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我有一座鱼人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混合饮料

我有一座鱼人村 大皮丘 2651 2019.08.03 22:06

  汉森看着卢卡他们三个都是趴到了地上,他的心里不免有些恼怒。原本这个时候,这个人已经成了他的剑下亡魂,而他只要等着另外一袋金币送进他的腰包。

   昨天一个带着铁手套的人找到了他,要他一旦见到卢卡·诺顿,便把他就地格杀。袋子里的金币差点没晃瞎了他的眼睛。

   今天,卢卡·诺顿果真送上门来,可他实在是乖得不太像话。汉森想杀都没有理由,几十双眼睛正看着他们呢。

   其余的卫兵见他愣在原地,向他投来怀疑的目光。而糟糕的是,他竟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被收买了。

   “带走!”他冷冷地道。在这里他杀不了他,那么到了卫兵所……他得找个机会拿到他的另外一袋金币。

   走在来时走过的楼梯上,卢卡和其他两个人都被布条封住了嘴巴。过往的人们看着这条队伍,却没有一个人敢多问一句。

   这条路很漫长,卢卡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

   只是可惜的是,无数个想法像彗星一般闪过他的脑袋,却什么也没有留下。似乎没有任何一个主意能让他逃离死亡的命运。

   卫兵所的门就在眼前,他身后的卫兵粗暴地踹了他一脚,把他赶进了一个空无一人的房间,铁匠和扎卡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

   卢卡抬头望了望房间高耸的屋顶,天花板由灰色的砖瓦组成,没有任何别的装饰。环顾四周,左边是武器架,右边是盔甲架,桌椅规整地摆放在大理石地板上,除此之外,这里甚至没有一扇窗户。

   “都出去吧,我来审问。”汉森对其他卫兵说。于是卫兵们纷纷离开,只留下汉森一人。

   他重重地关上房门,走到卢卡的面前,从头盔下审视着他的俘虏。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他解下卢卡口中的布条。

   “是铁手收买了你?他给了你多少?”卢卡迎上了那双眼睛,试图从中找到一丝破绽,“放了我们,我能给你更多。”

   汉森沉默了一会儿,就在卢卡以为自己已经命悬一线的时候,卫兵最后开口道:“你给不了更多了。”

   “他有没有告诉你我是谁?”卢卡试探地问道,尽管他知道这个问题的确很蠢。

   但这是个好兆头。他想,既然对方松口了,那么便有的可谈。

   “相信我,只要你肯放了我们,你会有下半辈子用不完的金子。”

   “但他已经给了我一袋金子。”汉森冷笑一声,摇了摇头,“而你的金子呢?”

   “我说了,一旦你放了我们,你就能得到用不完的金币。”卢卡一字一顿地说道,他感觉对方的耐心正在消失,“你知道,我是个炼金师,炼金师们有自己的信条,我们很守信用。”

   汉森轻咬自己的嘴唇,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他不能再听他说下去了,他要这个卢卡·诺顿的人头,他要用它换来另一袋金子,而不是子虚乌有的承诺。

   “等等!等等!”卢卡眼见长剑就要像砍瓜切菜一般削掉他的脑袋,他赶忙大声喊道。“我有!”

   尽管卢卡很不愿意承认,但被冰冷的剑锋抵住脖子的时候,他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我和你说过,我是一个炼金师——”

   那双眼睛冷冷地看着他,而剑丝毫没有收回的意思。

   “我带了药剂。”卢卡冷汗直冒,他的下巴抵在剑身上,“这些药剂会让你成为这个大陆上最富有的人之一。”

   不知是否该感到欣慰,他看到面前的卫兵笑了起来。“卢卡大人,不得不说,在您死之前还要想出这么多主意,真是难为你了。”

   “就在我的兜里。”但卢卡却没有笑,而是注视着卫兵,“你可以拿出来看看。”

   “呸。”汉森啐了一口,剑锋没入卢卡的脖颈,鲜血从剑尖渗了出来,“说得那么玄乎,既然那些药剂那么值钱,那我还要做什么?”

