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话三国之谁与争锋

大话三国之谁与争锋

何荣

  • 历史

    类型
  • 2016.12.29上架
  • 0.68

    连载(字)

15位书友共同开启《大话三国之谁与争锋》的历史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黄巾力士

大话三国之谁与争锋 何荣 3664 2016.12.29 04:09

  “来人来人!快来人!人都死哪儿去了?”门外两个士兵骄横地拍着门,十足的趾高气昂。

  “诶诶!来了来了!”被拍的哗哗乱颤的门终于开了,打里面走出个胖乎乎的人,这人身形矮小却体态臃肿,远远看去就像个在地上滚来滚去的肉球。

  只见他从袖子里摸出来两锭纹银,满脸陪笑地递给了拍门的执戟士兵。

  “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各位兵爷请拿去喝茶,拿去喝茶”

  带头的士兵眉毛一挑,不动声色的将银子揣进怀里,总算没了之前咄咄逼人的气势,老富商看在眼里着时松了口气。

  “奉县大人之令,黄巾作乱前方战事吃紧,城中富户该为朝廷出一份力,特于此广征钱粮。白老头,捐多捐少县大人虽然没说,不过要是没令大人满意的话.”

  执戟兵士话说的意犹未尽,半是威胁半是恐吓,手里却悄悄做了个手势。

  老富商看在眼里哪还能不知,立刻通知账房取了五百两银子出来,恭敬地交到了持戟兵士的手上。

  兵士掂了掂钱袋估摸着份量,摇了摇头:“这恐怕还不够啊!”

  老富商脸色顿时一阵白一阵青,胡子都快翘了起来,好半天才把气压下去,一脸肉痛的从袖子里又摸出来一锭白花花的银子,那份量估计有十两之足。

  兵士等的不耐烦,一伸手就把银子给抢了过去,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下差不多够了!我们走!”说完便大摇大摆掉头就走,那模样十足的得志小人。

  “唉!这世道”老富商摇了摇头,转过身子问道,“有吾儿的信儿了没?外面不太平,得早点回来才是啊!”

  “回老爷,少爷几日前传回家书,至今暂无消息。荆州距此路途遥远,怕是路上耽搁了也未可知。”

  此时此刻千里之外,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偏还风大,将白小丁手里的伞都给刮破了!

  “店家!店家!”白小丁好不容易找到一间客栈,浑身却被浇个通透,风一吹,便被冻得瑟瑟发抖。

  “店家!”白小丁扯开了嗓子一声怒吼,顿时从角落里蹿出来一位嬉皮笑脸的小二。

  “哟!这位爷,您是打尖儿呢?还是住店?”

  “没看见我浑身都湿透了么?还不快给我准备间房!还有上好的酒菜!酒要热的,在我下来之前要准备好!啊嚏!”

  白小丁冷不防打了个喷嚏,不耐烦地说道,心里却寻思着这小二也太没眼力劲儿了!

  “嘿!好嘞!您请!”小二领着路就将白小丁带进一间客房,房间不大却收拾的干净整齐,白小丁转悠了两圈觉得还算满意便挥挥手打发走了小二。

  “旱灾洪涝,民不聊生啊!也不奇怪黄巾能拉起来那么大的队伍!”

  白小丁自言自语脱下衣服,胸口悬挂的玉佩温润如水,便是不识货的也能知道这绝对是个宝物。

  “听说那太平道人散符施水,无论什么疫病喝一碗符水便能药到病除,传的这么神乎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白小丁换完衣服后下了楼,热酒好菜腾腾地冒着热气刚准备动筷,忽听邻座有人在讨论最近闹得正凶的黄巾匪患。

  “可不是么!我跟你说那太平道人不光能治病救人,还能呼风唤雨,可真是个神仙一般的人物!”

  “真的?!那我可得去见识见识,不瞒你说我这腿一到雨天就酸痛难忍,也不知道找了多少大夫可就是治不好,要是那道士真的能治好我就当他的信众!”

