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的神奇好人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0025 这标题好难想我不想了╯^╰

我的神奇好人卡 南宫笼包 2021 2019.07.01 13:53

  八连训来训去,曾教官的眉头却锁得越来越紧。

  这帮小兔崽子怎么越训越回去了!

  这个齐步走怎么越走越乱!

  “江不舟!出列!”谁都听得出教官话语中的不爽。

  江同学很自觉地跑到队伍最前面去了。

  曾教官先是批评了一下他们:“你们,我说你们,到底有没有在认真训练!啊?越训越乱越训越乱,女生带头齐步走还好,换了男生带头,个个都跟要赶着去投胎一样,等等后面的人有这么难吗!”

  “一点节奏感都没有。”曾教官阴着脸走到队伍最后方,“江不舟,过来!”

  江同学跟着跑到教官身边。

  “向后转!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一套标准的口令下去之后,曾教官的语气才缓和了一些,“你们好好跟着他的节奏与速度来走,都给我注意看清楚来!”

  “原地踏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齐步-走!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

  江同学对于速度与节奏的把控确实挺不错的,完美踩点的同时也将男生的速度给压下去了,让女生们不至于被甩开,整个队伍不至于这么难看。

  曾教官的脸色没那么阴沉了:“节奏掌握不好的人自己学一下,把握好速度,不要总是让人在前面带着,你们都是成年人了,不要还总是跟着别人的脚步走。”

  “嘁——”男生里面有人对江不舟发出了不屑的声音。

  “怎么?有谁不服吗!”曾教官耳朵很灵,听到了那一声,“不服你就给我做好来!自己做不好,叫你学别人又学不好,净知道在下面叽歪……”

  “有谁不服的就出来在前面带队!”

  无人应声。

  “叫你站出来又不敢,跟他妈个大娘们一样,我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人……”曾教官负手在男生堆里转了一圈,然后走出队伍,“好了,训练继续!”

  ……

  又是一个愉快的上午。

  江不舟进厕所洗手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脸已经是黑里透红了,看久了他还觉得有点可爱。

  在他的印象中,自己黑出喜感来的经历,一共有两次。

  第一次是他念完四年级升准备转校寄宿念五年级的时候,那个暑假,他回乡下老家,刚学会游泳,可兴奋了,三天两头就呼唤小伙伴去凫水,而且那时候年龄还小,一群小屁孩下水是啥都不穿的……

  结果开学的时候,他已经从头黑到脚了,全校的人都知道学校里新来了个非洲小伙伴。

  那个时候他天天被人叫做黑鬼,被人欺负,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五六年级,别人一直都是这么叫他的,好在他足够坚强乐观,挺了过去,这一挺就挺到了初中,认识他的人变少了好多,各种侮辱性的外号才没传开。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练就了强大的心灵与十二堵墙厚的脸皮。

  环境对他的性格影响是真的挺大的。

  第二次黑出喜感来,是在他高二暑假的时候。

  高二暑假,他还是回乡下老家玩,不过那个时候的他没那么大玩水的兴致了,就偶尔去一次。

  最终导致他变黑的,是农忙的时候,他去帮老家的人种田,戴着草帽卷着裤腿就下田去了,然后弯腰插秧,一插就是一整天。

  那天的太阳是真【高雅】的毒啊!

  第二天醒来,他就发现自己的脸还是不可避免的变黑了。

  光是脸变黑倒是没什么,操蛋的是,因为他是卷着裤脚插秧的,所以他的两条腿,只有裸露在外的那部分变黑了——约等于小腿部分。

  看着就很……一言难尽。

  然后,他回校之后,先是洗澡晒衣服的时候,被自己宿舍和旁边宿舍的人看到了他别致的美腿。

  “你好骚啊哈哈哈……”

  这是他们看到他的腿之后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再之后,是到了体育课上,他觉得太热了,就穿着短裤去上课,班上的女生也一直盯着他的小腿笑。

  无所谓,反正他脸皮厚。

  后面不知道怎么滴,他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就察觉到有不认识的女生在对着他指指点点,说,看,就是那个,balabalabala……

  那时候他穿着长裤啊!不知道是谁泄露出去的消息,太可恶了,关键还歪曲事实。

  他的脸皮抽了下。

  无所谓,反正他脸皮厚!

  就是那两次变黑的经历让他很是难忘,不知道这次军训结束过后,会不会变成第三次。

  走出厕所,他在回宿舍的路上又看到无良粥商在摆摊坑人,本来他是不想理会的,但是粥摊旁边不远处站着的一个人改变了他的想法。

  又是那个大眼睛短发妹子。

  她站在树荫底下,双手食指对对碰,只能看着粥铺面前拥挤的人群,挤不进去,委屈巴巴……

  江不舟看出了她眼里的渴望。

  切换真瞳视野看上一眼,她的样子可真是惊了他一下——如果说她的长相约等于一个初中生,那么她的心灵模样就约等于一个小学生。

  江不舟:“……”

  她那为了凉粥干等的可怜模样看得他都心软了。

  你还愣着干啥?快去挤啊!

  ……

  妹子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略显熟悉的身影站在了她的面前,手里还提着什么东西。

  她抬头看了看,眨巴着大眼睛观察这个人,表情显得有些迷糊,过了好一阵子才回想起来到底是谁。

  她指了指江不舟手中的粥,又指了指自己,大大的眼睛里面满是疑惑、期待与欣喜。

  江同学点头,把那两碗粥提到她面前,她左手食指点在下嘴唇上,迟疑了一下,伸出嫩白的右手小心翼翼地取走了他手上的绿豆粥。

  然后她又取出了十块钱轻轻递到他手中,他的做法倒也干脆,直接就把那十块钱揣进了口袋里。

  他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也不喜欢让别人欠自己人情。

  他老妈从他很小的时候就教育过他,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人情债是最难还的东西。

  嗯……虽然说这件事跟人情债也扯不上太大关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