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高能百分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高能信息

高能百分百 红牛. 2222 2019.10.27 10:25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时凡盯着时妙婷的眼睛看,发现她的瞳孔微微颤抖,不再是之前的那种好感情的冰冷无焦距。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的确是有了波动,类似……情绪的波动,虽然很快恢复正常。

  “妹妹,妙婷……”时凡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了四个字。

  时妙婷瞳孔再次发生了波动,额头上溢出了……虚汗,似乎正在跟身体里的什么作斗争。

  时凡明显感觉到她的力度没有之前那么大。

  “哐当”一声巨响,有什么东西猛然地砸向了时妙婷的后脑勺。

  “去死吧!”那人高喊道。

  时妙婷的脑袋受到重击,脑袋缓缓转了过去,眼珠盯着打飞机的小强手中拿着一张椅子。

  他原本是想要装死的,只是想到他已经跟佛祖发过誓。

  这次要是活着出去,就不能干《恐怖直播》的主播。

  他原本晕了,尴尬的是在关键时刻,被时妙婷给踩得痛醒了。

  时凡是他唯一重返娱乐圈的机会,见到时凡就要被掐死了。

  他怎么可以让自己的机会白白流失,最重要是这个少女有影子啊,踩在他身上会痛啊,而且体重不轻啊。

  种种迹象表明,她不是一只鬼,再说了他还是头一回见到杀人现场。

  如果见死不救的话,怕是后半辈子都要被这个噩梦纠缠。

  恰好椅子又在旁边,身体比思想更诚实,打飞机的小强猛地将椅子砸向了时妙婷。

  “Oh,我滴个神啊~~~”打飞机的小强见到时妙婷的脑袋还安然无恙,而他手中拿着的木椅已经支、离、破、碎、了!

  这是什么脑袋啊啊啊啊?

  最重要的是,时妙婷的脑袋竟然旋转了一百八十度!

  不是那种人扭脖子的旋转,而是真正的旋转了一百八十度,脸面与自然身体呈现的是相反的方向。

  “鬼啊!!!”打飞机的小强哪里见过这么高能又惊悚又扭曲的画面,双眼一白,又又受到惊吓地晕倒在地上。

  时妙婷下意识要起身,眼里一闪杀意,身体正要动的时刻,却被时凡一把抓住。

  时凡望着时妙婷安然无恙的后脑勺,右手厚厚的石膏已经碎了。

  他能够感受到她手中的温度,绝对比正常体温更高。

  情急之下,他焦急喊道:“妹妹,我们玩游戏!我们来玩游戏!”

  时妙婷听到这句话,脑袋再次转了回去,

  这一回是真真切切地绕了三百六十度,她的脑袋回到了原点。

  她的笑容毫无变化道:“哥哥,玩游戏。”

  时凡点头:“嗯,玩游戏,你想玩什么游戏?”

  时妙婷指向了那个九宫格数独密码盒:“你不是想要玩这个吗?”

  “哥哥变聪明了。”

  时凡道:“哥哥陪你玩。打飞机!别再装晕了,快点逃!”

  打飞机的小强嘴角微微抽搐,他装晕也被瞧出来啦?

  之前真晕倒后,时妙婷没有袭击自己,所以这一次他只能故技重施。

  时凡的话,让他陷入了两难,要不要逃?

  如果时编剧抓不住这个诡异少女的话,他死路一条。

  留在这里,也不知道这个诡异少女什么发病就范。

  权衡利弊,三十六计,逃跑为上计。

  打飞机的小强还是决定逃跑,正跑到了门口,见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超级大美人站在门口处。

  好美的女人啊!

  差零点零一秒的时间,他就要撞入她的怀抱。跟她来一个超级亲密接触。

  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张开双手的时候,将这么漂亮的美女拥入怀中,只见穿着白大褂的女人高抬腿,恨天高往他的脑袋上重劈下。

  打飞机的小强被踢晕在地,已经变成了一只咸鱼!

  窝靠!

  美女太残暴了点吧!

  “时凡,你没事吧?”苏雪梨快步走了进来,见到时凡的右手石膏毁了,伤口破裂,正在流血。

  时凡顾不得伤痛,扑到窗户旁边。

  在苏雪梨进来的那一瞬间,时妙婷似乎察觉到了危险,本能做出了反应,瞬间破窗而出,病房位于十八层,而她就这样从十八层跳下去——

  “妙婷!”时凡下意识地要去抓住她,却挥空了手臂。

  等时凡扑到了窗户旁边看,时妙婷的身影,已消失不见。

  苏雪梨道:“时凡?”

  “是妙婷。”时凡握紧了拳头,冲苏雪梨咆哮道:“她已经不是人了,爸爸对妙婷做了什么?!”

  苏雪梨身体一震,表情难看。

  时凡盯着那个书包,不再是九宫格数独密码,而是那一份被已经腐烂了的炒粉,里面还放着鸡蛋、牛肉还有豆芽。

  苏雪梨道:“时凡,你冷静点。”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出现?”时凡冷冷地望着苏雪梨:“你一直在监视我。”

  “不要将话说得那么难听,我在保护你。”苏雪梨在医院布置了监控,察觉到有异类侵入,她匆匆赶来。

  “为谁保护我?他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小时候,要求我保护妹妹,他却将我妹害成这样,他的目的是什么,你接近我的目的又是什么?”时凡道。

  苏雪梨道:“我们同居生活了七年,要是真想要对你做什么,你能活到现在吗?这七年来,我怎么教你的,你忘了吗?”

  “谁知道你教我是不是有别的目的。”时凡不稀罕她的教育,比起支离破碎的家庭,聪明的脑袋,不断提高的情商,他更愿意回到十一年前的生活。

  “时凡!你太不冷静了,你爸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更清楚。”苏雪梨试图让时凡平静下来。

  “我原以为我很清楚很了解,可是当他突然说要离婚,带走了我妹妹后,我妹妹回来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时凡愤怒道:“你已经不了解那个男人。”

  “你口中的那个男人……”苏雪梨看着时凡眼里显露的暴戾,再回想起时君安这些年默默地付出,悲伤地说:“他很可能已经死了。”

  时凡陡然睁大眼睛。

  苏雪梨再一次重复道:“你爸,应该死了。”

  时凡听到这个消息,脸上的愤怒褪去,不再怀有没有任何表情。

  他年少不懂事的时候,曾经追问过肖蔷薇与老爸离婚的理由,当没能得到真正的答案后,他便不再追问了。

  老爸去了米国,两年或者三年才回来一次,留给他的只有一个电子邮箱号码。

  再次听到他的消息,时凡却听到他去世的消息。

  他有点反应不过来,就像没有实际的感觉,觉得有点讽刺,心里面好像早知道这个答案了。

  复杂的情绪交织在心头,他表情反而趋向于平静。

  时凡明明想要接受,嘴巴却发自条件反射地道:“怎么可能?”

  老爸为什么会死?梦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