   “我可以帮你调制药剂。”卢卡说,“除了我之外,没有别人知道该怎么将他们组合在一起。”

   卫兵盯着他,没有发话。卢卡赶紧继续说:“你要做的只是解开我的镣铐。”他感觉阵阵疼痛从自己的脖颈传来,“当然,你可以先看过那些药剂之后再做决定。”

   “怎么?把手伸进一个带镣铐的人的兜里,你害怕了?”见卫兵纹丝不动,卢卡看着他,略带嘲弄地说道。

   汉森笑了笑,左手伸进卢卡的兜里:“从小到大,我还从没害怕过。”

   那你就是个蠢驴,卢卡想。

   果然像卢卡预料的那样,在看到那些药剂的第一眼,卫兵便被吸引住了。他小心翼翼地将它们全部拿了出来,摆在桌上。

   从他的眼神中,卢卡终于看到了他想要看到的贪婪。

   “炼金师大人,这是什么?”汉森握着其中一瓶药剂,问道。

   “原力药剂。”卢卡回答道,“喝下它,便能获得强大的原力。”

   汉森摇了摇头,“不可能。如果它真的那么强大,你还会来找人鉴定?”

   “当然不会。”卢卡点点头,眼珠子转了转,“这些药剂还不是很稳定——就是说,它们需要被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在一起……”

   卢卡犹豫地看了卫兵一眼——

   “混在一起又怎么样?”汉森皱着眉头道。

   “那么也许喝下的它们人能获得强大的力量。”卢卡说。

   “也许?”汉森伸出手,死死地掐住了卢卡的脖子,“你要知道,我随时可以杀了你。我不想要什么也许,也不要什么以后的承诺,我要的确定的现在。”

   卢卡的脸因为窒息变得越来越紫,眼下他最想要的,便是一口新鲜的空气。

   他用最后的一点点力气挣扎起来,镣铐被他晃得哐当响。

   在他觉得自己就要昏死过去时,汉森终于松开了手。他把冰冷的头盔抵在卢卡的额头上,紧盯着卢卡的双眼,强迫卢卡的视线和他相交。

   “现在,我想看看你能给我什么,让你能保住你的小命?”

   “我现在就给你调配药剂——”卢卡奄奄一息地吐出这句话,他把镣铐伸上前去,“就现在。”

   卫兵点了点头,帮他解开了镣铐。卢卡终于可以活动一下他的脖子,只是待镣铐解开,长剑又是再度架上了他的脖子。

   卢卡深深吸了一口气,熟练地打开五个瓶子的木塞。

   先把力量药剂倒掉一半,再分别把其他药剂倒入盛有红色液体的瓶子……

   他的嘴里念念有词,似是真的在专心调配药剂。

   待到一切结束之后,瓶子里的液体经过均匀地混合,已经变得黑糊糊的。就这幅卖相,卢卡也有些不确定那个卫兵到底会不会上当。

   “就是这个?”卫兵接过瓶子,饶有兴趣地问道。

   “就是这个。”卢卡肯定地点了点头,他缓缓地移动自己的身体,在那层盔甲下找着卫兵的破绽。一个尖锐的玻璃碎片正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那是刚才他偷偷打碎玻璃瓶之后得到的。

   卫兵似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用大拇指把木塞弹飞,举了起来。

   喝下去吧。卢卡暗自说道。这瓶药剂一定能让他好好体验一下,什么叫做一泻千里的感觉。

   可在结实的头盔之下,那个卫兵的眼中满是阴冷。他突然朝前走了一步,揪住卢卡的脖子,狠狠地掐住他的下巴,让他像一只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般,头朝着天花板。

   “炼金师大人,那你就替我它喝了吧。”他狞笑一声,随后,把药剂全部灌进了卢卡的嘴!

   “唔——”腥臭苦涩的药剂下肚,卢卡很想尖叫出来,可那些药剂堵住了他的嘴。渐渐地,他感觉到这具身体渐渐地不属于自己,全身开始剧烈地抽搐颤抖起来。

   “该死——”他用最后的力气朝前扑去,手中的玻璃碎片划过卫兵的精钢盔甲——甚至没有在上面留下一点痕迹。

   在卫兵的冷笑中,他就这么倒了下去。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