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我有一座鱼人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阴谋

我有一座鱼人村 大皮丘 2147 2019.08.12 14:59

  银月城的城堡里,格里芬伯爵正坐在方桌的尽头。

   他脸色阴沉,时不时把指关节弄的咔咔作响,而通常在这个时候,其他人只能静静地等待着他爆发的一刻。

   “砰!!!”他突然猛地举起一个酒杯砸到了那个侍从的脸上。玻璃碎片划伤了他的脸,血珠从他的脸上滚落,可他却不敢伸手去擦,“废物,一群废物!”

   他怒吼着砸烂了好几件桌上的东西,之后坐下,沉思了好一会儿,“继续汇报。”他冷冷地说。

   那个侍从杵在原地,颤抖地继续说:“卢卡·诺顿控制了克拉克镇之后,让他一个叫做戴维斯的部下做了克拉克镇的管理者。克拉克爵士本人现在还被关在卢卡的牢里……”

   “戴维斯?”在桌子上,现在也只有格里芬伯爵的长子兰登·格里芬还敢说话,他今年二十二岁。身材高大,剑术也极为高超,更难得的是,他继承了父亲带兵作战的能力。此时他正急着建功立业,“原来我弟的那个跟班?”

   “不是跟班,是我们的人质。”格里芬伯爵打断他的话,“当初我真该直接砍了他的头,然后把他皮剥下来送给他的父亲。”他恶狠狠地说,“那些克莱夫没一个是好东西。”

   兰登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卢卡已经挑战了我们的底线,不能再这么放任下去了。”

   “他很早就这么干了。”格里芬伯爵脸上的表情狰狞的像要杀人一样,“他骑在我的头上拉屎,可我为了坐上公爵的位置,竟然还得眼睁睁地看着!”

   上任北境公爵——也就是他的父亲已经去世。而国王将在三个月之后将他加冕为新的北境公爵。

   若不是那该死的首相曾经来找过他,让他不要在这三个月里惹事。他现在早就带着三百北方铁骑踏平那片沼泽了。

   而先在他的儿子被人谋杀,他只能坐在这个大厅里指挥几个连鱼人都不如的蠢驴。

   “那个叫铁手的呢?”格里芬伯爵突然想到了这个名字,“你他妈的怎么做的报告?我怎么没有听到他的名字?”

   “铁手现在下落不明。”侍从赶紧回答,其实他已经说过一遍了,“卢卡没有抓住他。”

   “他娘的。”格里芬骂道,“他娘的,一个从没听过名字的年轻人,带着一大群鱼人,把一个爵士打得落花流水?我真该拿他们去喂那些鱼人!”

   “父亲大人,让我带兵出战吧。我会推平那片沼泽,替弟弟报仇。”他站了起来,脸上自信满满——他绝对有推平那片沼泽的本事。

   可是替弟弟报仇?那怎么可能!他巴不得那个家伙早点死掉。

   “兰登,如果我现在让你出兵,就是在打首相大人的脸。”格里芬摇了摇头,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皇城抓住把柄。

   “如果有一个非得出兵不可的理由呢?”兰登反问道。

   “你是说——”

   “比如克拉克爵士被杀死在卢卡的地牢里。”兰登看着父亲,阴冷地笑了笑,“或者是被卢卡控制的克拉克镇里发生了一场屠杀——”

   “当然,如果两件事同时发生,剿灭那个从沼泽里来的家伙就变得刻不容缓了。”

   格里芬伯爵眯了眯眼睛,的确如此。想必这样的话,就连首相挑不出什么毛病。

   “很好。”他点了点头,环顾四周,他的部下们都是一副窝囊废的表情——他知道这件事必须交给自己的儿子来办,“兰登,那就交给你了。”

   “是的,父亲大人。”兰登站了起来,嘴角向上扬起。

   ……

   离克拉克镇的不远处,有一个叫做米尔的小镇。在镇上的集市,克雷正带着两个侍卫收购及卢卡需要的粮食。

   “老头,这些土豆怎么卖?”克雷向一个摆摊的老人问到。他正推着一架木车在路上走。

   “五个铜币,您要多少?”

   “有多少要多少。”

   老人愣了一下,“那可得好好称量一下。我在镇子的南边还有一间小地窖,里面还有更多土豆,您还需要吗?”

   “要的。”克雷点点头。

   太好了。他想,这样今天的采购任务差不多就完成了。他示意身后的一个侍卫推上木车,“你们去把马车开来。”他吩咐道。

   他则独自跟着老人在小巷中穿行,一直沿路走到岸边,在那里有一间用泥土撘成的小房子。

   “请进。”老人说,为克雷让出一条路。

   克雷朝里走去,而门在他的背后关上了——那个老人没有进来。

   一柄匕首悄然架上了他的脖子,“克雷,好久不见。”

   “铁手……”克雷深吸了一口气,“没想到你还活着。”

   铁手笑了笑,“当然,我可没那么容易去死。方便谈谈吗?”

   看着铁手明晃晃的刀刃,“我看这可由不得我。”

   “没错,坐下。”铁手放开他,指了指面前的一把椅子,克雷走上前乖乖坐下,他的武器已经被铁手取走了,“我要继续帮我一个忙。”

   “我们不是说好上次就是结束了吗?!”克雷恶狠狠地盯着铁手,“我已经帮你做了那么多——”

   “别激动。”铁手套轻轻撘上了他的肩膀,冰冷的钢铁让克雷感到一阵寒意,他知道铁手的威胁并不是空穴来风。

   “你要什么?”他问道。

   我要的可多了。铁手想,过了这么久,你还是不明白吗?

   “那些鱼人原本又笨又蠢,只会扔石头和泥巴,现在他们竟然学会了如何操控树人——我亲爱的朋友,你倒是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我……”克雷颤抖了一下,“卢卡没告诉我这个,我不知道……”

   “别担心,我并不是怪你。想来向卢卡那样的人也不会把这种秘密告诉你。”铁手朝他咧了咧嘴,“我就是要让你查出卢卡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克雷摇了摇头,我不可能知道。“卢卡不会让别人知道的,他和那些鱼人们总是用鱼人语交流,连他笔记也是用鱼人语写成,没人能看懂那些鬼画弧。”

   “那就去抓一只来。”铁手盯着他,说,“到时候我自然会想办弄明白。”

   克雷感到一股寒意渗入到他心里,“我,我不会帮你做这样的事。”

   “你不爱你的家人啦?”铁手揪住他的领子,把他朝门外拖去,“去抓一只鱼人,送到这儿,我就会放过他们,我说到做到。”

   他舔了舔嘴唇,把克雷推出门外,木门在他的眼前紧紧闭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