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我有一座鱼人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沼泽里的不速之客

我有一座鱼人村 大皮丘 2352 2019.07.24 17:21

  力量药剂——能够激活生物体内的原力,让他们的力量大大加强,目前看来并没有时间限制……

  防御药剂——使生物的皮毛防御加强,但行动力减弱。

  圣光药剂——快速恢复能力……

  魔法药剂和自然药剂,用途不明。

  卢卡把这些信息工整地抄在炼金师预计的用途之后。这些信息基本与笔记预测的相吻合。

  看来那个家伙还挺靠谱的。做完今天的实验,卢卡松了一口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药剂几乎没有毒性。最早一批服药的田鼠们现在依旧活蹦乱跳,但卢卡还是不敢直接喝上一口。

  他可是很爱惜自己的小命,而如果那个炼金师也是如此的话,那么现在他或许就能看到自己费尽心血研究出的成果了。

  “陛下,陛下!”他刚把这些药剂全部放到柜子上,一阵急促地敲门声便从门外响起。

  不是说不要打扰我吗?卢卡皱了皱眉头,这些鱼人就是不长记性。“进来。”他还是吩咐道。

  来的是一只黑色的小鱼人,它上气不接下气地在卢卡面前跪下:“陛下,有一群……和您一样的人类闯入了沼泽,他们已经杀了两个伙计,还把莫里森大人打成重伤,杰西大人已经带着伙计们去阻截他们了。”

  “什么?”卢卡站起身来,跟着鱼人走出地下室,“他们有多少人?”

  “有五个。”小鱼人急的快要哭了出来,“他们都穿盔甲,带武器。”

  “有旗帜吗?或者是家族徽记之类的?”卢卡从武器架上抽出一把长剑,脸色阴冷。

  “有长枪,还有月亮……”

  克拉克镇的侍卫队和银月城来的家伙。卢卡立刻反应过来。克拉克镇就坐落在沼泽附近,他们是鱼人的老对头了。可银月城来的……

  他咬了咬牙,戴上武器架上的一顶钢盔,这顶头盔是炼金师留下的,在头盔后有鱼鳍突出——不知是不是他的恶趣味。尽管样貌不是尽善尽美,但基本的防御功能还是有的。

  “小家伙,你叫福福对吧。”卢卡应该没有记错他的名字,“你害怕吗?”

  “陛下!我不害怕!”小鱼人单膝跪下,还有哪一个王能记住所有臣民的名字呢?“听候您的差遣!”

  “好。那就带我去战场。”卢卡点了点头,“鱼人王”将亲自出征。

  ……

  在另外一边,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正朝沼泽深处前进。他们已经在这片沼泽里走了很久,周围除了枯木和水蛭,什么也没有——当然,还有满地的烂泥。

  “还有多久?”在队伍中,一个贵族模样的男人不耐烦地问道,他肩袖上的银月徽记代表了他来自银月城。而他手中持着一柄漂亮的镶银宝剑,只是剑上沾着绿色的血,那是属于刚刚那两只鱼人的。

  走在最前面带路的士兵手忙脚乱地打开地图,“穿过这片树林,我们就能看到鱼人之王的木屋了。”周围的环境越来越阴森,他感到自己仿佛被枯木包围,“听说鱼人之王……”

  “切,不过是传说罢了。”银月城贵族看着自己剑上的绿血,冷笑了一声,“要是真有这样的畜生,不知道它的血还是不是绿色的。”

  他转向自己的贴身侍卫,“戴维斯,你觉得有鱼人之王吗?”

  “大人,我认为一切事物都有存在的可能。”他的贴身侍卫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的幽默感就像你的头发一样。”银月城贵族轻哼了一声,可戴维斯并不与理会,甚至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贵族自讨没趣,但他也只敢招惹戴维斯到这种程度。于是他把莫名的不满发泄到了前面带路的士兵上——他一脚踹在了士兵的屁股上。

  士兵一个踉跄,重心不稳,面朝下倒在了泥泞的沼泽地上。

  “我也会这么踢鱼人之王的屁股。”看见在地上挣扎着的士兵,银月城贵族哈哈大笑,而士兵满脸怒意,却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是勉强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哟!”在这个“小插曲”之后,贵族惊叫了一声,众人顺着他的指向看去,只见在浓浓的雾气之中,远处的木屋若影若现。它有三层楼高,楼梯架在屋外,最高处则是一个已经断裂的塔尖。

  可“鱼人之王”却不见踪影,甚至周围连一只鱼人的影子都没见着。

  “大人,看来没有鱼人了。我们回去吧。”那个刚刚摔倒,浑身泥泞的士兵忍住怒意,强作冷静地说道。既然他们的任务是肃清沼泽附近的鱼人,那么如今看来任务也算完成了。

  “怎么?你这废物还进去过不成?”贵族看着木屋,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说不定它们怕的都躲到屋子里咯。”

  “大人!那里从来没有人出来过!”士兵这时反应过来,贵族竟然想要到那间木屋里去!“您不是我们这儿的人,您不知道那座房子有多可怕!”

  “你怕的话,就回去吧。”贵族脸上挂着掩饰不住的厌恶,对刚刚踹倒对方,完全没有抱歉的意思,“而且你身上也太臭了。”

  那个浑身泥泞的士兵攥紧了拳头,看向贵族的眼神几乎要杀了他一样,但他咬了咬牙,“我们不该来这里……”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但贵族只是一边笑着一边朝木屋的方向走去,他的贴身侍卫依旧跟在他的身侧。其他克拉克镇士兵担心地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转身跟上了贵族。

  “你会付出代价的……”士兵喃喃地道,他绝望地转身,朝沼泽外走去。

  可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进入森林的刹那,在他的背后,贵族的笑声夏然而止!

  长剑轻轻地抵住了毫无防备的银月城贵族的喉咙,待他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冰凉,他当机立断,便是丢下了手中的剑。

  而在鱼鳍头盔后的凝视之下,他的贴身侍从和两个克拉克镇士兵也是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你……”银月城贵族这才发现面前的是个人类,“你是人类?”

  “和你一样。”卢卡·诺顿冷冷地看着贵族,“你不该来这里。”

  “我,我是贵族!”他双腿一软,跪在地上,“我的父亲是银月城的格里芬伯爵,如果你放了我,什么我都能……”

  可卢卡只是一脚把他踢倒在地,而后捡起地上的剑。

  “你知道银月城吗?!”贵族在地上蠕动着,华贵的长袍沾满了烂泥,“只要你肯放我走,我的父亲什么都会给你!”

  “我知道银月城是什么地方。我也知道你是个贵族。”卢卡的这句话让贵族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他充满希冀地看着卢卡,只见他把剑从鞘中抽出,露出剑锋上绿色的血液。

  “可要不要放你走……”卢卡把那柄漂亮的镶银长剑丢进了旁边的水潭里,“你得问问他们。”

  自卢卡的身后,鱼人们叫喊着冲向贵族,它们用士兵们听不懂的语言愤怒地叫喊着,手中石头,木棍,铁器……什么都有。

  而下一刻,贵族的惨叫声传遍了整个沼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