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话三国之谁与争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危城凶局

大话三国之谁与争锋 何荣 3180 2016.12.29 04:10

  “兄弟你听我说,我们黄巾从来不会伤害无辜的百姓的,我们只杀那些贪官污吏,老太爷一定不会有事的!”

  接连几日急行赶路,就连马都累死了好几匹,吴二狗虽然身强体壮却也吃不消。

  “大哥你不用再劝我了,老父年长,便是受了惊也是了不得,更别提刀剑无眼,你让我怎能放心的下!驾!”白小丁一抽鞭子,胯下骏马吃痛不住洒蹄狂奔,眨眼间便将吴二狗甩的老远。

  “唉,你等等我!驾!”吴二狗见白小丁归心似箭也不再多说什么,只得挥鞭奋起直追。

  白小丁星夜兼程,原本半个月的路途愣是在第五天给赶完了,还未喘口气停歇片刻便老远见到城中火起,不由得更加焦急万分。

  “快跑啊!黄巾就要进城啦!”

  城里混乱不堪,人人都携着大包小裹往城门口挤,白小丁骑在马上根本走不动道,只得下马步行。

  “让一让,让一让!”

  白小丁推搡着往城里钻,人群推搡着往外面挤,却是被人群往外越冲越远。正当白小丁无计可施之时,人群后面突然一阵骚乱,推搡的更厉害了不说,同时还有惨叫声传来。

  “杀人啦!”

  也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句,原本被堵塞住的城门顿时像开了闸门泄洪一样,人群蜂拥而出片刻间畅通无阻。

  此刻城内只能听见哭声一片,白小丁不由得更加着急,立刻往家门的方向赶去。

  “爹!爹!”看见被踹破的门白小丁心中暗道不妙,急忙朝院子里走去。路上丫鬟家丁一个也没有寻到,想必城破之前就已逃走了,白小丁安慰着自己,恍然间却愣了神。

  “爹?”白小丁有些不确定,缓缓走向躺在地上的人。那人个子不高,还有些胖,身上穿的布服却已被鲜血浸湿。

  “爹!!!”白小丁一声悲呼,热血上涌,又忽觉心口一凉,冷热交替下一口鲜血喷出,便没了知觉。

  “天师,小兄弟他不要紧吧?”吴二狗此刻没了蛮横劲,颇为急切的看着面前的人,此人正是三十六方之首,人称“大贤良师”的张角。

  “无妨,他这是急火攻心,待心火退去自然能够醒来,你且跟我说说是如何与他相识的?”张角把完了脉,转过身便问起了白小丁的来历。

  “天师,莫非有什么不妥么?”吴二狗将路上发生的事原原本本说出来后见张角眉头紧皱陷入了沉思,顿时有些担心。

  “哈哈哈!妥极!妥极!”张角抚掌大笑,神情说不出的快活。

  “我原以为此番逆天而行恐不得善终,却没料到上天有眼赐我如此助力,大事将成!大事将成啊!”

  “水水.”白小丁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迷迷糊糊只感觉口渴异常。

  “水来了!”吴二狗见白小丁被惊醒,立刻盛了一碗水递到他嘴边。白小丁一阵豪饮顿时恢复了些许气力,待看清身边之人却止不住大怒:

  “就是你们!是你杀了我爹!”

  “不不是!我”吴二狗本就嘴拙,被白小丁这么一质问连话都说不全了。

  “哼,可笑!无凭无据,你凭什么说是我们杀了你爹?”

  白小丁扭头一看,只见说话之人身高八尺气宇轩昂,披着一身宽大的道袍,此刻立于床榻之侧神情严肃不怒自威。

  “除了你们还能有谁!”白小丁瞪着张角,感觉自己浑身的鲜血都要沸腾起来,森冷的气息缠绕在他的周围,吴二狗一旁扶着他,受这气息侵袭冷不丁打了个哆嗦。

  “哼!我黄巾教虽然算不上纪律严明,却只杀贪官污吏,只取不义之财,断然不会伤害平凡百姓!百姓拥护我,黄巾教才能昌盛,我又怎会做那杀鸡取卵之事失信于民?”

  “可”

  “我巡视城内安抚百姓之时听闻城破之时有一队兵士专门劫掠富户,有不从者皆被其屠戮,财物也被洗劫一空.”

  白小丁听到这里猛然想起之前进城的时候确实有几个人凶神恶煞见人就砍,愣是把拥挤的城门口给清出了一条血路,难道

  白小丁眼神骤然变冷,浑身的气息凛冽如刀,吴二狗躲避不及手臂胸口皆被划开几道口子,所幸伤口很浅,不一会儿血就止住了。

  “天师,这?”吴二狗看他坐在床上一言不发,浑身被阴森森的气息笼罩着心里吃了一惊。

  “不碍事,他才遭逢人生大变心态自然不稳,我们出去吧,就让他一个人静一会儿。”张角摆了摆手,转身就向外面走去。

  “凶星出世,天下大乱。得此良机,时不我待!”张角一路上自言自语,急匆匆出了庭院便直奔观星台而去。抬头看向天空,夜空中群星闪烁,西北方却有一颗星星晦暗难明。

  “仙师在上,非角萌生异心,实乃治病救人难为长久之策,如今大汉朝已病入膏肓,救人不如救国,方可普救世人。角知大汉气数未尽,强行起事实乃逆天而行,但若能救万民于水火之中,角亦万死不辞!”言罢屈膝跪倒,朝天地拜了三拜。

  “兄弟,你都已经三天两夜没吃饭了,再这样下去身子要垮啊!老太爷肯定也不愿意见你这样!”

