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我有一座鱼人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宝钻”

我有一座鱼人村 大皮丘 2400 2019.08.07 15:00

  踏上马车的后车厢,卢卡一直在思考刚才和格兰特伯爵的交易。说实在的,提出那样的要求,就连他自己都心里没底。

  龙牙堡的侍卫骑着马跟在队伍的左右,一名龙牙骑士在最前开路。他带着格兰特伯爵的亲令,负责在城市被封锁的情况下为他们打开城门。

  而正当他们要出发的时候,从城堡的门口,尼娅的声音传进了卢卡的马车。

  “等等——”

  卢卡掀开帘子,只见尼娅和刚才受了重伤的那个女骑士站在一起。在莫里森的治疗下,现在的她只是看起来有点虚弱。

  “大人。”在卢卡的面前,女骑士单膝跪地,把一只手放在胸前。

  “你应该不介意多一位龙牙骑士保护吧?”尼娅望着惊讶的卢卡,笑着说道,“只是她的伤刚好,恐怕要再休息一天才能战斗。”

  “这……”卢卡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转念一想,感觉这有可能是伯爵的决定——这也就意味着,伯爵接受了他的条件?

  果然,尼娅向身后的侍从招了招手,递上一个蒙着布的笼子。

  “父亲大人说,如果需要帮助的话,就打开笼子。它会飞到龙牙堡的。”

  卢卡接过笼子,掀开蒙着的布,笼子里一只白鸽把头埋在自己的羽毛里,睡得香甜。

  他点了点头。看来这样的条件,自己没法拒绝。

  “谢谢。”最后他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尼娅笑了笑,“谢什么?”

  “谢谢你救了我——”卢卡挠了挠头,说道。

  “谢就不用说了。”尼娅踮起脚,伸出一只手轻轻拍拍他的肩膀,“毕竟你也救过我一命。”

  卢卡愣住了,记得那是在一年之前,自己刚刚穿越到炼金师的身体里…

  看着女骑士翻身上马,尼娅朝他挥手道别。

  “保重。”翻进马车的时候,他听见尼娅说。

  ……

  当他们终于回到泥潭沼泽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侍卫队的训练早已结束,训练场边,只剩下两支火把还未完全熄灭,静静散发着微弱温暖的光芒。

  给女骑士安排了一个房间,毫无睡意的卢卡来到了地下室。只有在这里,他才能认真地思考。

  把蜡烛吹灭,卢卡靠在椅背上,微微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现在他有一支完整的侍卫队,有杰西和莫里森这样拥有特殊能力的鱼人——如果把药剂分发下去,还会有更多,有戴维斯和新来的龙牙骑士这样强大的战斗力。

  按理说,以他现在的实力,打下克拉克镇不是什么难事。

  可攻下克拉克镇,对他来说真的是一个好的选择吗?

  在银月城,尽管人人都在传,说格里芬伯爵的儿子在泥潭沼泽失踪,但伯爵本人总是一言不发。

  卢卡知道他是拉不下自己的脸皮——若是让别人知道银月城伯爵之子失踪在一个满是鱼人的沼泽里,恐怕他的脸面上也说不过去。

  因此他只是让克拉克爵士来处理这件事,而克拉克爵士又把这件事交给了铁手……

  他并非不义之人,铁手的仇他一定会报。只是如果当真要进攻克拉克镇,对于银月城的格里芬伯爵来说,就好像是掀了他的遮羞布,让他有理由派兵进入泥潭沼泽。

  到那个时候,就不单单只是应对铁手那样简单了。

  可一想到铁手干的事……在他掌控了克拉克镇之后,灰胡子被抓,原本为卢卡开门的卫兵被吊死,还有今天那些想要至他于死地的卫兵,也是被铁手收买。

  “兔子被逼急了都会咬人,更别说是我了……”卢卡的眼中闪过一丝阴冷。

  招惹格里芬伯爵又怎样?只要胆敢入侵鱼人王的地盘,卢卡就有决心要让他付出代价!

  “小小的人儿啊,风生水起呀——”

  “天天就爱穷开心呐——”

  “厚厚的门儿呀,挡不住我呀——”

  就在卢卡咬牙切齿,攥紧了手心的时候,一阵悠扬飘逸的歌声从门外飘了进来,伴随的还有一阵吱呀的开锁的声音。

  “莉拉?”卢卡想,那明显是个熟悉的女声,“这么晚了,她来这里干什么?”

  啪嗒。门开了。

  一个黑袍人带着提灯,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嘴里还哼着那个奇怪的歌谣。

  “就是这里吧?卢卡的宝库。”他听见莉拉自言自语道,“真阴森呐……和他本人一样。”

  “?”卢卡想。

  她在离门最近的那个架子前停下,然后从背后取下一个布袋,把架子上各种各样的药剂一股脑地往袋子里装。

  这差点给卢卡看傻了。当着主人的面偷东西,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大胆的家伙。更不要说这个小偷他天天都能碰见。

  他轻轻地朝着莉拉的方向移动。她还哼着歌,这时已经换上了另外一个袋子开始装,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阴影里有一个人在向她靠近。

  直到卢卡的短剑抵住她的喉咙。

  “把东西放下。”

  歌声夏然而止。黑袍人显然僵硬了两秒钟,她缓缓地放下手中的两个袋子,把手高高地举过头顶。

  “你……你是来偷东西的?”话刚说出口,卢卡便觉得自己有些愚蠢。这简直再明显不过了。

  “是。”然而对方居然很认真地回答了他。

  “为什么?”卢卡摇了摇头,他不明白,“我给你提供温饱,给了你住的地方……”

  对方颤抖了一下,“我——”

  “我只是习惯了,住在一个地方,靠着偷东西活下来,然后离开,再到另外一个地方……”黑袍人低下头。

  看着她的背影,卢卡沉默了一会儿。

  “走吧。”末了,叹了一口气,夺过她腰间的匕首,然后推了她一把,“别让我再看到你。”

  黑袍人转过头,在她的眼神中,卢卡看到了惊讶:“您就这么放了我?”

  卢卡拾起地上的袋子,从袋子里拿出药剂放回架子。

  “怎么?”他瞥了黑袍人一眼。

  “……”她不知该说什么,于是便消失在了卢卡的视线中。

  她飞奔着冲上木梯,在走廊的一侧找到了自己的房间。猛地推开门,熟练地卷起床上的摊子,把床里面藏着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

  “干粮,衣服,武器……”她喃喃念道,摸向自己的腰间,这才想起刚才自己的匕首被卢卡拿走了。

  于是她爬上床,从柜子顶拿下一把长剑背在自己身后。

  尽管对她来说,长剑太大,太笨重。

  收拾完了这一切,她走出门,把钥匙扔在了地上。

  “莉拉,走吧。”她对自己说,就像之前的几十次一样。

  一阵风吹过,让她感觉有些凉飕飕的。她本该带上床上的那个毯子——那是她这辈子睡过的最温暖的毯子。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她却没有这么做。

  也许是因为那是“别人”的东西?

  她愣住了,这是她第一次有这样的想法。从前她总是认为,只要是自己能够到的东西,那它就是自己的。

  ——那颗钻石也一样,她从路过的商队那里偷了它。在她快要被抓住的时候,丢到了一片草丛里。

  但她没有被抓住,鱼人们袭击了商队的护卫,却也带走了她偷来的钻石。

  她从口袋里摸出那块石头,在月光下,这颗白色的鹅卵石正反射出朦胧的光芒。

  “这根本不是那颗钻石。”看着那块从小鱼人那里骗来的石头,她摇了摇头。

  但我还是要留着它,她想。于是把它放回了口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