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我有一座鱼人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泥潭沼泽里的战斗

我有一座鱼人村 大皮丘 3580 2019.08.09 18:22

  在离木屋最近的一片枯木林里,扎卡正坐在树下,在他的身边,是杰西和他的鱼人德鲁伊们。

   他们要在这条前往木屋的必经之路上静候铁手他们的到来——如果他们真的会来的话。

   夜晚的沼泽更显阴森。扎卡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他环抱着自己的长剑,祈祷着铁手坐在军营里乖乖地被卢卡他们逮住,这样他便可以不用战斗。

   毕竟——他还从没杀过人,甚至连真剑都没有用过。

   “他们来了。”可是事情总是不能如他所愿,在他的头顶,福福探出头来,作为唯一一只会爬树的鱼人,它理所当然地成了斥候。

   “伙计们!”杰西朝外看了一眼,果真看到一支队伍踏着淤泥朝他们走来。他咧了咧嘴,心想终于可以立功了,“准备!”

   然而戴维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他轻轻按下杰西的手,“等等。”他说,“他们有弓箭手。”

   杰西满脸疑惑地看着这个和他一样的光头人类,接着戴维斯拍了浑身颤抖的扎卡一下,“赶紧翻译!”他说。

   “自然之力的光芒会暴露你们,让你们就像闪耀的箭靶子一样。”戴维斯解释道。

   “那——”杰西愣了一下,他的确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让扎卡保护你们,我去吸引他的注意力。”戴维斯说。

   “我……”扎卡颤抖着,“我不行的——”

   “你行的。”戴维斯打断了他。

   下一刻,他便一把推开扎卡,整个人朝右边闪去。

   而在他刚刚坐着的地方,一支箭直插进土里!正是扎卡刚才坐着的位置。

   “只有两只虫子吗?”密林中,铁手讥讽的声音传了出来。“看来你们的鱼人祖宗很重用你们呐。”

   戴维斯按住了想要移动的扎卡,他没想到的是,对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强大的弓箭手,现在露头或是发出声音,简直无异于找死。

   他们要做的,便是静静地等待他们走近,走近……一直走到那片为他们精心准备的树林里。

   “还不出来吗?”铁手冷笑着,长剑夺鞘而出,朝着身边的一片灌木劈砍而去!

   草丛中的葛瑞亚朝后翻滚,但还是被长剑蹭到,绿血在空中飞溅。而她立刻抄起了一把斧子,挡开下一计攻击。

   在她的原力的加持下,她竟能暂时与铁手相抗衡,可从她气喘吁吁的样子来看,这只鱼人很快就会脱力。

   于是她果断地溜进灌木丛,消失在黑暗里。

   铁手虽然讶异于一只鱼人能够挡住他的长剑,但现在他也懒得去管这些鱼人。“早点出来的话,我可以考虑给你们留个全尸。”队伍往前走,正好落入戴维斯他们的陷阱。

   到时候了。戴维斯明白。

   接着,他高高跃起,在空中抽出长剑,狠狠地一剑砍中小心翼翼地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佣兵。

   佣兵的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而他的表情也就此定格。手臂与鲜血齐飞出去,戴维斯稳稳落地,双手把沾满鲜血的剑朝天笔直地放在自己的面前。

   “哐!”

   金属相击,发出剧烈的轰鸣声。戴维斯的手尽了全力握稳,这才抵消了箭矢的冲击力。而若不是他反应够快,刚才的那一箭已经洞穿他的面门,让他直接丧命了。

   “哼,弓箭手。”他冷笑了一声,这时有一个佣兵跟疯了似的朝他冲来,但他虽然壮硕,却太鲁莽,于是戴维斯躲开他的第一下斜砍,用朝前刺的剑锋要了他的命。

   又有三四个佣兵冲了上去,而戴维斯且战且退,一边格挡开各种武器一边朝后退去。

   钢铁剧烈碰撞,擦出道道火花,偶尔有士兵发出一两声惨叫,可那也不是戴维斯主动出击而致,而是被戴维斯斩断,在空中回旋的无眼兵器所伤。

   可他没有注意到的是,还是有一个佣兵绕开了他,朝着他身后的扎卡和鱼人们冲去。

   铁手带着佣兵们往前追去,而看着戴维斯朝后退去,他的眼里泛起一丝寒意。

   他见过这个畜生,那天卢卡到他军营来的时候就带着他。他的剑术的确高超,但眼下他孤立无援,必然撑不了多久。

   他要等到那几个白痴佣兵消耗掉对方的体力,然后再亲手砍下他的脑袋……

   然而,在他的身侧,一阵古怪的声音却传进了他的耳朵。他转过身去,正巧看见了那恐怖的一幕——

   他身旁的枯木竟然活了过来,如今它的树枝成了它的手臂,四根粗壮的树枝紧紧缠绕着一个佣兵的脖子。那个可怜的家伙被离地抬起,老早就断了气,甚至没发出一声惨叫。

   “离那些树远点!”铁手喊道,这些树何时成了树人?!

   他一剑斩断面前的一根树枝,它不知什么时候长到了他的眼前。树人用疯狂地舞动枝干表达它的愤怒,紧接着又有更多树枝朝铁手伸来。

   惨叫声在这片枯木林中响起,这些树人每一次出手,几乎都有一个佣兵被活生生地绞死。很快就有佣兵吓得连剑都握不稳,想要朝外跑去。但在泥泞的沼泽地里,地上还都是纠缠的根须,逃跑又怎会是件容易的事?

   “是那些绿色的鱼人!!!”一个佣兵叫到,他刚刚躲过几根树枝的包围。在他所指的方向,他看到了几只鱼人冒着绿光,嘴里叽里呱啦的念念有词,“他们在操控树人!”