  那两人窃窃私语,也亏得白小丁耳力不错才听了个大概,心中不由感慨万分。这黄巾教端的厉害!朝廷都已经发兵围剿了可还是有人愿意入教,百姓为一国之本,长此以往大厦将倾啊!

  白小丁喝着闷酒也不再偷听别人谈话,心里挂念着远在冀州的亲人,客栈的门却被咣啷一声踹开了,风夹着雨顿时刮了进来。

  “所有人通通不许动,给我搜!”

  为首之人大手一挥,一堆差役便冲了进来,客人的包裹行囊瞬间被翻得一团糟。

  “这里有黄头巾!”

  也不知是哪个差役一声大喝,所有人顿时紧张的把刀都亮了出来。

  “哼!”原本安坐在角落里喝酒的一人突然发难,夺过一名差役手里的刀反手就是一劈,可怜那差役还没反应过来就横尸当场。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那黄巾大吼了两句,也不知道使了什么妖法,身形暴涨了半倍有余,虬结的肌肉一块一块累起来,刀劈上去只留下一道白痕,竟是刀枪不入!

  “妖妖怪啊!”

  之前还耀武扬威的差役顿时被吓得屁滚尿流,湿透的裤子也不知是尿的还是被雨冲的。

  惨叫声此起彼伏,使了妖法的黄巾有如神助,片刻间将那些差役杀得干干净净,那黄巾就杀神一般坐在白小丁对面,盯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去外面淋一下吧!你身上血腥味太浓,冲的我吃不下饭!”

  “你不怕我?”

  “为何要怕?”

  黄巾愣了,一巴掌拍在桌上,震得酒壶差点都倒了。

  “哈哈哈!好!够胆识!”说完就一头钻进了雨幕里,雨水一沾上他的皮肤立刻就气化了,蒸腾的白气就像铁匠铺里的淬火一样。

  客栈里的人都看的呆了,一看到那黄巾又进了门,立刻把头缩了回去。

  “不知壮士尊姓大名?”白小丁起身为这不知名姓的黄巾斟了杯酒。

  “吴二狗!”

  黄巾的身形此刻已恢复正常,撑破的衣服挂在身上似个乞丐,他抄起酒杯一饮而尽,咂了咂嘴似乎是感觉不过瘾,大喊一声:“拿酒来!”

  吴二狗酒量极好,对着酒坛狂灌了几口随手将坛子一扔:“再来!”

  小二闻言只能硬着头皮又翻了坛酒出来,心里祈祷着这位爷赶紧吃好喝好走了完事。

  “你快点,磨磨唧唧像个娘儿们!”

  吴二狗催促着,小二看这杀神不耐烦了忙不迭的应着,但腿肚子打颤愣是走不快,急得都要掉眼泪了。

  白小丁顺势接过酒坛,小二感激地看了一眼又急忙跑开了。

  “在下姓白,我观壮士身形威武,不知刚才使得是何仙法啊?”白小丁取过碗来,满上后递给吴二狗,言语间透露着惊奇。

  吴二狗一拍胸脯,神情傲然道:“嘿嘿,此乃我家天师加持之术,常人获之不得,便是千人中也难寻得一人可承此法,吾等受之即为黄巾力士。”

  黄巾力士?白小飞心里一惊,陡然看见吴二狗身上画着符文,雨洗之下竟然毫无损毁,仿佛刻在了皮肤上一般。看来传说并不是空穴来风,这太平道人当真会些仙法妖术!

  “此番我受命前往荆州联络各方渠帅,岂知半路暴露了行踪,让这些可恼之人一通乱追,便是片刻也不得安歇。正待回去复命,便又被这些人堵上,这下杀得可真是痛快!”

