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我有一座鱼人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铁手

我有一座鱼人村 大皮丘 2241 2019.07.26 12:53

  在军营的地牢,那个从沼泽里逃出的士兵此时正被结结实实地绑在木椅上。

  他的面前,一个高大的男人静静地站着,他有着贵族般的耀眼的金发,可惜的是他把它们修剪得很短。而他的右手则戴着一只锈迹斑斑的铁手套,看起来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打磨过了。

  “我再问你一次,那个贵族小鬼去哪了?”铁手用他独特的粗狂嗓音说道。

  被绑在椅子上的士兵几乎快要崩溃。干硬的淤泥粘在他的身上,他从沼泽里逃出来之后便一直被关在这里。

  “大人,我不知道。我劝过他们之后就逃了出来——”眼看着铁手转过声去,他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看来铁手对他失望了。

  “看来有几只虫子进来了啊……”而铁手冷冷地说,长剑从背后脱鞘而出,火把的光芒在长剑上反射,“还不出来吗?”他朝着空无一人的地牢的门喊道。

  “铁手大人。”从门后,一个黑袍人走了进来。

  他从黑袍下伸出双手,那是一双白皙并且年轻的手。而铁手知道对方没有带武器,“我是来和您谈个交易的。”

  “生意?”铁手冷笑了一声,“你们一群人和我一个谈生意?”

  黑袍后的眼神闪动了一下,他摘下兜帽,正是卢卡。

  “您的士兵都没有受伤。”他招了招手,铁匠和克雷便拖着两个被绑住嘴的士兵走了出来,“而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到军营里谈。”

  铁手看着铁匠和克雷,眼神像是要杀了他们一样。“好啊。”他说着,收起了手中的长剑,“那就去我的营帐谈。”

  “请。”卢卡点头,站到门的一侧,为他让出通路。

  他大步地朝卢卡走来,而卢卡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三步,两步,一步……

  “死!!!”在铁手走过卢卡面前的时候,他突然抽出长剑,朝着铁匠和克雷扑去!

  “砰!”可他预想中的场景却没有出现,另一把长剑在空中拨开铁手的剑,剑刃相交之时,顿时火花四射!

  戴维德站在铁手的面前,把他按在地上。

  铁手倒在地上,看着那个站在自己面前的身影,“我认得你,你是那个贵族的走狗。看来你换了个主人啊——”

  他喘着粗气,没戴手套的左手伸进怀里,不知何时摸出一柄匕首——

  戴维德脸色变了,他方才的注意力全在铁手的话上,竟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而那柄匕首已经脱手而出,朝着卢卡飞去!

  砰!

  又是一声尖锐的响声,在空中,匕首被什么飞过的东西挡了下来,像一只断了翅膀的鸟儿一般掉在地上。

  而戴维德呸了一声,接过克雷手上的绳子,把铁手牢牢捆住。

  “福福?!”在看到那只黑色的鱼人手掌时,他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你怎么会在这里?”

  “陛下。”福福把匕首递给卢卡,“我是来保护您的。”

  “呵——”铁手朝地上啐了一口,“你手下的品种还挺丰富。”

  戴维斯揪住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怎么处置他?”

  “铁手,我要你的手下的士兵。”他示意戴维斯放开铁手,好让他能说句话,“而如果你愿意为我效劳,你可以保留你原来的地位。”

  可铁手恶狠狠地看了他一眼:“让我再和这些忘恩负义的畜生一起?你不如干脆点杀了我。”

  “大人,杀了他!”克雷突然叫道,“铁手,你也不想想平时你怎么对我们?”

  “克雷——你叫这个名字,我没记错吧?”铁手死死地盯着那个小个子士兵,“我想你是忘了,是谁让你每个月都能吃饱饭了吧?你这杂种恬着脸从我手里接过钱的时候,怎么没见你骂我一句?”

  “行了。”卢卡挥了挥手,“把里面那个士兵解开,把他关到里面。”

  “杀了我,你这狗-娘养的,否则我以后一定要你们付出血的代价。”戴维斯堵上了铁手的嘴,而他则开始疯狂地挣扎,直直到戴维德绞住他的脖子。

  “我建议您杀了他,以防他有一天实现他的诺言。”戴维斯看着卢卡手里的匕首,“如果您怕脏了手,我可以替您来。”

  卢卡看着铁手,眼神中满是寒意。或许他是该杀了他,就像宰了那个贵族一样。

  可他却找不到杀他的理由。那个贵族杀了两只鱼人,砍断了莫里森的手臂,所以他该死。但铁手……

  “把他关进去吧。”最后他收起了匕首,吩咐道。

  “唉。”戴维斯叹了一口气,还是把铁手绑在了椅子上,顺便把他的嘴也用布片封上。

  而后他从铁手的腰间取下钥匙,把铁手锁在了地牢里,三个被控制住的士兵则用绳子绑住双手。

  “心慈手软可不是一个王该有的品德。”

  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发现卢卡正盯着他。

  “戴维斯。”卢卡的声音冰冷,“我希望你给我建议,当然我也需要你的建议。但我希望你永远别在外人的面前质疑我。”

  戴维斯迎上卢卡的目光,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感受到了一丝来自内心的震撼。

  他这辈子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格里芬公爵也罢,比他更加残暴的人也罢。

  他不知道的是,这种震撼不仅仅来自于卢卡的一举一动。更来自于卢卡身边的人对于卢卡完全的服从——特别是那些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鱼人。

  或许——他真的能够成为一个王。他的心中浮现出这样一个想法。

  但他只是默默低下了头,“我知道了,大人。”

  接下来的事则容易多了。当那些士兵们看到铁匠和克雷时,他们便明白了一切。

  “你们可以带上你们的家人。”卢卡在脑海中大致估计了一下,木屋里应该还有足够的房间供这些士兵居住。“而作为你们的家属,他们也会得到妥善的照顾。”

  尽管大多数士兵都对泥潭沼泽有所怀疑,但在克雷的游说之下,大多数的士兵都选择了加入卢卡。况且这些士兵们多数也都是无依无靠。

  而剩下的那些士兵,卢卡也并没有勉强。卢卡只是希望,以后当他们在战场上相见的时候,最好不要后悔当时的做法。

  站在军营的窗口,卢卡看着士兵们从军营里进进出出,有家人的接上家人,没有的则负责把其他人的家当装进军营里仅有的两架马车。

  还醒着的平民们显然注意到了这样的场景,渐渐地军营前围了一大群人。酒馆里的人们也争相走出酒馆,其中就有老板灰胡子。

  “天上诸神呐……”他感慨了一句,便转身回了他的酒馆。

  很早以前他就明白,千万别管不该管的事情——这样才能活得长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