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我有一座鱼人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军师到手

我有一座鱼人村 大皮丘 2185 2019.08.12 23:26

  等到戴维斯终于来到沼泽的时候,卢卡他们已经在那逗了好一会儿白毛爵士。

  “大人,路很不好走。”戴维斯说道。尽管改善沼泽的建设已经开展,但是还有一大段路没法骑马。“您有何吩咐?”

  “戴维斯,我听说你姓克莱夫?”卢卡没有理会他的抱怨,而他的确是来得有些慢了。

  “怎么?”戴维斯愣了一下,没有否认。

  “我还听说克莱夫家族在帝国颇有一些地位?”卢卡试探道。

  戴维斯满脸惊讶的表情,“我的大人,这些难道都是你第一次听说?”

  卢卡张了张嘴,觉得有些沮丧。原来戴维斯并没向他隐瞒些什么,纯粹是他太过孤陋寡闻,“后一个的确是我刚刚听说。”

  戴维斯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那您的知识还真是……不怎么渊博。”

  “是的。”卢卡翻了个白眼,“你不打算告诉我为什么吗?堂堂一个克莱夫竟然在我的手下……”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在您的手下当一个爵士?”戴维斯眨了眨眼,“在我的家族里,我可享受不到这样优待。”

  “但若是您要问我为什么沦落到当一个格里芬的贴身侍卫,那我就有的说了。我小时候比较叛逆,有一次坐上了前往北境的船——”

  看着眼前的光头,卢卡扶了扶额头。这个家伙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是叛逆的样子。“你的父亲没把你赎回去?”

  戴维斯摇了摇头,“没过多久他就死了,在打猎的时候被一头野猪扎了个透心凉,伤口破坏了他的心脏,当天他就一名呜呼——”

  “等等。”卢卡忍不住打断他,“你说过你的父亲因为酗酒而死……”他还记得第一天戴维斯加入他麾下的时候,他和矮人差点因为一杯酒打起架来。

  “那只是为了缓和气氛。”戴维斯摆了摆手,“你不会以为那是真的吧?”

  “你就这么消费你的父亲?”卢卡盯着他看了一眼,“他真是可怜。”

  “他没什么可怜的。”戴维斯笑了笑,“而且要是还有机会,我还会好好消费他。”

  卢卡沉思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告诉他,“水牢里的那个家伙,他叫做莫德·克莱夫。”

  戴维斯愣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是的,大人。”

  “你没什么想和他说的吗?”卢卡问道,“他不肯开口,或许他见到自己的表兄……”

  “你觉得我能让他开口?”戴维斯哈哈笑了一声,“那您可就大错特错了。我知道他。他是公爵大人的儿子,我听说他很聪明,有和他父亲不相上下的战略眼光,可他未必认识我。而且,他跑到这来干什么?”

  卢卡用力地挠了挠头,铁手,莫德·克莱夫,还有远处的格里芬伯爵。他嗅到了浓浓的阴谋的味道。

  他有一种预感,眼下他必须要弄清楚他们到底在干些什么,否则,恐怕他的时间要不多了……

  “戴维斯,你得帮我弄清楚他到底想干些什么。”

  “不管用什么方法?”他问道,脸上的表情让卢卡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是的。”卢卡最后点了点头,“不过就这一次。”

  ……三分钟之后,一阵惨叫声从水牢里传了出来,而戴维斯打开门,让卢卡进来。“这个家伙什么都愿意说。”

  卢卡看着满脸绝望的莫德,想到他在不久之前还是那么的嘴硬。

  他突然觉得站在自己身边的戴维斯有点可怕,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卑鄙,卑鄙啊。”莫德虚弱无力地念道,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就这么屈服在了这个叫做卢卡的人的手下。“卢卡,没想到你手下的人一个比一个卑鄙。”

  “只是把他的头在水里按了一会儿。”似乎是为了打消卢卡的顾,戴维斯在他的耳边说。

  真的只是这样吗?看着莫德脸上的伤痕,卢卡汗汗地想。

  但他现在并不想纠结于戴维斯到底对他做了些什么,更不会同情莫德了。现在正是让他开口的最好时机。

  “我要你把铁手的计划告诉我。他的钱从哪来?他收买了谁?他的幕后主使是谁……”

  莫德老老实实地向他和盘托出——果然,铁手是奉格里芬公爵之命来进攻沼泽,除掉卢卡。而他的收买对象包括炼金魔法行会的卫兵和卢卡的手下。

  “名字呢?”卢卡的脸色阴沉下来,要是让他知道是谁被铁手收买,他非得剥了那人的皮不可。这下看来,从龙牙塔之战到铁手夜袭沼泽,里面全有自己人的通风报信。

  “我说了,我不知道。”莫德的耐心逐渐消失,卢卡问得问题很细,并且往往来来回回问他个两三遍,“你以为铁手是我养的狗,我怎么知道他吃的是肉还是屎?”

  “那你呢?”卢卡话锋一转,“你又在铁手身边干什么?”

  莫德身体一僵,“这个——我想我没法告诉你。”

  卢卡给戴维斯使了个颜色,于是后者像个死神一样朝着莫德走去。“别!”莫德赶忙喊道,“我也是奉命来保护他!”

  “保护他?”卢卡皱了皱眉头,“保护他做什么?”

  “等到合适的时机,我得把他带到皇城。”莫德低下头,说道,“这是我父亲的要求。”

  此时,在卢卡的身边,戴维斯冷笑了一声。“一头金发的家伙,你该不会说他是国王的私生子吧?”

  莫德惊讶地抬起头,“不,我没有……”

  国王的私生子吗?卢卡想。帝国国王风流成性,要说他在北境留下一个私生子,恐怕也不是件什么令人惊讶的事。

  “你父亲要国王的私生子做什么?”

  莫德冷汗直冒,他猛地摇了摇头,“不——”

  看来他也只知道这些了。卢卡眯了眯眼,“好吧,看来是我太为难你了。”他转身朝外走去,“今天就先这样吧。”他还要去处理一些日常事务。

  “我都说了!”莫德喊道,“大人!你应该信守承诺,我的父亲一定愿意出大价钱把我赎回去!”

  卢卡回头看了他一眼,“我记得你说过,如果我写信给你的父亲,他会给我赎金,然后派人来把我们杀光?”

  莫德哭丧着脸,那只是气话而已啊。远在西境的国王之剑又怎么会搭理北境一片沼泽里的事呢?

  “所以,我只能把你关在这里了。”卢卡对他笑了笑,“放心,你很快就会得到审判,我说过,我们的粮食不是很充足。”

  “审判?”莫德心中已经把卢卡骂了千万遍,由卢卡主持的那种吗?

  “到时候,鱼人之灵会审判你的罪行。”

  莫德反应过来,这或许比卢卡亲自审判还要更糟。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莫德无力地说道,他已经不想再做什么别的争辩,只想能安安稳稳地死去。

  听到这个,卢卡的眼神亮了起来。

  “听说你的战略眼光不错,我嘛,正好缺个军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