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圣殷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 封神

圣殷墟 麻衣黑肥 2364 2022.06.23 00:33

  见诺澜小脸不解,徐云瀚回忆道:“那时候我不是在学院里面卖烤鱼嘛?”

  听完这句话,诺澜立马知道徐云瀚接下来要说什么了,漂亮的小脸表情微微变幻。

  徐云瀚用调笑的口吻说道:“你说‘臭小叫花子,烤的什么东西,送我吃我也不吃。’明明那时候我看你馋的不行。”

  诺澜跟着他说的陷入回忆,随后似是想到一些东西,哼了一声,道:“嚯,你居然好意思提,你记不记得当初入学考试是你偏帮着那个小绿茶。

  明明是她在使坏,污蔑我,你不明事理就算了,她说什么你还就信什么,帮着她欺负我,我心里记恨着呢,后来有一段时间看你非常不顺眼,看你生活过得拮据,衣服穿得破破烂烂,心里想你这种人就是活该。

  当时看你在学院里卖烤鱼,只是嘲讽你,没把你的烤鱼摊子掀了已经是你走大运了。”

  翻旧账似乎是大多数女人的天赋,诺澜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妙目圆瞪地看向徐云瀚,这一下攻守易形。

  徐云瀚听得一愣,这件事他们和好的时候解释过,这么多年过去,他只是随口一提,没想到又扯了出来,从整体来看,确实是他错在先。

  徐云瀚捧起诺澜的脸庞:“这个…嘛,叫做不打不相识,要没有那破事,我们的关系说不定八竿子打不着。”

  诺澜哼哼两声,抱住他坚韧的腰身,脸庞贴在他胸膛,檀口轻语:“说的也是。”

  不去想不好的回忆,诺澜话锋一转,“云瀚,你为什么要外围这里,不去舞天城的中心吗?”

  “想体验下当年在小巷子里摆摊的感觉。”徐云瀚脸上流露出释怀的笑容,转而道,“还有我感觉这里有点古怪。”

  诺澜好奇:“古怪?哪里古怪?为什么我感觉不到?”

  她的修为和徐云瀚处于同一层次,没理由徐云瀚能感觉到的而她感觉不到。

  徐云瀚摇头,“我也不清楚,可能因为得到三眼金猊赐福的原因,让我虽不修天道,却能感受到天地间一丝“气运”的变化,在我的感觉中舞天城的气运高的异常,已经超过了羽灵州的临界值,并且还在汇聚提高。”

  皱了皱眉,他补充道:“还有,我隐隐察觉这里有好几道非同一般的气息……”

  诺澜有些惊讶,“什么意思?”

  徐云瀚沉吟地道:“我不清楚,其实在接受三眼金猊的赐福后我停滞不前的修为松动了,我触碰到了封神的门槛,对于一些奇怪而模糊的存在我有了新的认知。”

  闻言,诺澜喜出望外,“真的,你触摸到了封神的门槛了吗?”

  看她笑逐颜开的模样,简直比自己晋升都要高兴。

  点点头,徐云瀚说道;“应该没错,我现在的实力有了质的飞跃,天魂境的你在我手中走不出十个回合。”

  “太好了。”诺澜由于太高兴,笑容合不拢嘴,在徐云瀚的怀里蹦了蹦,一点没有淑女风范,“这样和爸爸的约定肯定没问题。”

  提到岳父,那俊美无俦的相貌,以及独对他渊渟岳峙的威势,徐云瀚就无形之中压力山大,“只是触摸到了门槛,要真正踏足封神哪里有那么容易,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呢。”

  诺澜蜻蜓点水的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在此之前,你已经创造了很多的奇迹,爸爸和你之间的约定虽然难,但现在也基本完成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你肯定没问题。”

  徐云瀚感受到嘴唇的细腻,低头看了眼大胆举动,羞红脸蛋的诺澜,内心一暖,泛起无限柔情。

  缓缓低头,对准胭脂樱色的柔软唇瓣温柔浅啄,然后温情上涌,内心强烈的情感再抑制不住,徐云瀚向着可人儿发起猛攻,疯狂吸吮品尝甜糯,要喘不过气。

  良久,唇分。

  两人眼神皆意醉神迷,无法自拔,若不是有岳父在诺澜体内设下禁制,徐云瀚不敢保证在这样的氛围下,还会保持多余的理智,早就知在何种地方,厨房、露天、车内还是其它甚么,和诺澜完成男女间的最大和谐。

  缓了口气,徐云瀚的额头抵住诺澜的额头,鼻尖触着鼻尖,柔声坚定地道:“嗯,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为了你,无论做什么,我都会竭尽全力。”

  “做什么都会竭尽全力吗?”诺澜在刚才的唇齿大战中打湿了一双鹿眸,水灵灵的,甚是勾人,此事蝶翼微颤,说不出的少女风情,清纯妩媚,又纯又欲。

  徐云瀚应道:“嗯。”

  “爱呢?”

  徐云瀚:“?”

  诺澜纤细白皙的双臂夹住他的脖子,靠近耳朵低语:“我说做…爱呢?”

  徐云瀚刚熄火的欲望瞬间被点燃,黑白分明的眼睛一暗,“澜澜你……”

  他表情显露出许些无可奈何,想说什么,在这时外面的叫唤声将他打断。

  “老板,我的鱼还没好吗?!这都多久了!厨房是干什么吃的?!”

  ***

  ******

  换班交接,齐东去了玄镜司一趟,包租婆好像是知道他的行踪,早早蹲伏在警司里面,见了他一眼嘴巴的问候语就跟泄洪似的,扒了个不停。

  若非心中有愧,齐东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人这般羞辱,祖宗十八代这两天都被她问候光了。

  跟玄镜司的核心人员了解到上峰已经下了狠招,虽然现在看上去案件没什么进展,但相信不日就会破案,得到这话的齐东微微一笑,也是面上略带欣慰的从玄镜司离开。

  到了外面欣慰之色迅速从齐东的脸上烟消云散,对于这种没有丝毫建设性的说辞,齐东一点儿不感冒,要不是前半夜和贾巴尔的那一翻争论说不过他,饭桶这个标签,怕是盖棺定论的被齐东贴给玄镜司。

  就像前世的警察,除了会让人交罚款外,还会干些什么。

  毕竟只是个打工的,上班嘛,奸、懒、馋、滑,插科打诨,不寒碜。

  不过,高武世界和低武世界还是不能一概而论,厉害的又能力的人多的是,说不定还真不日破案了。

  哎,好烦啊,龙星包你个小鬼千万别出事呀,不然你玩完儿,我也要跟着玩完儿啦。

  脑海内思绪纷纷,齐东不知不觉已经走到自家的小木屋旁,他没有直接进家门,而是到雾山渝河岸边的长椅坐下,双手无力的耷拉在椅身,面容疲惫,双目空洞的看向河面。

  以他年轻力壮,气血旺盛的身体,自然不是生理上的劳累,有句话说神伤则劳力,齐东心忧龙星宝的安危,而迟迟没有下落,心理上有着无形的负担,推己及人,包租婆夫妇身为龙星宝的父母,二人必定更加担心,夜不能寐,食不甘味。

  这也是齐东对包租婆一忍再忍的原因。

  暗淡的月光于这灯火不明的角落起到了它该有的作用,从玄镜司出来时看了眼天气预报,说是寅时末的时候会再一次下大雪,现在什么时辰了?

  额,好吧,下雪了,寅时末了。

  舞天城天气预测的准确率高得离谱,齐东穿越来这边七年可从报错过。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