   “该死的畜生!!!”铁手吼道,他用尽全力朝一个向他走来的树人踢了一脚,但树人不痛不痒,纠缠的根须朝他伸来,他勉强砍断其中几根,但树枝像生不完一般,将他紧紧缠绕起来。

   那是杰西操控的树人,这只鱼人两眼冒着绿光,正恶狠狠地操控着自己的树人:“小绿,打死他们!干死那个铁手套!”

   可下一刻,一支利箭随之而至,从他泛着绿色的眼睛穿过——

   “啊!!!”他痛得大叫一声,那支箭在穿透他的身体之后还没有停下,而原本他眼睛的地方,此时已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了。

   “该——死——”他愤怒地吼着,鱼人的吼声响彻了整片战场!

   那是一种生物最愤怒的时候的咆哮,也是杰西生命中壮烈的一次。

   “杀了你!!!”他吼道,自然之力狂暴地从他的指缝和仅剩的一只眼睛里溢出,注入到那只树人留下的根须里,而那颗树人的动作也狂暴起来,它的根须迅速地伸长,转眼间又是捆住了三个佣兵,而原来被捆住的铁手则被它高高地举起,根须将他越缠越紧。

   “咻——”而这是第二支箭。

   箭的主人瞄准了这片自然之力最泛滥的地方,利箭无情地穿过杰西的第二支眼睛,这一次把他定死在了地上。

   自然之力随之消逝,而树人也顿时失去了活力。它收回根须,闭上自己的双眼,接着无力地倒下——

   “杰西!!”莫里森原本在离战场很远的地方,此时也冲了过来。他看着伤痕累累的老伙伴,焦急地抬起手,神力从他的手中升起,注入了杰西的身体。

   “别……”杰西虚弱地说,“弓箭手——”

   “砰!!!”就在那支箭将要插到莫里森身上的时候,一柄长剑破开了那枚箭矢。扎卡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他的双腿止不住地发软,但还能站得稳。

   他刚刚才杀了一个佣兵,对方滚烫的血现在还黏在他的身上。

   还有三只树人仍在战斗,但操控他们的,毕竟都只是刚刚学会树人操纵的鱼人德鲁伊,因此佣兵们还能够对付他们。

   而接着,又是一声鱼人的哀嚎在林中想起,又有一只鱼人德鲁伊中了箭。

   戴维斯这时终于解决了冲出树人包围的几个佣兵。他浑身是血,尽管这里面没有一滴是他自己的。

   他看到了杰西的惨状。树人们正在被瓦解,现在只有两只树人还在顽强作战。红色和白色的鱼人们都冲了上去,用来填补战线,勉强让佣兵们待在了树人的攻击范围之内。

   而福福则在树上灵活地跳跃,时不时精准地用石块击中一个佣兵的眼睛,紧接着让树人将他绕绕捆住。

   弓箭手倒是没有再次出手,不知是因为找不到好的角度,还是已经被树人杀了。可现在正在使用神力和自然之力的鱼人们都还是非常危险。

   而当戴维斯刚想继续冲上去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人的喊声。

   “用火!!!”一旁的莫德推开一个挡路的佣兵,勉强从树枝的包围中挤了出去。他从地上捡起一个火把——它原本的主人已经被高高挂在了枝头,“拿酒来!”他朝铁手喊道。

   后者不久之前才掉在地上,此时他的五脏六腑都仿佛错了位。听到莫德的喊声,这才恍然大悟。

   铁手扯下腰间的酒壶,拧开盖子,高高地抛向空中。酒瓶在天上旋转了两圈,烈酒向雨水一般泼洒在枯木上。

   “趴下!”莫德的吼声如利刃般破空。铁手几乎是想也没想就趴在了地上,和湿润的泥土还有那些根须来了个亲密接触。

   “回来!!!”几乎是同时,戴维斯的喊声也响彻了整片战场——可鱼人们却听不懂他说的话。

   而下一刻,当火星接触到那些被挥洒在空中的烈酒时,枯木被瞬间点燃!

   铁手只感觉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而自己身下的根须开始迅速地萎缩,坏死。

   他抬起头,只见被点燃的枯木用它们独有的扭曲造型摇摆着,树皮最先被烧尽脱落,接着树干也燃烧起来,连带着那些被绑在上面的佣兵……

   火,火,火……到处都是火焰——活脱脱像一个地狱。他想。

   “莫德!”他喊道,那些佣兵都该死,进攻泥潭沼泽的计划已经失败了。而他现在只想把莫德带回去——如果能的话。

   接着从他的眼前跑来了一个浑身都烧着的人,“救救我,救救我——”他的用因为痛苦变了形的声音喊道。

   铁手用他的钢铁手套抓住了那个人的肩膀,他感觉对方的肩膀脆的像块饼干,一捏就好像快要碎掉一般。而待他看清了那人的脸庞,才发现他便是自己找来的那个佣兵弓箭手。

   “头儿——救我,救我!”他无力地喊道,而铁手知道他已经没救了。于是,他用长剑刺穿了他的心脏,给了他一个痛快。

   他在火海中穿梭,沿途踏过好几具尸体——有佣兵的,也有鱼人的。

   燃烧着的木头不断从空中落下,砸在他的身上。而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赶紧走出这个见鬼的森林。

   只剩最后几步。而在他的前面,一颗巨大的,燃烧着的枯木正在倒塌,准备拦住他的去路。

   “你他吗的休想。”铁手咒骂道。他把剑插入鞘中,双手护住头,朝前冲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