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崩坏三中的星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就这?就这?(求推荐票)

崩坏三中的星火 lq连清 2065 2021.04.07 15:02

  见剑道部部长先开口说话了,芽衣良好的家教让他在这个时候强行忍住了开口的冲动,安静地坐在原地静观其变。

  “嗨,这不是昨天被你们在外面堵了吗?”苏禾挠了挠头道:“我也不是个大度的人,昨天晚上下午回去之后我就一直在想,如果我没有带武器的话,我的下场会是怎么样……这越想呢,我就越气,越气呢我就越想,然后我就被气了一晚上。

  这不,今天一到下午我就过来找你们了,是不是很感动?”

  芽衣皱眉看向站起来的那些人,从苏禾的话里芽衣听出了很多东西,漂亮的眸子里已经逐渐有了丝丝冷意。

  昨天围堵过苏禾的人脑袋就是“翁”的一下蒙了,脑子里想起苏禾是一个带手枪来学校的狠人,而且刚刚苏禾的言语中没有任何想要报复的词语,但是苏禾想要过来报复他们的意思已经是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了……

  冷汗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浸湿八人的后背的衣服,优良的吸汗布料迅速将他们背后的冷汗吸干,但是八人没有感到一丝舒适的感觉。

  仿佛是感觉到了他们的紧张,苏禾双手向下一甩,两根黑色的警用甩棍在“咔哒”一声中弹出两条长约一米的棍头,甩棍顶端白色的金属装置十分醒目。

  在众人面前晃了晃手中两根甩棍,苏禾笑着说道:“都别紧张,放松点,我不像你们会仗着装备好欺负人,我今天用这个。”

  见到苏禾今天没有带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恶向胆边生,这个家伙居然让自己在芽衣同学面前丢脸!

  ****刚刚也注意到了,芽衣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现在****心中已经知道了自己开始让芽衣感到反感了。

  懊恼和羞愤的情绪全部都在自我心理暗示的控制下化为了对苏禾的愤怒和怨恨。

  “简直不可饶恕,况且没有带枪的情况下这家伙居然还敢来剑道部,那么今天自己一定要让这家伙横着出去。”****双目充血盯着苏禾,心中怨恨的想着。

  向着自己的部员们使了手势,下面的人包括芽衣在内都将最中间的位置给让了出来,只留着一个浑身甲胄的人拿着自己的竹制长刀站在最中间。

  苏禾闲庭信步地走到中间,两根黑色的甩棍在手里朝着地面一点一点地,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

  对面那人举起长刀,做了一个进攻的刀式,整个人身体微微前倾,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凶猛野兽,随时都有可能将他面前看起来毫无战斗力的家伙撕成碎片。

  芽衣刚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担心场上的苏禾,就在她有点忍不住打算上去叫停这次比试的时候,芽衣习惯性地将自己代入场上那名剑道部成员的角度,随后芽衣惊讶地发现,自己一时间居然找不到那个懒散站在场中男孩身上的破绽。

  惊讶了一番过后,芽衣也按捺住自己内心的担忧,坐在场边静观其变。

  苏禾没有学过打架,也没有学过跆拳道或者散打什么的,自然也不知道怎么先手进攻,所以就只见苏禾两根甩棍向着地面,漫不经心地站在原地等着对方先攻过来。

  这些剑道部的“精英部员”虽然每天都被芽衣揍得找不着北,但是能从那么多人中脱颖而出也算得上百里挑一,自然不是什么庸庸碌碌之辈,对面那人站到了苏禾对面之后,瞬间就感受到了苏禾给她带来的强大压力,原本心中的轻视也消失了,阴影中的脸颊上满是严肃认真。

  两人像是古代剑客一般都保持着自己的动作定在场上一动不动,仿佛只要稍微动一下就会在对方眼里出现破绽,下一刻就是刀光闪过人头落地。

  场下的剑道部部员也全都屏住呼吸,一双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场上对峙的两人,眼里满是点评的意味。

  就连时间都在这种沉默和安静中失去了意义,整个道场内安静得可怕。

  仿佛是站得久了,苏禾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对面的部员就是抓住了这一刹那的机会,身体猛地前倾身上的肌肉瞬间发力在瞬间爆发出来恐怖的速度向着苏禾冲了过去,手中竹刀在手中一转,由刺改挑,刀刃朝着苏禾的肋下就是凶狠无比的一记上挑斩。

  这一刀动作迅速狠辣,刀刃在空中至少有三次变招,最后选择了上挑斩是除了芽衣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苏禾眯着眼睛张着嘴,一口洁白的好牙和口腔都暴露在空气中,但是苏禾的余光准确无比地捕捉到了上挑而来的竹刀刀刃。

  “啪!啪!啪!”

  刀刃击打在肉体上的声音并没有响起,反而是三声甩棍抽在物体上的清脆爆响。

  待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到原本气势如虹的剑道部“精英成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一动不动地一头栽倒在地,在惯性的作用下又向前滑行五六米才堪堪抵消掉自己身体上的重力加速度。

  此时的她右臂不自然地扭曲着,肩部原本黑灰色的竹制甲胄被抽出了一长条龟裂的痕迹,整个肩胛一半的竹制甲片不翼而飞,只留下了一些细碎的竹制毛刺在宣告着自己存在过的痕迹。

  在场的除了芽衣还有剑道部部长之外就没有人看清苏禾刚刚的动作,就连剑道部的部长都只是勉强看到了一道极其模糊的影子。

  芽衣小脸上满是惊讶,摸索着自己的下巴回忆着苏禾的动作。

  苏禾全程都没有移动过脚步,甚至脸上的那个哈切都没有变过,但是手中的甩棍却是在瞬间甩出去了三次,第一下抽在了竹刀上将刀打飞,另外一下抽在肩甲上,抽碎了一大半竹甲的同时也将那个部员的手直接抽骨折了,最后一下抽在头盔上,直接将合金制完全可以防止刀砍的头盔抽得凹进去了一大块,由此可见苏禾外表上看上起有些瘦弱的身体里隐藏着多大的力量。

  “就这?就这?精英?就这?”苏禾满脸惊讶地看着****双手摊开满脸都写着不可思议,仿佛十分惊讶****居然就上了这么个土鸡瓦狗来对付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