  “这些官兵向来飞扬跋扈,无恶不作,便是丢了性命也是罪有应得!吴壮士替天行道,教我一儒生好生佩服。”

  “哈哈哈!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此言此语让吴二狗好感大增,不由得贴近了几分。

  “你不知,天师他揭竿而起,天下响应者何止百万,偏就有些无胆无种之人避之不急。尤其是那些腐儒,口口声声大逆不道,却忘了昔年汉高祖也不过是无赖出身,哪比得上我家天师高贵!我家天师仁慈,命我们不得对那些腐儒无礼,说什么天下士族什么的,我粗人一个也听不懂。但方才我奋起杀人时,整间客栈唯有小兄弟稳如泰山面不改色,我就知你跟那些耍嘴皮子的不一样!”

  常人听了这吴二狗句句诛心之言怕是连苦胆都要骇破了,白小丁闻言却只是微微一笑:“吴兄谬赞了!但凡英雄均不计出身,只是你说天师他出身高贵不知何解?”

  吴二狗一听这个顿时来了兴致,压低了嗓门凑到白小丁耳旁:“我说了你可别跟别人说啊!天师他身怀仙术其实是因为受过仙人指点!”

  “哦?”

  “你别不信!那仙人自称南华老仙,乃是云游天下的地仙。路经巨鹿郡凌霄山时偶遇天师正在采药,天师仙缘深厚获赐天书一卷,自此日夜攻习,十年乃有所成!”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按理说这些事虽然算不上机密,却也称得上秘闻,没道理他会知道的这么多啊?

  “嘿嘿!你忘了天师他是因为采药才遇到仙人的么?采药自然是为了救人,那人就是我了。凌霄山可是个险地,灵药众多却无人敢取,最可怕的就是山林中的瘴气。天师为了救我不惜以身犯险,那我把这条命卖给天师又有何妨。我身为天师贴身护卫,天师对我推心置腹,这些事天师自然没有瞒我。”

  “说了这么多,其实兄弟有个不情之请.”话说到这吴二狗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扭扭捏捏,脸憋的通红,白小丁看在眼里就知道要糟。

  “我临走的时候天师嘱咐我,黄巾虽然声势浩大,却全都是农民集结而成,虽民心所向却苦于无贤才之人追随。此番前去襄阳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拉拢名士,谁知那些人不是满口推辞就是破口大骂,我心中恼怒却发作不得,原以为天师嘱托之事无法完成了,没想到今日与小兄弟一见如故,当真欢喜的很啊!”

  白小丁听着心里暗自腹诽,你上门拜访就拉着人要造反,这可是杀头的大罪,人家骂你都算轻的,要不是俱你身上奇术打你都算不了什么。

  又听他要拉自己入伙不由得暗暗叫苦,我要是不答应他在襄阳那里受了许多气定然要撒在我身上,我要是答应那造反的罪名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咳咳,这个吴壮士!”

  “咋啦?”

  “非是我不答应,倘我只身一人也还罢了,只是我家中老父尚在,此番孝道未尽不宜入得贵教啊!”

  白小丁擦了擦额头的汗,心说这理由也算说的过去,就不知他听不听的进去了。

  吴二狗听了这话也不言语,不知想起了什么,愣了半晌后长叹一声:“既然如此,那我也不便强求,小兄弟记住,日后想来便入冀州巨鹿郡报我名号!”

  “冀州?哈哈!那说来咱俩还得一路同行了!”

  “这”

  “不瞒吴兄,小弟亦是冀州人士,家住魏郡清平县!”

  “魏郡?遭了!”吴二狗腾地一下跳起来,火烧火燎的就要往外赶。

  “怎么了?”白小丁一把扯住吴二狗身上的破布条。

  “你不知道!我前去荆州之时天师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攻打魏郡,此刻怕是已经打起来了,我得赶紧回去通知他们切不可伤了老太爷!”

  “什么!”白小丁一听这话顿时也坐不住了,“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啊!”

  说罢也顾不得外面大雨瓢泼,一头便扎了进去。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