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我有一座鱼人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战斗的最后

我有一座鱼人村 大皮丘 2349 2019.08.10 11:44

  泥泞的沼泽地里,莉拉正艰难的走着。

   她的右小腿原本疼的要命,但现在几乎已经失去了知觉,因此也就不疼了。现在完全由她的左腿控制她该往哪个方向走。

   左腿迈开步,然后拖着右腿跟上。她就这么在黑暗的沼泽地行走。

   而就在不久之前,她还差一点被一条猎犬撕成碎片。

   她的脸碰到了猎犬的尖牙,到现在那股腥臭味还留在她的脸上——如果仔细看的话,她的脸上甚至还有猎犬留下的轻浅的牙印。

   可就是在莉拉以为它就要下口的那一刻,猎犬却伸出它湿漉漉的舌头,在莉拉的脸上舔了一口。

   对,只是舔了一口而已。

   反应过来的莉拉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强压下自己心中的恐惧,把匕首送进了猎狗的心脏。

   猎狗哀嚎着倒地,庞大的身躯溅起漫天的泥土。而她得以把它甩在身后离开。

   她不知道那只猎狗死了没有,也不知道它为什么没有把她撕碎。现在她唯一想做的便是回到木屋,躺在她那张有舒服毛毯的床上。

   那张床真的好温暖。

   前面的树林起了大火,砍杀声从林中传来,或许她应该绕开——于是她绕开树林,多走了好长的一段路。

   那真的是很长的一段路,她的腿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而她又渴又累,直到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卢卡大人!!!”她喊道。那支队伍举着火把,而领头的正是身穿黑环甲的卢卡。她刚才怎么没有看到?!

   卢卡也看到了她,可他的脸色却变了——在女孩的身后,一把长剑先架在了女孩的脖子上,接着一张脸出现在女孩的身后。

   那是铁手身边的侍卫莫德,正是刚才提议用火的那个。而对方怕他看不清女孩脖子上的刀刃,还点了一只火把。

   “你是卢卡·诺顿。”莫德笑了笑,“真巧。”

   “放开她。”卢卡朝着女孩走了一步,右手轻轻搭在了剑柄上。

   “别,别再往前走了。”莫德的剑朝上转了转,一道血痕立刻出现在莉拉的脖子上。卢卡知道他是玩真的,“铁手在哪?”

   “我还想问你呢。”卢卡死死地盯着他,“你们竟然真敢入侵沼泽。”

   铁手的军营里,除了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矮人,一个人都没有——正如戴维斯说的那样,铁手真的胆子大到敢进入沼泽。

   而这也说明,他知道卢卡什么时候将会倾巢出动——自己的部下中,一定有个内鬼。

   “你是铁手的侍从?我见过你——”在卢卡的一旁,被女骑士押着的克拉克爵士发话道,他代替铁手成了卢卡的俘虏,到克拉克镇一趟,总不可能什么也不收。

   接着女骑士给了他一拳,“要我把他的嘴封上吗,大人?”

   “不必。”卢卡摇了摇头。“放了她,我真的不知道铁手在哪。”

   莫德眯了眯眼,“我看铁手不是在你的身后吗?”

   卢卡惊讶地朝后看去,只见在他的身后,扎卡和戴维斯正押着铁手朝他们走来,在他们的身后,则跟着一大群鱼人。

   浑身是血的戴维斯走到卢卡的面前,他朝莉拉的方向看了一眼。而后向卢卡行了个里,“大人,这是铁手。”

   铁手被捆得严严实实,为了让他走路,他脚上的镣铐被暂时解开了。现在戴维斯给了他重重的一脚,让他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然后替他带上镣铐。

   卢卡看得出来,铁手浑身是伤,非常虚弱。但他虽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嘴里仍然在低声咒骂着。

   “在他冲出枯木林之后,三只鱼人战士为了阻止他牺牲了。和他们的战斗中,还有一只德鲁伊鱼人被箭射死,一只德鲁伊鱼人和一只鱼人战士被烧死。”

   “受伤的有很多,莫里森和他的鱼人牧师在为它们治疗,福福被烧成重伤,还有杰西他……他失去了两只眼睛。”

   “而铁手那边的佣兵,只剩下三个活的。戴维斯大人自作主张,把他们都杀了。”

   扎卡在卢卡的耳边说道,每说出一句话,卢卡的内心都止不住地颤抖一下。

   这就是夺下克拉克镇的代价吗?他抓住了克拉克爵士,也抓住了铁手,洗劫了他的金库,抢走了镇上所有的粮食和马匹,可换来的是什么呢?

   看着在地上蠕动的铁手,他现在多想把这个人千刀万剐,还有那个叛徒,若是让他找到——他定会让他得到和铁手一样的下场。

   “你想要什么?”等到扎卡说完,卢卡抬起头,冷冷地凝视着抓着莉拉的莫德,他要记住这个人的脸。

   莫德看着卢卡,从卢卡的眼神中,他看到了一丝悲伤和凄凉。

   可怜的家伙。他想,可谁叫他们势不两立?

   “铁手,克拉克爵士和他的家眷。”他开口道,脸上面无表情。

   “你疯了?!”莫德话音未落,扎卡便愤怒地吼道,“你做梦!”

   可卢卡却沉默了。他静静地站着,他还能再失去吗?他在想。

   “不行!”莉拉喊道,泪水从她的眼眶中涌出,她正把自己往莫德的剑上凑,“别答应他!”

   “莉拉,别这样。”卢卡看着她,他的声音有一种魔力。

   “我答应你。”卢卡说。

   “大人!!!”扎卡听到卢卡的决定,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绝望,“戴维斯大人!克雷!卡尔!”他一一向他们求助,可大家都一言不发,没人开口。

   而地上的铁手也抬起头来,他竟然在笑。那是多么讥讽,多么灿烂的笑容。“卢卡,你也不过如此啊——”

   “起来。”戴维斯一把抓住他的脖颈,把他像一只小鸡一样提了起来。铁手朝他啐了一口,“别拿你的脏手碰我,畜生。”戴维斯闭紧嘴巴,默默地接受。

   “卢卡大人,我想我们都是讲信用,讲荣誉的人。”莫德笑了笑,“不如我们简单些,好让大家今天都早点休息。您让铁手走过来,等他到了,我自然放了这个小姑娘。然后克拉克爵士再带着他的家眷过来,你觉得如何?”

   “正合我意。”卢卡说。他向戴维斯使了个眼色,后者解开铁手脚上的镣铐,“滚吧。”他踹了铁手一脚。

   铁手踉踉跄跄地朝着莫德走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沼泽里一时安静的吓人。

   待他走到了莫德那边,莫德咧嘴一笑,果然放了莉拉。

   而就在她放开莉拉的一霎那,莉拉一个肘击,直接打在了莫德的脸上!

   此时的莫德眼冒金星,吃痛地朝后倒退了两步,而莉拉的下一次攻击已经到来,她张开牙,在莫德的脸上狠咬一口。

   “啊!!!”莫德疼的大叫一声,想要用拳头把那个野蛮的女孩打倒,可莉拉不知从抽出了一柄匕首,狠狠地一击刺向莫德的手,让他疼地松开了手,把手中的长剑落在了地上。

   紧接着,长剑架上了他的脖子,形式反转。现在他成了俘虏。

   可铁手呢?早在莉拉第一次出手的时候,他便放弃了莫德,朝着林子外跑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