不想否定掉,“要是真能这样干,不早就有人做了。”

  “从前没有人做,是因为没有一个人形怪诞会像藤野这么老实。”

  蛙人干脆付诸实践,试着去抱藤野的腰。

  藤野纹丝不动。

  接下来的二十多分钟里,两个人使尽了各种办法,却始终拿藤野没辙。

  这时,楼道里传来了,“哒哒哒”的拐杖声,越来越近。

  稍许,变成了藤野一样的僵硬脚步声。

  “是里美的奶奶……”红衫一脸郁闷,“早知道不叫你了,屁用都没有。”

  “话不能这么说啊,至少咱们尝试过了,以后也不必后悔。”

  或许是因为刚才打在藤野下巴的那一拳发泄了太多的苦闷和不快,虽然被白抽了两年寿命,蛙人的心情却没有变得太糟糕,而是担忧起即将到来的另一位不速之客,

  “对了,你说,里美的奶奶不会对付咱俩吧?”

  “你放过高利贷没?逼死过人没?”

  “倒是没有。”

  “那就放一百八十个心吧,那奶奶心可善了,至今没杀过一个好人,”红衫往门口瞧着,“接下来怎么办?只能看戏了?”

  “看来得放大招了。”

  蛙人转身再次走到黑色巨箱旁。

  “你这混账家伙,”红衫气到快要想打人,“有什么压箱底的东西早拿出来啊,这个时候还藏私啊?”

  “毒舌。”

  “嗯?”

  “你平常是怎么解压的?”

  “解压?”

  “对啊,”蛙人拉开一个抽屉,往里面看了看,“别告诉我你心里头没毛病哈,干我们这行没有点精神病,都不敢说自己是怪诞调查员。”

  “这种要命的时候,你问这个干嘛?”

  “你就说说罢,就当满足我一个愿望——我刚才好歹帮你挡了两年的命。”

  “那是你自愿的!”话是这么说,红衫还是回答了,“我养鹦鹉。”

  “养鹦鹉?”

  蛙人愕然,“这种文雅的爱好有助于发泄情绪吗?”

  “你每天早晨晚上跟那种口条不要太利索的鸟类对骂一个小时就知道有多爽了。”

  “哈哈哈哈哈哈,真不愧是毒舌啊,原来是这么练出来的……”

  蛙人大笑,“我来让你见识见识,我平常是怎么解压的。”

  他从抽屉里取出一对儿绿色拳套,

  “这拳套的规则级别超级低,只能让力量和速度略有加成,但打人很带劲儿的,没想到有一天竟然能用在打怪诞的时候。”

  “我XXX,你过来收容怪诞,”红衫怒了,“把这种没用的东西带过来干什么。”

  “千载难逢啊……”

  蛙人带上一个拳套,扔给红衫另一只。

  他对着藤野摆起了拳击手的架势,肩膀侧来侧去,左右脚交替跳窜着,

  “毒舌……既然我们已经确定无法收容藤野了,后悔便毫无用处。

  我那两年寿命可不能白花掉,就当是花钱买了一个一次性人形怪诞沙包好了!

  记住,不要有丝毫保留,就当作这是你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把我们这些年来的所有憋屈和怒火都发泄出来!”

  “砰!”

  蛙人朝藤野的右脸颊飞起一脚。接着,又是一拳挥出去,势大力沉,重重打在了藤野的小腹上。

  红衫看着蛙人那张丑脸,竟然从不大规则的五官中感受到了一丝丝帅气,这简直是蛙人人生中少有的高光时刻。

  “好吧,就当是享受最后的欢愉。”

  红衫带上拳套,一拳刚硬挥出,

  “砰!”

  藤野肚子一缩,发出了一声闷哼,脸色也白了一个度。

  “好痛!但是真爽啊……拳脚像疾风暴雨落在了藤野的身上。

  ……

  地下室外,手握纸条的顾醒一个哆嗦,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

  下一刻,“咚咚咚!”

  和藤野过去敲门时一般无二的僵硬敲门声响起来了……

  藤野木然站起身,下一瞬出现在了房门口。

  房门打开,里美的奶奶微笑站在门口:“藤野桑,您欠鄙人公司的贷款到期了,请还款罢。”

  藤野怀中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个箱子,打开箱子,里面满满当当全是钱,递给里美的奶奶:“钱都在这里,连利息都算上了,您数一数。”

  屋子里看戏的蛙人惊道:“还有这种操作……”

  “等着瞧吧。”红衫小声说。

  里美的奶奶接过箱子,到手的一瞬间,箱子里的钱只剩了一小半,大概还不到五十万円。

  “只有这么点吗。”奶奶说道。

  见到这副情形,纵然藤野是毫无表情的怪诞,也不禁展示出了一种傻眼的状态。

  “看见了吧,”红衫讽笑道:“我研究过了,里美奶奶规则里最厉害的一点就是,把你做过的坏事全部还给你,简直因果报应的代言人啊。”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里美奶奶的口气变得和藤野索债时一模一样,“您看看这份合同上面可写着您的名字呢。”

  奶奶说罢,抬手关门。

  藤野试图阻拦,胳膊稍稍抬了抬,就一寸也动不了了。

  “咣!”

  房门生硬关上。

  房间里出现了一台巨大的碎木机,巨大的轰鸣声几乎要震碎墙壁。

  藤野的嘴角诡异翘起。

  碎木机消停下来,像北海道冬眠的熊。

  ————————

  追更的道友,记得往后翻一页,帮这本书加一个追读量吧,下下一周的推荐位全靠您啦。

举报

作者感言

文刀手予

文刀手予

感谢zcjzcjzcj500起点币打赏、感谢0045一百起点币打赏。   感谢光与暗与小星星、咸鱼绝不翻身、书友4316、姬虚尘、玖墨、书友2375、胖武者、张弓长长弓、一人一路一千里、白空无、0045、层有一群猫、忘却的季节、冥昔、迷茫者的彼岸、千陌之夜、双生之折翼天使、58586、小唐菜7、魔君瓦卡、兽人于12月4日早晨9点——下午3点投出的推荐票。

2021-12-04 15:5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