  吴二狗受了张角之命要好好照看白小丁,岂知白小丁在其父灵堂前一跪便是这么久,看在眼里也不免有些难受。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啊!”吴二狗字字诚恳,白小丁跪坐一旁却置若罔闻,脸上神情似冰也不知听进了几句。

  “不好啦!不好啦!官军把城围起来啦!”

  吴二狗正欲再劝说几句,忽听外面一阵吵嚷,出去顺手扯住一个人打听清楚后不由得大惊失色!

  “小兄弟,事态紧急我也不能在此多逗留了,我吴二狗是个糙人大道理也说不出几句,但我知道只有把自己的这条命留住才能报仇!我去也!”

  说完头也不回直奔城中大营而去,却没发现白小丁的双手越攥越紧。

  “现对方既已围城,不知诸将有何对策?”张角正襟危坐看向众人,却见他们大多眼角稀松,衣冠不整,一幅没睡醒的样子。

  “马元义,你说!”

  “这个,官军来势汹汹不可不防啊!守城不出,坚守待援才是上计啊!”马元义支支吾吾,总算想出个以不变应万变的法子,众人一听纷纷附和。

  张角摇了摇头,道:“吾弟张梁张宝如今尚在颍川,远水难救近火,倘若官军埋伏一处便是来多少援军也不够用,此乃围点打援之计,我怎肯上了这恶当!”

  马元义闻言顿时频频点头,满面羞愧:“天师教训的是,是我太轻率了!”

  “众将还有何主意?”张角询问着看向众人,其目光所视者纷纷把头低下沉默不语,张角看在眼里着实有些恼怒。

  “退敌而已,又有何难!”营帐突然被人掀开,白小丁大步踏进睥睨众人,轻视之意溢于言表。

  “哪里来的狂徒!快给我轰出去!”众将里顿时有一人坐不住了,腾地站起身朝白小丁怒目而视。

  “唐周你敢!天师都还没发话哪轮的上你插嘴!”吴二狗说着掀起营帐走了进来,立于张角身旁俯身耳语了几句。

  张角闻言不由喜上眉梢,连忙看向白小丁:“你有何退敌之策快说来听听!”

  “兵法有云,兵贵神速!这支官兵能够突然出现必然是钻了丛林小道星夜兼程而至,一路急行军的后果则是人困马乏,当趁其立足未稳给予其迎头痛击,敌军围城之势自然土崩瓦解。”

  张角闻言点了点头,众将一听也顿时茅塞顿开。

  对呀!人家赶了这么久的路自然是又困又累,我们在城中休整了两日则是养精蓄锐,此番正是以逸待劳啊!

  “天师,末将愿出城迎敌!”马元义反应的最快,直接拜倒在地讨令出战。

  “末将愿往!”众将随即纷纷拜倒请命出战。开玩笑!这送上门的功劳怎么能就让你马元义一人抢了!

  “且慢!”张角刚要下令却被白小丁制止了,“退敌之策已经有了,但我这里还有一擒贼之计不知诸位有没有兴趣听上一听?”

  “这位先生,不知您说的贼是指”花花轿子人抬人,马元义开口就是先生给足了白小丁面子,虽然白小丁并不在乎这些。

  白小丁没有说话,直愣愣地看着张角,张角眼角眯起也看着白小丁,那眼神似乎是要把他看穿,半晌后却开怀大笑:“哈哈!有趣!有趣!你有何条件不妨直说,我能办到自当办到!”

  众将听张角这么一说看向白小丁的眼神立刻就变了。好家伙,敢跟天师讨价还价,这么做的他还是头一个!

  白小丁思索一番刚要开口却被张角直接打断了。

  “如果你要让我将你父亲复生那便不用说了,此事我做不到也做不得。”张角无奈地摆了摆手,明确表示复活死者这种事自己无能为力。

  白小丁嘴角嗫嚅了两下,深吸一口气,道:“只求天师为我亡父招魂,好让我这不孝子能见他老人家最后一面。”

  张角一听犯了难。都怪自己刚才夸下了海口,此事却正好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只是那死者的魂魄已经被地府使者勾了去,要把他招上来只能以自身阳寿通融一番了,若是能借此拉拢到白小丁的话,倒也不算是个亏本买卖。

  张角一念及此,笑道:“此事易尔,只不知你是否真能为我擒住那敌方统帅卢植?”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